第五篇 照着那靈的引導、作工和說話作一切事;爲着主獨一的行動,尊重主是基督身體的頭;受基督身體的平衡,好蒙保守在其獨一的一裡
  • 2,709 views,
  • 2017-03-18,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聖徒們,爲着這次特會讚美主!弟兄姊妹,我對這總結的話,極其有負擔。盼望在這一堂聚會裏面,我們都有禱告的靈,願意這篇綱要成爲主對你及時的說話,就是雷瑪的話。我主要的是在每一個點上,有些點上是說些話,但是重點乃是在於這一篇的綱要。我作爲你的弟兄,願意說,這篇信息,我作了一個夢,昨晚作個夢,就是在釋放這篇信息。那醒過來就更有負擔。很多時候,我夢醒的時候,哦,只是個夢,但是這次作完夢之後,我對這篇信息更有負擔。聖徒們,這個是從《那靈與身體》這本書的第一篇信息出來的。我有負擔到一個地步,我要把那一篇完全複製到這個綱目的裏面。我在這裏寫了一個很長的綱要,那這個綱要就是那篇信息的精粹。這是一九七七年,就是四十年前,在安那翰(美國加州)所釋放的信息,直到今天都有永世的價值。我在這裏寫了一些話,願意這個話成爲照亮我們的話,願意這成爲啓示的話,願意這成爲光照、潔淨我們的話。我們願意受潔淨,也願意這是一個煉淨的話,一個暴露的話,願意這成爲一個叫我們知罪自責的話,是殺死的話。你要說,阿們!願意這也成爲供應的話。

因爲在我們裏面所光照的乃是這個光,生命的光,我們不應該害怕光。這是從《人的破碎與靈的出來》這本書,倪弟兄所寫的。一個奇妙的事,就是當我們在光照之下,乃是被光殺死。每當我們在光下看見的時候,就在光照之下看見自己的短處,我們自己的短缺,立刻就被殺死了,就立刻被殺死了。因爲光會殺死我們。這就是我們基督徒經歷裏面很重要的一部分。當聖靈光照我們的時候,我們就受了對付。因此,啓示是看見加上殺死,我們看見肉體被除去。啓示就是神運行的路,啓示就是神自己的運行。光一照亮,就殺死。光一照亮,我們就看見。這個看見就殺死了一切。我們一看見有一件事情的邪惡,也看見主對它的定罪,這件事就不可能再存留下來。這句話很重要,基督徒最重要的經歷,就是從光而來的殺死。這是基督徒生活最重要的事,就是光帶來殺死。我們需要在這樣的光照、暴露、定罪,甚至供應、暴露、煉淨的話。

好,我們來到第一個大點。這會幫助我們,我們若要在神終極的行動裏擔負終極的責任的時候,我們必須要純淨地揹負這樣的責任。因爲這些話會潔淨我們,使主的恢復得着潔淨並純淨,使我們儘可能地在神經綸的路上,儘可能地是純潔、純淨的。

 

壹 凡我們所作的,必須照着那靈的引導、作工並說話;爲神所作最好的事,如果與那靈無關,就成了宗教:

第一大點說,凡我們所作的,必須照着那靈的引導、作工並說話。凡我們所作的,必須是照着那靈的引導、那靈的工作並那靈的說話;爲神所作最好的事,如果與那靈無關,就成了宗教。如果你在那靈之外讀聖經,就是一個虛空的實行。我們可以來到聖經面前,主說,你們尋找聖經,因爲你們認爲其中有永遠的生命,卻不願意到我這裏來得生命。所以,每一次我們來到主面前,來到主的話面前的時候,願祂的話都成爲對我們來說是靈,是生命。我在這裏讀到這裏的時候想到,在路加福音十八章,就想到兩處的經節。路加福音十八章,在這裏禱告的時候,有一個有錢人和一個稅吏來到主面前。路加福音十八章十一節,在這裏,法利賽人站着自言自語地禱告。你看看這是何等的可怕,法利賽人是站着自言自語地禱告,旁邊站着一個稅吏。他就說,神啊,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不像這個稅吏一樣,我一週禁食兩次,凡我所得的都獻上了十分之一。他在這裏自言自語地禱告,路加十八章十一節這裏。我們不要自言自語地禱告,只是一個宗教的操練到神的面前,我們必須照着那靈來禱告。

到十三節,你看那稅吏卻在那裏只捶着胸說,神啊,赦免我這個罪人。所以我們看見神和我們之間的就是寬恕,祂在這裏稱義我們。法利賽人只是說着空話,照着自己。但在馬太福音六章七節,“你們禱告,不可嘮嘮叨叨,像外邦人一樣;他們以爲話說多了,就必蒙垂聽。”那個嘮嘮叨叨就是宗教,嘮嘮叨叨多話的就是宗教。

一 在使徒行傳的開頭,那一百二十人沒有形成什麼、開始什麼、發起什麼或想要作什麼;反之,他們一再禱告十天之久(一14);他們的禱告絕對是在那靈裏。

在使徒行傳的開頭,讚美主,我們有使徒行傳的開頭,那一百二十人沒有形成什麼、開始什麼、發起什麼或想要作什麼;反之,他們一再禱告十天之久;他們的禱告絕對是在那靈裏,他們的禱告絕對是在那靈裏。在使徒行傳,他們在那裏同心合意地把自己禱告到同心合意的裏面。其實同心合意就是福音書和使徒行傳的分界線、分水嶺,所以同心合意是新約裏一切祝福的萬能鑰匙。我們要去德國,甚至要到任何地方,我們都需要保守同心合意。很可惜的,弟兄們告訴我們說,有些人,他們去到那裏,有許多的意見,帶着許多的意見去了。不要去到德國帶着你的意見而去,只要帶着耶穌去德國。沒有意見,只要與弟兄們是一,你要實行、操練同心合意。同心合意是新約裏一切祝福的萬能鑰匙。

