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聖膏油
  • 3,572 views,
  • 2016-01-10,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本篇信息非常寶貴,說到聖膏油這極其重大的真理。對於一些在主恢復裏多年的人,關於聖膏油的講論可能耳熟能詳;但我們中間還有許多新進的青年人,可能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信息。然而,不管你聽過與否,在那靈裏一切都是新的。神吩咐摩西製作聖膏油,將聖膏油的成分告訴他,並指示他如何製成這複合品。事實上,神乃是向摩西描述祂自己;神自己就是那複合的膏油。正如金燈臺是三一神的描繪,聖膏油這複合品也是三一神另一種的描繪。

複合的膏油就是經過過程的三一神

出埃及三十章二十二至二十五節:“耶和華又告訴摩西說,你要取上好的香料,就是流質的沒藥五百舍客勒,香肉桂一半,就是二百五十舍客勒,香菖蒲二百五十舍客勒,桂皮五百舍客勒,都按着聖所的舍客勒,又取橄欖油一欣;你要把這些香料,按調製香品者之法復合成香品,作成聖膏油。”神自己就是調製香品者,祂按調製香品者之法,將祂自己所經過之過程的各方面,復合成聖膏油。二十六至三十三節說,“要用這膏油抹會幕和見證的櫃、桌子和桌子的一切器具、燈臺和燈臺的器具、並香壇、燔祭壇和壇的一切器具、洗濯盆和盆座。你要這樣使這些分別爲聖,好成爲至聖;凡觸着這些的都成爲聖。要膏亞倫和他的兒子們,使他們分別爲聖,可以作祭司事奉我。你要對以色列人說,這油要世世代代歸我爲聖膏油。不可倒在一般人的身上,也不可按這些成分,調製與這相似的;這膏油是聖的,你們也要以爲聖。凡調製與這相似的,或將這膏油膏在凡俗的人身上的,這人要從民中剪除。”我們的神乃是複合的神,祂是複合的膏油。

這位經過複合的神乃是基督身體的供應。在腓立比一章十九節,保羅說,“因爲我知道,這事藉着你們的祈求,和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終必叫我得救。”“藉着你們的祈求”這句話,表明耶穌基督之靈的供應乃是基督身體的供應。藉着聖徒的祈求,我們就得着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就是聖膏油的實際;聖膏油就是複合的靈,是按調製香品者之法複合而成。神經過一切的過程,祂從已過的永遠裏出來,進入時間裏;祂帶着神性進到人性裏,經過人性生活、釘十字架與復活,復活也聯於祂的昇天、登寶座以及爲主的身分。在祂那包含昇天的復活裏,祂成了複合的神。現今,這位複合的神就在我們的靈裏膏抹我們。

出埃及三十章二十五節的“調製香品者之法”,欽定英文譯本翻作“調製藥劑者之法”。這指明我們的神就是我們的醫生,也是我們的藥劑師,祂更是我們的藥物。我們享受複合的神作爲聖膏油,乃是享受一帖包羅萬有的藥劑,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並爲着供應祭司體系。

 

聖膏油的成分與其中所包含的數字

現在我們來看聖膏油的成分與其中所包含的數字。聖膏油基本的成分是一欣的橄欖油,表徵獨一的神帶着祂的神性。一欣的橄欖油要加上四種香料。第一,是流質的沒藥五百舍客勒。沒藥在古時用作止痛劑,表徵基督寶貴的死(羅六3);基督寶貴的死乃是屬靈的止痛劑。在召會生活裏,我們都是有刺的荊棘,還沒有完全被變化,常會彼此得罪,因此需要彼此饒恕。然而,我們仍會覺得受傷和痛苦,所以需要沒藥。每當我們喊“哦,主耶穌”,祂的名如同倒出來的香膏(歌一3),我們就得着膏油裏面沒藥止痛的功效。

第二種香料是香肉桂二百五十舍客勒。古時候,香肉桂可以用作增強心髒的處方,表徵基督之死的甜美與功效(羅八13)。在我們的經歷中,我們可以見證與基督同死是何等的甜美。亞當的死不是甜美的,但基督的死使我們脫世界、自己、罪惡,那是何等的甜美、安適!(參詩歌三六五首副歌)也許我們心理的“心臟”是衰弱的,但我們要因着基督之死的甜美與功效而得着加強,使我們在主裏歡喜快樂。