你知道,這裏有個小故事。一次我們去叩門,弟兄們告訴我們說,你去叩門的時候,不要跟任何人在外面說話,要對裏面的人說話。我跟三個人一隊去了,來到這個門口,人當時在離開,弟兄就跟這個人開始說話。我裏面就說,到底他在作什麼,這跟這個我們守的規則不一樣,規矩不符合。但是,其實這個規矩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同心合意。所以你知道麼?感謝主,主的憐憫,我轉了。這一對夫婦回到住的地方,我們就帶他們得救,又受了浸。讚美主,同心合意是關鍵所在。

二 然後,叫他們希奇的是,那靈澆灌在他們身上,他們就成了一班完全在那靈裏的人;從那時起,他們無論作什麼、說什麼、到哪裏,都完全是在那靈裏的事:

1 五旬節那天,當彼得和十一個使徒站起來說話時,他並沒有離開那靈說話;反之,他被那靈充溢—二2~4上、14。

聖徒們,每當我們站起來的時候,我們要禱告說,主,用聖靈充滿我。我們裏面應當有這樣的禱告,主啊,用聖靈充滿我。所以彼得和十一個使徒站起來說話的時候,他乃是在身體的原則裏說話。他是站在身體裏,身體在這裏扶持他,供應他。

2 在行傳四章,當彼得對宗教領袖說話時,他又一次被聖靈充溢—8節。

3 司提反也是一個滿有聖靈的人(六5),他憑智慧和那靈說話,無人抵擋得住(10);司提反乃是在那靈裏生活、說話、盡職的人。

司提反也是一個滿有聖靈的人,你知道,司提反他是一個執事,他被設爲執事。如果你讀使徒行傳六章,“有說希利尼話的猶太人,埋怨希伯來人,因爲在每天的供給上,忽略了他們的寡婦。”(1)因爲他們在日常的上面是缺乏的,語言造成誤解,也就產生了一些隔閡。因爲這些說希利尼話的人跟希伯來人他們的語言不通。所以我們今天都要帶這個耳機,當時他們沒有這個FM的收音機、耳機。但是他們就在那裏選了七個人。那裏其實是要服事飯食的,所以,你看見服事飯食的這些人都必須要被聖靈充滿。

司提反也是一個被聖靈充滿,沒有人能夠抵擋他說話時的智慧與那靈。司提反是一個在一個靈裏憑智慧和那靈說話,無人能抵擋,他乃是在那靈裏生活、說話、盡職的人。所以,在以色列人,他最後被石頭打死。然後他在這裏說,我看見人子站在神的右邊。當時他殉道的時候,說了這樣的話。是不是太好了?他請求父來赦免他們,這就是主在十字架上所作的,也是這樣作。保羅當時是掃羅,在看守那些打死司提反人的那些衣服。我想掃羅之後就永遠沒有辦法忘記司提反,司提反總是在掃羅的腦中,之後主就得着了掃羅。好。

4 腓利在那靈裏傳福音,他沒有定規要傳福音,或定意要這麼作;他就是在那靈裏生活行動:

a 因此,當那靈吩咐他貼近車子裏的埃提阿伯人,腓利就跑上前去—八29~30。

你若看這裏的上下文,埃提阿伯人他當時是一個有大能權柄的人,他是掌管所有當時君王的人。他當時坐在車上,他來到耶路撒冷來敬拜。“那靈對腓利說,你上前去,貼近那車走。”(29)乃是那靈告訴他,這麼作。他乃是照着那靈生活、行動。腓利就跑上前去。你想,有的時候那靈會叫你跑。“腓利就跑上前去,聽見他念申言者以賽亞的書,便說,你所唸的,你明白麼?”(30)但三十一節就說,“他說,沒有人指引我,怎能明白?”這裏說,沒有人指引我們,我們怎麼能明白神的話呢?他就說,沒有人指引我,我怎能明白呢?所以腓利就對他傳耶穌是基督,是神的兒子。然後車往前的時候,這個太監就說,這裏有水,我受浸又有何妨呢?腓利對他說,你若全心相信就可以。他回答說,我信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於是就替他施浸。

b 腓利把福音傳給太監併爲他施浸以後,並沒有打算要離開;然而,那靈“把腓利提了去”—39節。

在這裏,受浸的時候他沒有要離開,但是靈“把腓利提了去”。

c 傳福音的腓利要去哪裏,不在於他的定意,乃在於那靈的引導;那靈引導腓利傳福音給太監,傳過福音以後,也是那靈把腓利提去了。

乃是那靈在腓利傳福音之後,把他提去了。

貳 我們不是在一種運動裏,乃是在聖靈活的行動裏:

在這個綱要裏和這些話,其中有很大的負擔,就是我們不要成爲一種運動,而是要成爲聖靈真正的行動。我稍微講到後面的,我要讀一段主的話,雅歌結晶讀經第十二到十三頁,英文版的。他是這麼說:“神是以個人、情深的方式,不是以運動的方式作工。毛澤東是藉着運動得着中國的人,不是藉着個人的接觸和情愛得着人。甚至基督教裏許多人也喜歡用運動這辭。有些人說,衛斯理約翰(John Wesley)在牛津的時候有個運動。他們也說本世紀初在威爾斯(Wales)也有偉大的運動,偉大的復興。”所以關於運動的這個觀念是錯誤的,我們不願意在主的恢復裏有任何一種的運動。請聽,“這種去作一個運動的觀念是錯誤的。我們在主的恢復裏不要有運動。人可以受感動加入運動,卻與主沒有任何個人的接觸。最近,我們強調神成爲人,爲要使人在生命和性情上成爲神,只是無分於神格。雖然許多人響應這真理,但我不是很喜樂,因爲這種響應是個運動。要實行這樣高的真理,我們需要對基督有個人的、情深的經歷。”我們若要有分於聖靈的行動,就必須對基督是頭有個人並情深的經歷。是頭支配身體,我不支配,你不支配,沒有任何人可以支配身體下的肢體。我們就必須要對主這個頭有個人、情深的關係與接觸。這個與祂有個人的接觸,就帶下了那靈的行動。我還記得李弟兄召聚我們,在他客廳,在他的書房裏召聚我們,就是講到這一篇信息的時候。他就說,主給了他這個話,“個人與情深的”。個人與情深的,主給了他這兩個話。願我們衆人都與主有個人與情深的關係。我們所作的都是從這個個人與主個人情深的關系所產生出來的。

一 我們大家,尤其是青年人,必須記住:在那靈裏,沒有運動這樣的事;那靈必須領頭,那靈必須作工,那靈必須說話,那靈甚至必須作我們的生活:

1 我們這些在召會裏的人,必須是完全被那靈浸透,並完全與那靈是一的人;果真如此,凡我們所說的,就是那靈說話;凡我們所作的,就是那靈作的;凡我們所作的工,就是那靈作工。

2 在使徒行傳裏,我們沒有看見什麼運動;反之,我們看見那靈的引導、作工和說話。

3 在使徒行傳裏每件事的進行都是根據活的靈;沒有一件事是照着人爲的定規進行的。

二 在行傳十三章,申言者和教師沒有召開會議來討論並定規事情;反之,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爲我分別巴拿巴和掃羅,去作我召他們所作的工”—1~4節上:

所以,一切都應當是一種的事奉主而產生的。什麼是事奉主呢?那就是我們每當所作的,都應該是爲着主的緣故作的。我們禱告是爲着主的緣故禱告,我們乃是爲着祂的滿足,我們乃是爲着祂的心願,爲着祂的快樂,祂的目標而禱告,爲着祂的榮耀而禱告。我們在這裏,乃是事奉主。我們要在至聖所裏事奉主,就是在我們靈裏事奉主的話,就必須花時間在主面前,有更多的禱告。我們是不是每個人都需要有更多的禱告呢?我們必須有更多的禱告。我們需要親近祂,侍立在祂面前,等候祂的旨意。

小一,這是從使徒行傳十三章說的。

1 這完全是藉着基督身體上那些忠信並尋求主的肢體,在地上與諸天之上的元首配合,憑着那靈、在那靈裏並同着那靈的行動。

2 因此,這不是人所安排的宗教運動;這是由基督身體上一些肢體發起的,他們藉着事奉和禁食,給身體的元首一個機會,使元首,就是那靈,能將他們其中二人分別出來,完成祂偉大的使命,開展祂的國度,好藉着福音的傳揚,在外邦世界建立祂的召會。

盼望這樣的事奉主,是在我們事奉主的時候,主有這樣的事情產生。我們要去到德國,是在於那靈的帶領,在於我們事奉主的時候,在我們與主作爲那個宇宙的元首,作有個人、情深的交通和關系裏產生出來的。要不然就是一個運動,而不是主的行動。

三 使徒行傳裏沒有運動;只有耶穌活的人位活的行動,這活的人位就是聖靈:

1 當巴拿巴和掃羅(保羅)遇見一個行法術的假申言者,聖經告訴我們,保羅被聖靈充溢,開始對他說話—十三9~10。

2 行傳十三章二節先提巴拿巴,後提掃羅;然而,領頭說話的卻是保羅;巴拿巴和沒有召開會議,巴拿巴也沒有在會議裏說,“從現在起你作出口,而我當助手。”

巴拿巴沒有這麼作,卻是聖靈在這裏寫出來指明保羅先說。巴拿巴沒有說,我原先是領先的,我該說話。他沒有跟保羅商議開會,那爲什麼是這樣子呢?

3 沒有人的討論或定規,卻有聖靈這活人位的運行;是被那靈充溢的那一位說話—9節。

讚美主!