第三種香料是香菖蒲二百五十舍客勒。菖蒲是一種在沼澤或泥濘之處往上生長的蘆葦,表徵基督寶貴的復活(弗二6,西三1,彼前一3)。當我們在基督的身體裏,與其他肢體有正確的關聯,或是在祭司體系裏事奉時,我們特別享受這膏油,因爲這油是用來膏抹會幕和事奉的祭司,就是基督的身體和新約的祭司體系。腓立比一章十九節給我們看見,保羅在監牢裏,但這捆鎖並沒有使他與基督的身體隔離,也沒有斷絕身體的供應。他是在身體裏,他所作的一切都是在身體裏、藉着身體、並爲着身體,而且也都是在事奉的祭司體系裏,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有時,我們在死沉的光景裏,卻經歷基督寶貴復活的大能,從我們靈裏發動起來,如同菖蒲在泥濘之處往上生長。

第四種香料是桂皮五百舍客勒。古時,桂皮是用以驅逐蛇蟲,表徵基督復活的大能(腓三10)。蛇表徵魔鬼(啓十二9),昆蟲表徵那些污鬼。在複合的膏油裏,有神聖奧祕的“驅蟲劑”,把魔鬼和一切邪惡的污鬼都驅逐出去。在我們的聚會裏沒有“昆蟲”,沒有“蛇”,一切邪惡的勢力都被驅逐出去了。

以上所述聖膏油的成分包含了一至五這些數字。“一”見於一欣的橄欖油;“一”表徵獨一的神(申四35,提前二5)。“三”見於四種香料分量中三個完整的五百舍客勒單位;“三”表明三一神。“二”見於中間的五百舍客勒分開爲兩半,指基督在十字架上被釘死時爲我們裂開。我們說到那靈時,會有不同的發表。我們可以說,父具體化身在子裏,子實化爲那靈;但是根據聖膏油的這幅圖畫,以及基督徒的經歷,我們可以說,父在靈裏,子在靈裏,靈也在靈裏,三一神的三者都在這複合的靈裏。我們要摸着三一神,就必須摸着在我們靈裏的那靈作複合的膏油。

“四”見於聖膏油所包含的四種香料;“四”表徵以人爲首的受造之物。在宇宙中被高舉的那人就是耶穌(徒二33),所以耶穌的靈乃是聖膏油的成分之一。“五”見於複合膏油的五種元素以及香料分量的五百舍客勒;“五”指擔負責任的能力。五由四加一所組成;這表徵“四”所象徵的人,加上“一”所象徵的神,以承擔責任。好比人的手有四根指頭加上一根拇指,就能拿起東西以擔負責任。馬太二十五章裏有五個愚拙的童女,和五個精明的童女。“五”是指她們必須擔負預備油的責任,就是要被聖靈充滿(1~13)。“三”和“五”這兩個數字與神的建造有關(見創六15注2),所以複合膏油中這兩個數字,表徵複合的靈裏有神建造的元素。如今,這些數字所表徵的一切都在我們靈裏;這實在太美妙了。

神自己作複合的聖膏油乃是我們所享受的一

詩篇一百三十三篇一至二節說,“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這好比那上好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現今我們所享受的一,乃是神自己作複合的聖膏油;祂就是我們所享受的一。這裏的亞倫預表基督,祂是受膏者;我們聯於基督這元首,就有分於膏抹,正如膏油從亞倫頭上流遍他全身所表徵的。這膏抹是持續進行的,我們現在就要享受這複合膏油的塗抹。

把自己禱告到神裏面,接受聖靈作生命的供應

我們若要享受這複合的膏油,就必須把自己禱告到神裏面。在路加十一章,耶穌在一個地方禱告,禱告完了,有一個門徒對祂說,“主啊,教導我們禱告,像約翰教導他的門徒一樣。”(1)。於是,主教導他們如何禱告(2~4),然後主對他們說,“你們中間誰有一個朋友,半夜到他那裏去,說,朋友,請借給我三個餅;因爲我有一個朋友行路來到我這裏,我沒有什麼可以給他擺上。那人在裏面回答說,不要攪擾我,門已經關閉,孩子們也同我在牀上了,我不能起來給你。我告訴你們,雖不因他是朋友起來給他,但因他情辭迫切的直求,就必起來,照他所需用的給他。我又告訴你們,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因爲凡求的,就得着;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5~10)