四 使徒行傳唯一的一次會議是在十五章;使徒和長老聚集來處理一件事情,二十八節說,“因爲聖靈和我們,認爲……”:

“因爲聖靈和我們,認爲……”,他們被聖靈充滿,被聖靈充溢,被聖靈飽和,與聖靈是一,就說,“聖靈和我們,認爲……”。

1 會中沒有主席,主持者乃是聖靈,就是那是靈的基督,召會的頭(西一18),萬人的主(徒十36)。

會中沒有主席,主持者乃是聖靈。我們同工們聚在一起的時候,在我們當中沒有主席,這是太令人不可思議的,也是太美妙不過的。不是說你們都可以來看,但是如果你真來看,你就看見我們中間沒有主席,就是一班相調的同工們在一起。我還記得,有一位弟兄,李弟兄到主那裏之後,我們開始聚集的時候,他來的時候,我們現在來看,等等看看到底誰是主席,誰是那一個就是那個金字塔上的頂尖那一個。但是任何一個人都看不到,我們在這裏只有聖靈的交通,弟兄們盡功用,照着那靈的帶領,在那裏盡功用而已。這完全、純粹就是聖靈的行動。會中沒有主席,主持者乃是聖靈,就是那是靈的基督,召會的頭,萬人的主。所以,讚美主,祂是召會的頭,祂也是萬人的主。

2 保羅、巴拿巴和其他幾個人到耶路撒冷,乃是因爲耶路撒冷是割禮這異端教訓的源頭(十五1~2、5~6);按照神新約的經綸,神在地上的行動沒有總機構,也沒有控制別地召會的總會。

爲什麼保羅、巴拿巴和其他幾個人到耶路撒冷呢?乃是因爲耶路撒冷有人來說,除非你照着摩西的規條受割禮,就不能得救。這是很大的異端,他說,你若不照摩西的規律受割禮,就不能得救,是很大的異端。結果,保羅、巴拿巴和其他幾個人就到了耶路撒冷那裏去。乃是因爲耶路撒冷,不是因爲它是總部。請看這個綱要,不是總部,因爲耶路撒冷是割禮這異端教訓的源頭;按照神新約的經綸,神在地上的行動沒有總機構,也沒有控制別地召會的總會。沒有總機構,也沒有總會。

3 在神新約的經綸裏,神行動的總機構是在諸天之上(啓四2~3,五1,但四26),並且管治衆召會的,乃是召會的元首基督(西一18,啓二1)。

在神新約的經綸裏,神行動的總機構是在諸天之上。讚美主,我非常喜歡但以理書四章二十六節,弟兄說到諸天掌權,諸天掌權。啓示錄四章一節,天使說,你上來,我要給你看見在這些事以後發生的事。祂說,你上來,上來來到三層天上。你怎麼到三層天上?你跳不上去。第二節就說,我立刻就在靈裏。怎麼進到三層天上?就是要到在你的靈裏。“我立刻就在靈裏”,就看見這裏有寶座。你先看見,這個在你的靈裏,在你的靈裏,你就看見,這裏有一個寶座,有一個坐在你心裏的寶座上,你就下了寶座,卻有那一位坐在你心中的寶座上。在這裏就是碧玉,在祂豐富生命裏可傳輸的榮耀。這裏這個紅色就表示救贖。當然碧玉是表示生命和榮耀,那是我們生機的救主。在這裏,紅色的就表示基督是我們的救贖主。所以,在這裏,坐在神寶座上的乃是這位完整救恩的救贖主和救主。哇,太好了。因爲神完整的救恩乃是一個人位。

叄 爲着主獨一的行動,我們必須尊重主是基督身體的頭:

一 我們必須從使徒行傳這卷書,以及行傳十五章使徒和長老的經歷有所學習,絕不要憑自己定規;此外,我們也不該給別人建議或指示;我們沒有一個人夠資格這麼作。

使徒行傳二十二章他作見證的時候,有兩個非常重要的問題。第一個,“主啊,你是誰?”當然他得了答案:“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之後他一生都在回答這個問題。因爲哥林多在這裏說,要認識祂。腓立比書也講到他一生要追求認識基督。然後他又問了另外一個問題,“主啊,我當作什麼?”第一個問題是“主啊,你是誰?”,講到祂的生活與工作。我要認識這個活的人位。“主啊,我當作什麼?”是講到工作。一個講到生活,“主,我當作什麼?”李弟兄是說了這樣的話:問這個問題的人,是有福的。主啊,我當作什麼?主啊,我當作什麼?不是我要。主啊,我當作什麼?要問這個話的人,是有福的。

林後四章五節,我們“傳基督耶穌爲主,也傳自己爲耶穌的緣故,作你們的奴僕。”彼得前書五章三節,彼得在這裏說到長老職分的時候,“不是作主轄管所委託你們的產業,乃是作羣羊的榜樣。”就是主已經委託了我們的產業,羣羊就是主所託管我們,在這裏主說,不要作主管轄所託付給我們的產業。如告訴人,該怎麼作,去到哪裏,你就成爲主,而不是讓主,是主了,這就不純潔了。你必須告訴人說,你要到主面前去,去禱告。

馬太福音二十三章八節,“但你們不要受拉比的稱呼,因爲只有一位是你們的夫子,你們都是弟兄;”只有一位是夫子,你們都是所謂的弟兄,相調調去任何爲大的弟兄,都是使我們作微小的弟兄,不是偉大的弟兄。所以在這裏,只有我們那個大的,就是大寫偉大的弟兄就是主耶穌,我們都是互相作弟兄的。“也不要稱地上的人爲父,因爲只有一位是你們的父,就是那天上的;也不要受師尊的稱呼,因爲只有一位是你們的師尊,就是基督。”十一節,“你們中間誰爲大,誰就要作你們的僕役。凡高擡自己的,必降爲卑;降卑自己的,必升爲高。”(太二三9~12)

有時你要作些事,主卻不要你作,主要你停下。有的時候主說,去。有的時候主說,不,不要。那你說,我該作什麼呢?你知道和受恩姊妹說了一句話,我非常的喜歡。“任何爲着神的緣故,不能停下作工的就不能爲神作工。”任何不能爲神緣故停下作工的人,就不能爲神作工。換句話說,主啊,我當作什麼。祂或許要停下我們,要不去,無論要去或不去,都要說阿們。因爲祂是身體的頭,祂是身體的頭。

二 我們不是主,不是主人,也不是莊稼的主(路十2,約四35);唯有主耶穌纔是莊稼的主;祂是主人和基督身體的頭;我們必須尊重祂,而不憑自己下斷案。

這裏說,莊稼雖多,工人卻少,所以要祈求莊稼的主,催趕工人收割祂的莊稼。

三 許多時候我們替別人有所定規,也給人指示;我們不可以這麼作,我們必須禱告、禁食、等候主。

四 我們應當對祂說,“主啊,你是我的主人和基督身體的頭;我沒有資格,也沒有地位和權柄作決定或吩咐別人;主,我等候你;我要知道你的旨意和心意;主,我要曉得你要我作什麼,要我的同工作什麼;主,我求問你:你要衆召會作什麼?”

五 我們都必須有這種態度;否則,我們就會侮辱主,至終祂會把我們放棄;元首權柄單單歸與基督;只有祂有元首權柄;唯有祂是獨一的領頭者—弗一10、22,西二10,林前十一3,太二三8~12。

我們都必須有這種態度;否則,我們就會侮辱主,至終祂會把我們放棄。這句話是再強烈不過了,滿了嚴肅性和沉重的警告。因爲在基督教裏面,許多人有作許多的決定,有所謂有一些的會議,卻沒有任何那靈參與在其中,也沒有任何主的元首權柄在其中。A. W. Tozer(陶恕)講到,《基督在教會中式微的權柄》(The Waning Authority of Christ in the Churches)這一本書,在那一本書裏面,他說,差會可能會聚集在一起,如果基督進到那個差會的會議裏面,就告訴他們離開,在這裏我們要作決定。因爲這是很可怕的,Tozer(陶恕)在這裏暴露了那個情形,我們應當把這個功勞,他說得對,功勞歸給他。

只有祂有元首權柄,元首權柄單單歸與基督;只有祂有元首權柄。在這裏,羅馬天主教,你必須到某個人,他是居中階級。我們不需要有居中階級的人,我們可以直接到基督,我們的元首,我們的頭那裏去。唯有祂是獨一的領頭者。

六 傳統的基督教失去主的同在,因爲在基督教裏,許多人自居莊稼的主,自居工頭;我們不可重演這悲劇—參林後二12~17。

林後二章十二到十七節這裏說,這些經節給我們看見,我們應當如何在最純淨的方式裏受主的帶領。因爲我來到特羅亞,在這裏爲着福音,當時這個門向我敞開了。我們如果看見門開了,就直接去了,闖進去了。因爲福音到了特羅亞,藉着主也有門向我開了。如果門開,就去嘛。但是林後二章十三節,請聽,那時,“我靈裏不安”。所支配、管治我們往哪裏、去哪裏的乃是我們靈裏的感覺。我們靈裏有沒有安息呢?這應該是我們管治的原則。“那時沒有找到我的弟兄提多,我靈裏不安,便辭別那裏的人,往馬其頓去了。感謝神,祂常在基督裏,在凱旋的行列中帥領我們,並藉着我們在各處顯揚那因認識基督而有的香氣;”

換句話說,在這裏所指明的預表和表號,在十四節所說到的,就是一個羅馬將軍征服仇敵後,帶領着敵人作爲俘虜,回到羅馬首都。我們都被基督俘虜了。當這一個凱旋的行列,帶着俘虜裏面,我們不僅是基督的俘虜,其實我們就是基督的俘虜。但是在我們的經歷上,我們也必須是基督的俘虜。我們應當需要禱告說:“主啊,求你征服我。讓我作爲你的俘虜,永遠不讓我打勝,一直擊敗我,不斷地擊敗我。”我們怎麼樣被打敗呢?乃是顧到我們靈裏的安息。在我們的靈裏有沒有安息呢?我還記得,當時我,《一個在靈裏之人的自傳》那捲書是我在這裏編輯的。我在這件事之前,我在高速公路上,聽這篇信息的錄音帶。李弟兄說了這樣一句話,我當時在休斯敦,很大的堵車的車場裏。李弟兄說了這句話:“主不需要大的屬靈的偉人,只需要小小的俘虜。”我當時就有一個禱告,主啊,永遠不要作屬靈偉人,只要作個小小的俘虜,讓你一直打敗我。當時我就立刻就停下來,我就停在這個車陣裏面,向主禱告。主啊,願我們受主帶領,照着我們靈裏的安息,祂就是我們的將軍,祂會作我們的主,祂作我們的頭,祂作我們的主人。

七 雖然主使我們有負擔出去,將國度的福音傳到整個居人之地(太二四14),但我們不該使這件事成爲一種運動:

聖徒們,我們出去傳福音的時候,我願意迴應第一篇信息李隆輝弟兄所交通的,陳實弟兄也重複到,我們需要帶着現有的真理出去。什麼是現有的真理呢?現有的真理,這裏就是成肉體、總括與加強的時期,這個高峯的真理所有都包括在基督豐滿職事的三個階段裏面。我們在那裏聽到神中心的啓示。現今的真理,在主的恢復裏,就是神成了肉體,肉體成了賜生命的靈,賜生命的靈成了七倍加強的靈,爲要建造身體,成爲基督的身體,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哦,何等的一句話!這句話涵蓋了整個已過的永遠到將來的永遠,這句話也涵蓋了整個神永遠經綸裏的真理。你知道我爲什麼能背這一段話,因爲李弟兄在這裏叫我站起來,告訴我們說,告訴我,什麼是這個。我站了一段時間,頭裏冒汗,說不好。他說,你可以坐下了,他就用這句話說了。我說,主啊,我在這裏必須要進入這句話裏面。讚美主。