接着主又說,“你們中間作父親的,誰有兒子求魚,反拿蛇當魚給他?或求雞蛋,反給他蠍子?你們雖然不好,尚且知道把好東西給兒女,何況天上的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祂的人麼?”(11~13)餅代表地上的豐富;魚代表海里的豐富;雞蛋代表空中與地上之物的豐富。因此,餅、魚、雞蛋,代表地上、水裏、空中的豐富,而聖靈是這些豐富的總和。這給我們看見,基督那追測不盡的豐富,都具體化並實化在複合的靈裏。我們需要把自己禱告到神裏面,我們就能得着複合膏油的生命供應。我們要這樣簡單的禱告:“父啊,把那靈賜給我,把餅、魚和雞蛋給我,使我能餵養那些我所照顧的人。”主不會給我們蛇,不會給我們蠍子,我們只要向祂求,求祂把餅、魚和雞蛋給我們。在路加福音生命讀經第二十七篇裏,李弟兄根據路加十一章一至十三節,強調我們需要把自己禱告到神裏面,接受祂的豐富,就是化身在祂靈裏的豐富。當我們接受聖靈作我們生命的供應(由餅、魚和雞蛋所表徵),我們就能餵養自己,也能餵養一切受我們照顧的人(參二六四至二七〇頁)。

此外,聖膏油也是爲着建造基督身體的祭司職分。李弟兄在“基督徒的生活”一書中說到:“在複合的靈裏,我們也有基督的死、基督之死的功效、基督的復活、和基督復活的驅除能力。複合的靈乃是這一切項目的總和。神、父神、子神、靈神、拔高的人、基督的死、基督之死的功效、基督的復活、基督復活的大能,都復合在一起,調和在一起,成爲複合的賜生命之靈。

“今天神在哪裏?我們必須說,‘在那靈裏。’父在哪裏?‘在那靈裏。’子在哪裏?‘在那靈裏。’靈在哪裏?‘在那靈裏。’拔高的人在哪裏?‘在那靈裏。’基督的死在哪裏?‘在那靈裏。’基督之死的功效在哪裏?‘在那靈裏。’基督的復活在哪裏?‘在那靈裏。’基督復活的大能在哪裏?‘在那靈裏。’因此,我們若有那靈,我們就有一切。

“我們必須看見,若沒有那靈,我們就不能經歷神在祂經綸裏的任何事物。沒有那靈,就沒有父神。沒有那靈,就沒有子神。沒有那靈,就沒有靈神。沒有那靈,就沒有拔高、得榮的人。沒有那靈,就沒有基督的死。沒有那靈,就沒有基督之死的功效。沒有那靈,基督的死在時間和空間上都離我們很遠。但有了那靈,基督的死就在這裏殺死我們,釘死我們的舊人。沒有那靈,就沒有復活。沒有那靈,就沒有救恩。沒有那靈,就沒有重生。沒有那靈,就沒有更新。沒有那靈,就沒有聖別。沒有那靈,就沒有變化。沒有那靈,就沒有模成。沒有那靈,就沒有得榮。在這宇宙中,神經綸裏每一件積極的事物,都復合在那靈裏。今天因着神的光照,我們能看見那靈的包羅一切。

“那靈乃是神、三一神、拔高的人、基督的死、這死的功效、基督的復活以及復活大能的總和。這就是爲什麼新約吩咐我們,要憑靈而活,憑靈而行(加五16、25),並且凡事照着靈而行(羅八4)。我們要高舉基督、彰顯基督、顯出基督、並活基督,唯一的路乃是照着靈生活、行動、行事。我們若憑自己愛別人,我們就是高舉自己。若是基督在我們裏面、並藉着我們愛別人,祂就被高舉。”(一二七至一二八頁)。

如今那靈在我們的靈裏。我們有那靈,就有真正的基督徒生活,來過召會生活,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

我們獨一的需要—經過過程、終極完成的三一神作爲包羅萬有、賜生命的靈

約伯記生命讀經第十九篇的題目是:“我們獨一的需要—經過過程、終極完成的三一神作爲包羅萬有、賜生命的靈”。該篇信息的開頭論到“我們充盈豐富之神的成分”,有以下的話:“今天我們的神不再是‘生的’神,乃是經過過程的神。神造了人之後,這位‘生的’神,尚未經過過程的神,一直在觀察、試驗、驗證人類,但還未採取行動。然後有一天,祂開始經過一個過程。這過程的每一步都成了那靈的成分,那靈乃是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之三一神的終極完成。