我告訴所有的學員,所有參加訓練的學員,你必須要背這句話。因爲這就是成肉體,總括,加強的時期。第一個,產生得救的人;第二個階段,產生衆召會;第三個階段,產生得勝者。我們要作這三個時期,所有這三個時期的工作。

好,我們來看第一小點,這是一九七七年李弟兄說了這樣的話。在一九七七年,在我們中間有一個所謂的同工,他是整個宇宙新人的聯絡人。那完全是自己想象出來的,就是不可思議的,可譏可笑的。你說誰是這個宇宙新人的聯絡人?就是主耶穌自己嘛。阿利路亞。我們不憑着自己爲別人作任何的決定。請聽,第一小點說:

1 我們憑自己替別人定規任何事,這對那靈都是一種侮辱;倘若我們這麼作,我們就必須悔改;如果必要的話,還要求別人赦免我們,因爲我們指示他們該作什麼。

我重新再讀這段話,帶着禱告的靈來讀。在這一點之後,我以爲我從來沒有作過這件事,我從不作這件事,但是主就定罪我說,Ed,你作過,你有這麼作過。我就必須,我親愛寶貝的弟兄寫了一封電子郵件,求他赦免我,因爲我建議他去某個地方。我很感謝主,他到主面前,他沒有接受我的交通。但是我說,弟兄,請你赦免我。他說,Ed,我赦免你。我們都需要尊重主的元首權柄,尊重主,作任何的事都要這麼作。我以爲我沒有罪,其實我在這件事上還是有罪的。盼望我們沒有一個人會這麼作。好,繼續讀下去。

2 我們沒有一個人應當告訴別人該去哪裏;這對主是何等的侮辱!

驚歎號!李弟兄在這篇信息裏說,這對主是何等的羞辱!我們沒有一個人應當告訴別人該去哪裏。

3 倘若我們這麼作,別人就不需要禱告;他們只要照我們的話行動;這樣作就篡奪了主的地位,把自己當作主;這對主是最大的侮辱。

有一位弟兄不久前來找我,他說,Ed弟兄,我裏面有很多的起起伏伏,因爲有人告訴我,要搬到某個地方去。我對他說,這一章因爲當時還很新鮮在我裏面,我說,你裏面的感覺,裏面從主來的負擔是什麼?他就告訴我說。我就告訴他說,你爲什麼不到主面前,真正禱告讓主作頭?請讀《那靈與身體》這本書第一章。他就讀了第一章之後,他照着那靈的帶領作,他裏面就滿了平安,是如水晶般的清楚,他該去哪,該作什麼。

好,我繼續讀下去。

4 我們需要幫助別人接觸主;青年弟兄姊妹們,我們需要禱告;人可以受感動加入運動,卻與主沒有任何個人的接觸。

我們需要幫助人接觸主,甚至主耶穌自己作爲人,祂乃是接觸父,受父引導,去這作那。所以,在馬可福音第一章,在馬可福音一章裏面,全村莊都聚在門口。如果說你看,全村莊都聚在這裏,一章三十五節,在這裏說,清早,清早,大清早,天還黑,耶穌起來,到曠野地方去,在那裏禱告。所以,門徒們要找就找不到祂,最後找到了祂,最後全村莊的人都在那等着祂。那主就說,讓我們往別處去。換句話說,父作爲祂的頭,來帶領主耶穌到別處去傳福音。到鄰近的鄉鎮,不僅是在以色列。在馬太福音十四章二十、二十一節,食飽五千人。我們如果食飽了五千人,不包括婦人和孩子,這五餅二魚就餵飽了這麼多人,最少在那裏留幾天聽聽人的見證吧。哎呀,祂是要沐浴在自己的成就裏面。這個魚怎麼會在你眼前就變多了?但主沒有停留在那裏。第十四章二十二節,耶穌隨即催門徒上船。這裏說,耶穌隨即催門徒上船。在這裏的註解,說到催,因爲祂有更多的時間能夠獨自、私下地與父接觸,在山上向父禱告,好使父無論在地上爲着建立諸天之國,無論作什麼,都能與父是一。主需要更多的時間禱告,那我們難道不需要更多的時間與主禱告?所以祂獨自上山去禱告。祂解散了羣衆,很快地,祂催促門徒上船,解散羣衆,就獨自上山在父面前禱告。

第四小點讀過了沒有?好,那就讀第五小點。

5 主給我們負擔,也引導我們去校園作工,但青年人必須把這件事帶到主面前禱告,並重新把自己獻給主,說,“主,我要和你一同往前;主,你要我去哪裏?”

主給我們負擔,也引導我們去校園作工,這包括德國一切的地方,但青年人必須把這件事帶到主面前禱告,並重新把自己獻給主,說,“主,我要和你一同往前;主啊,你要我去哪裏?”

6 每一個人都必須禱告,直到清楚主的引導;每一個人都必須被帶到主的面光中來接觸祂。

7 主的行動是往校園去,祂也引導許多人去,但也許在祂的主宰權柄裏,祂不許可你去;這證明我們中間所進行的不是一種運動,而完全是主的引導。

主的行動是往校園去,這裏說祂的確是往校園去,現在也是往德國去,祂也引導許多人去,但也許在祂的主宰權柄裏,祂不許可你去;這證明我們中間所進行的不是一種運動,而完全是主的引導。

8 我們都必須進到主的面光中,禱告一段時間;我們不是在任何一種運動裏;每一件事都必須帶到主的面光中。

9 我們都必須學習這個功課,沒有一個人能夠替別人到主面前去;那是聖品階級制度;甚至我們中間最新近得救的,仍然必須親自到主面前去。

啓示錄二章二節、四節、六節,你在這裏我有一件事責備你,就是離棄了起初的愛,上好的愛;如果你不悔改,我就奪去你的燈臺。當然要給祂上好的愛,就是在一切的事上讓祂居首位,要作起初的工作,就是要作這個工作是從基督作爲起初的愛所產生出來的。啓示錄二章十五節,有一件事,就是你恨惡尼哥拉黨的教訓,我也恨惡。我們需要恨主所恨的,主所恨惡的就是尼哥拉黨人的工作。我們知道尼哥拉黨在希臘原文裏面就是在這裏征服平民,這就是所謂的階級制度,階級系統。我們必須恨惡這個,因爲主自己恨惡這個。這就是阻礙所有的身體盡功用。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都必須是基督身體上盡功用的肢體。

10 最終我們都必須能夠說,“我要去這個地方,因爲我求問過主,祂引導我到那裏去”;但我們絕不可因着某某弟兄鼓勵我們,就到某個地方。

我還記得,我是一個年輕弟兄,有一個同工讓我去這,另外一個同工帶我去那,我說,我不知道,我就必須禱告。有人必須受攪擾,我必須得罪別人了。因爲我不知道,我必須禱告,我禱告了以後,主就逼着我要去禱告。你去一個地方,不可以說,Ed Mark弟兄,那個弟兄告訴我去了。你要對主說,這是侮辱主的,得罪主的。如果我告訴你去某一個地方,你應該對我怎麼說呢?你的名字是什麼?保羅。保羅是好名字啊。保羅,如果我對你說,你應該去這個地方,你應該怎麼回答。他說,我要禱告,先接觸主。非常好,弟兄們。我要這麼說,Ed弟兄,我愛你,我尊敬你,要先這樣,Ed弟兄,我愛你,我尊敬你,但是呢,我必須去禱告,先去禱告接觸主。這個是適當得體的,這樣子作。有的弟兄說,Ed弟兄,我到這個地方又沒有接觸主,有個弟兄鼓勵我去,我跟主沒有接觸,但我已經到了那個地方,該怎麼辦呢?你記得這是神的主宰麼?記得那篇信息,我就要說阿利路亞!你乃是因着主的主宰到了那裏。但請不要再犯同樣的錯誤,不要再作同樣的事,你要信靠主的主宰。你已經到了那裏,這就是主的主宰,因着主的主宰,也就是主的旨意了。在神的主宰、旨意之下,往前就是了。但是我們不應該有那樣的實行,我們不應該去一個地方,因着某一個弟兄鼓勵我們就去了。

11 我們絕不可告訴任何人該去哪裏;反之,我們必須有把握,主一直在引導;不然,我們就是在一種運動裏,我們所作的也沒有屬靈的價值;每當我們遵照主的引導行動時,我們絕不後悔。

我們就絕不會後悔。陳實弟兄講到,Tom Getz弟兄在那裏。我不是高舉Tom弟兄,我們所有的同工都有絕對的確信,Tom弟兄他去到德國,乃是因純粹、完全、絕對是主的帶領,主帶領他到那裏。他甚至告訴我們說,弟兄,我願意死在德國。他與身體的頭有交通,他有從身體的認定。等一下我們下面會講身體的認定。這絕對完全是一個去到一個地方絕佳的榜樣,一個例子。Tom弟兄到德國是這樣一個情形。我跟同工們在交通,在講這一篇的時候,還有另外一個從北加州的夫婦,我能夠作見證,他們同樣地有這樣的實行,他們到了歐洲,他們離開舒適、舒服的南加州到了Scandinavia(斯堪的納維亞)。餘弟兄問Dick弟兄和我,在冬天去俄國,然後他就跟我說,在那度個好假,然後他就笑了。但是主帶我們冬天去了俄國,要到北歐的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從我們自己舒適的環境裏面出來的時候,每一次我看見聖徒在英國,他們的臉面發光,滿了榮光,因爲他們跟隨主的帶領去到那些地方。

12 神新約的經綸乃是那靈的事:

a 行傳十六章六節說,聖靈禁止保羅和那些同他一起的人在亞西亞講道;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7)。