“這些成分包括成爲肉體、人性生活、釘死、復活、昇天和降下。神在永遠裏就有神性的成分,但沒有人性和人性生活的成分。藉着成爲肉體,祂就加上了人性的成分。隨後有基督的人性生活,以及祂在十字架上包羅萬有之死的重要成分。接着又有復活的成分;復活乃是經過死,卻不被死拘禁。藉着復活,基督生爲神的長子(羅八29);藉着復活,祂也成爲賜生命的靈(林前十五45下);不僅如此,在基督的復活裏,一切神所揀選的人,都重生爲神的衆子(彼前一3)。祂的昇天是另一個成分;基督在祂的昇天裏,是超越的。祂超乎萬有,萬有現今都服在祂的腳下(弗一19~23)。末了的成分,乃是基督的降下作爲包羅萬有的靈,以產生召會,就是祂的身體。

“我們思想這一切的成分,就能看見,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遠比‘生的’神豐富。當然,尚未經過過程的神有神聖的屬性,也可視爲一項成分,但如今祂也有成爲肉體、人性生活、包羅萬有的死、分賜生命併產生生命的復活、昇天、降下等成分,結果便產生了身體。今天我們的神是何等的豐富!祂的豐富是充盈的、洋溢的。祂作爲那靈,就是三一神的終極完成,對我們乃是一切。”(一二二至一二三頁)

“作基督徒不僅困難,而且不可能。唯有那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作爲包羅萬有之靈的三一神活在我們裏面,這一位才能作基督徒。

“讚美主,不是我們需要履行新約的要求,乃是那靈在我們裏面履行這些要求。我們不該靠自己作事,只該享受祂的活着和祂的作工。唯有那靈能作基督徒;唯有那靈能作得勝者。請記住,那靈就是我們的神、我們的父、我們的主、我們的救贖主、我們的救主、我們的牧人、我們的生命和生命的供應。

“那靈對我們過基督徒的生活乃是一切。基督徒的生活完全是在於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作爲包羅萬有的靈。在這靈裏,我們有父、子、靈。我們在這靈裏,就在父、子、靈裏(太二八19)。我們今天所有的是怎樣的神?我們的神乃是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就是終極完成、包羅萬有的靈,來作我們基督徒生活的一切。當我們有需要或有所不能時,我們能提醒祂。當我們面對困難的環境時,我們能向祂訴說。然後祂這活在我們裏面的一位,就會進來面對環境,作所需要作的一切。”(一二五至一二六頁)

“終極完成”這辭不僅是指完成,更是指產生出果子。那靈乃是三一神經過過程所產生極其豐富充盈的果子。三一神的集大成與總和就是那靈;所以,在那靈裏有三一神的三者,就是父、子、靈,帶着神所經過一切過程作爲成分。

三一神如今正在作到我們裏面,祂不再是“生的”神,乃是終極完成的神。我們要看見我們是生在一個極其重要的時代,這位終極完成的神活在我們靈裏。作基督徒唯一的需要,就是需要經過過程、終極完成的三一神,作爲包羅萬有賜生命的靈;這靈就是我們所需要的一切。我們中心的需要,就是終極完成的三一神作爲那靈,帶着祂一切豐富的供應。如今那靈在我們裏面,在生命、性情、素質上要與我們成爲一,我們也要與祂成爲一。我們需要對此有清楚的異象。

今天,這位經過過程終極完成的三一神,作爲包羅萬有賜生命的靈,作爲複合的靈,作爲聖膏油的實際,在我們靈裏生活、工作、行動;祂還要擴展而充滿我們的魂,甚至浸透而榮化我們的身體,使我們衆人成爲基督的新婦。

在出埃及三十章裏複合膏油(聖膏油)之預表的意義,比創造宇宙的意義更大

在出埃及三十章裏複合膏油(聖膏油)之預表的意義,比創造宇宙的意義更大(22~25)。科學家、太空人都在研究宇宙,但是出埃及記裏複合膏油所預表的意義,比創造宇宙的意義更大。撒迦利亞十二章一節說到,神“鋪張諸天、建立地基、造人裏面之靈”。天是爲着地,地是爲着人,人有靈乃是爲着神。人的靈是爲着神,這位神是一位特別的神,是複合的神。宇宙被創造的原因,就是爲使我們能在靈裏享受這位經過過程、複合的神。

聖膏油,就是橄欖油與四種香料復合成的膏油,乃是耶穌基督之靈完滿的預表,這靈就是基督藉着死與復活成了那經過過程的三一神複合、包羅萬有、賜生命的靈

聖膏油,就是橄欖油與四種香料復合成的膏油,乃是耶穌基督之靈完滿的預表,這靈就是基督藉着死與復活成了那經過過程的三一神複合、包羅萬有、賜生命的靈(出三十22~25,林前十五45,約七39,腓一19)。慕安得烈在“基督的靈”第五篇論到主成爲賜生命的靈,成爲那得着榮耀之耶穌的靈,乃是“進入一個新的生存時期”(三九頁)。