行傳十六章六節說,聖靈禁止保羅和那些同他一起的人在亞西亞講道,在這裏聖靈禁止,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

b 至終,在夜間有異象現與保羅:有一個馬其頓人站着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9)。

c 由此可見,使徒們不是照着自己的定意來行動、作工,乃是單單照着主的引導;我們若自己定意了就去作,就是高舉自己爲主。

使徒行傳十六章,我想是二十五節,保羅和西拉最終被捕,下到監裏,然後上了木狗,禁鎖。因爲他們有確信,主在那裏帶領他們,他們在他們靈裏有基督加強的驗證。如果你沒有主這樣的帶領,你跟保羅說,跟西拉說。到底那個馬其頓異象是不是出於主?因爲是的確是出於主的。十六章二十五節,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禱告唱詩讚美神的時候,你看,衆囚犯也側耳聽他們。衆囚犯不僅聽他們,是側耳聽他們在監獄裏禱告唱詩讚美神。想想看,半夜,在這裏手腳上了木狗,被鎖在羅馬的監獄裏面,他們半夜禱告唱詩讚美神的時候,衆囚徒不僅聽,也側耳聽他們所唱的這些話語。你想想看,這個禁卒是說什麼?這些是什麼人哪?最終有一個地大震動,甚至監牢的地基都搖動了,監門全開,衆囚犯的監鎖也都鬆開了。禁卒看起來以爲囚犯逃走,就要拔刀自殺。保羅就說,不要傷害自己,我們都在這裏。他就說,戰戰兢兢地說,先生,我們當怎麼辦才能得救呢?你想,他說,因着他聽見了,他知道,他也聽見了說話,這個禁卒就說,先生們,我們當怎麼樣行纔可以得救?他們就說,當信靠主耶穌,你和你家就必得救。所以,好。

d 每一位在主恢復裏的人,都必須直接到主面前去禱告;不要問別人你該作什麼;我們沒有一個人是主,唯有耶穌基督是主,我們都必須求問祂說,“主啊,我該去哪裏?”

e 不要僅僅像喊口號一樣說,“我跟隨水流”;真實的水流乃是主自己;鼓動一種運動真是何等的錯誤—那樣作是侮辱主!

f 關於我們在主恢復裏的任何行動,我們必須直接到主面前去禱告;我們必須有把握是主差遣我們;我們沒有一個人該給別人任何指示,或爲別人作決定。

g,我很喜歡以下的話。如今乃是,如今就是時候了。

g 如今乃是我們真實轉到主面前的時候了;我們必須說,“主啊,我們不要得罪你或侮辱你;我們要等候你的引導,藉以尊重你是我們的頭和我們的主。”

h 這是主的恢復,不是重複基督教可憐的歷史;不要從任何人接受命令,也不要給任何人命令;要到主那裏去禱告;這纔是正確的路。

好,我們來到第四大點。

肆 爲着主的行動,我們也需要受基督身體的平衡:

這就是要受身體的平衡。

一 假設領頭的人經過許多禱告以後,對某件事情有真實的負擔;那麼他們所該作的,就是藉着交通把負擔傳給衆聖徒,並請求衆聖徒禱告。

二 最終,聖徒會從主得着個人的引導,於是有所行動;這樣就沒有一個人是個人主義的或背叛的。

三 那靈與基督的身體使我們平衡;我們必須覈對一下,我們從主所得的引導是不是與基督身體的感覺一致。

我們必須要覈對,我們是有主的帶領,但是還需要與身體覈對一下,這是不是與基督的身體一致呢?

四 領頭的人也許說,“聖徒們,我們覺得主給我們負擔要和你們交通,你們有些人也許需要移民到某個城市,我們請求你們爲這件事透徹禱告。”

透徹禱告。

五 最終,有些人也許會接受主的負擔,並受主引導到那個地方去,其他人也許接受負擔到不同的地方去。

六 交通在禱告之後;我們有了禱告和交通以後,就會清楚主的引導。

七 如果我們沒有禱告,與別人也沒有交通,我們就侮辱了主,並篡奪了祂的地位;不僅如此,如果我們沒有禱告和交通就移民到某地,當試煉、苦難和逼迫臨到的時候,我們就會搖動。

你需要什麼?禱告、交通,要不然,試煉、苦難、逼迫來的時候,你就會搖動了。你在主的帶領、禱告之下必須與身體有交通,你就不會搖動。

八 如果我們有禱告並交通,我們就尊崇主是基督身體的頭,我們也會有把握是主引導我們;在我們移民到某地去以後,就會有把握是主差遣我們到那裏;無論外面的環境如何,我們絕不會後悔—參西二19。

歌羅西書二章十九節,在這裏講持定元首。我們需要持定元首。什麼是持定元首呢?就是親密的、情深地與祂聯結在一起,聯於元首。“本於祂,全身藉着節和筋得了豐富的供應,並結合在一起,就以神的增長而長大。”

九 我們會確信我們在那裏是主的旨意和引導,我們預備好要死在那裏;我們不僅有把握,也會得着加強,得着主的權柄。

最後,第五大點:

伍 我們在衆召會裏並與衆聖徒在一起時,必須顧到兩個元素—那靈與基督的身體—弗四4上:

爲着那靈與身體,讚美主!

一 我們必須問:“這是那靈麼?”以及“這是爲着基督的身體,還是造成分裂?”

二 我們必須確定我們所作的是在那靈裏,並且顧到基督身體獨一的一。

三 在那靈裏並在基督身體獨一的一里,就是蒙保守在主的恢復裏。

聖徒們,我不知道你們如何,我把這篇信息講得講完講早了,盼望這的確是純淨的話,煉淨我們的話,願意這些話進到我們的裏面,成爲主及時的說話,好使我們能夠蒙保守在神經綸純淨的道路上,在一生之久在祂的行動裏。好,我們一起再來讀這一篇篇題:照着那靈的引導、作工和說話作一切事;爲着主獨一的行動,尊重主是基督身體的頭;受基督身體的平衡,好蒙保守在其獨一的一里。

好,聖徒們,與坐在旁邊的禱告一分鐘左右,然後有些見證。

訪客如要回應,請先 登入
    發表時間 :
    2017-03-18 02:27:05
    觀看數 :
    2,709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