這複合膏油的成分意義如下

這複合膏油的成分意義如下:

流質的沒藥是埋葬時所用的香料,表徵基督寶貴的死

流質的沒藥是埋葬時所用的香料(約十九39),表徵基督寶貴的死(羅六3)。羅馬六章三節說,“豈不知我們這浸入基督耶穌的人,是浸入祂的死麼?”當星象家到襁褓中的主這裏來時,所獻的禮物其中一樣乃是沒藥(太二11);當主在十架上受死時,有人拿沒藥調和的酒當作止痛劑給祂,祂卻不接受(可十五23);爲着埋葬主,尼哥底母帶着沒藥與沉香調和的香料,約有一百磅,要來膏祂的身體(約十九39)。這表徵基督從馬槽到十字架,都是過沒藥的生活,就是被釘死的生活。這樣的一位基督如今活在我們裏面。

以賽亞五十三章二節說,“祂在耶和華面前生長如嫩芽,像根出於乾地。”四十二章四節卻說,“祂不灰心。”曾經在我很灰心的時候,這句話浮現,成了我的鼓勵。主在地上生活時,從來不灰心。主不仰望祂環境裏的任何東西叫祂喜樂。祂像根出於乾地,在祂眼中一切都是乾地,祂的周圍都是乾地;祂乃是生根於父神,父神是祂唯一的滿足。因着主不從環境得滿足,祂永遠不灰心,不失望,也不喪膽(參倪柝聲文集第一輯第十七冊,二〇五至二〇六頁)。

沒藥也用作止痛劑,以減輕死亡的痛苦;主耶穌被釘十字架時,有人拿沒藥調和的酒給祂,要減輕祂的痛苦

沒藥也用作止痛劑,以減輕死亡的痛苦;主耶穌被釘十字架時,有人拿沒藥調和的酒給祂,要減輕祂的痛苦(可十五23)。每一天,我們都要享受複合膏油裏的沒藥。加拉太六章十七節說,“從今以後,人都不要攪擾我,因爲我身體上帶着耶穌的烙印。”烙印乃是打在奴僕身上的印記,指明奴僕屬於他們的主人。在保羅的經歷裏,這烙印是指他在盡職過程中被石頭打、被鞭打所留下的傷痕。在保羅身上有耶穌的烙印,指明他所過的生活有耶穌生活的特徵;保羅所過的是沒藥的生活,像主耶穌一樣。保羅像主耶穌那樣行神的旨意,只尋求神的榮耀,服從神,順從神以至於死。他怎麼能夠作得到呢?因爲他靈裏有聖膏油的沒藥成分。

沒藥也能用來治好身體不當的分泌;在我們的人生中,有許多不當的分泌物,但主在十字架上的死治好了這個難處

沒藥也能用來治好身體不當的分泌;在我們的人生中,有許多不當的分泌物,但主在十字架上的死治好了這個難處。有時我們的肉身會有不當的分泌,使我們散發難聞的氣味;那是在肉身一面。在心理一面,當我們不在那靈裏時,我們也會有不當的分泌。我們需要經歷複合之靈裏沒藥醫治的功效,好使我們散發基督的馨香之氣,讓人從我們身上聞到基督。

香肉桂表徵基督之死的甜美與功效

香肉桂表徵基督之死的甜美與功效(羅八13)。基督需要我們的合作,好使我們享受祂死的甜美與功效。保羅說,“你們若靠着那靈治死身體的行爲,必要活着。”(13)請注意這裏不是說“那靈若治死你們身體的行爲”,而是說“你們若靠着那靈治死身體的行爲”。“你們若靠着那靈”,表明那靈需要我們的合作;不是只有我們,也不是只有那靈,而是我們靠着那靈。

肉桂可以用爲增強衰弱心髒的處方

肉桂可以用爲增強衰弱心髒的處方。當我們應用基督的死到我們裏面,我們的心就得着增強。

當我們在那靈裏應用主的死到我們內裏的所是裏,我們的心就會被增強,使我們在主裏快樂歡喜

當我們在那靈裏應用主的死到我們內裏的所是裏,我們的心就會被增強,使我們在主裏快樂歡喜(腓四4,尼八10)。保羅說,“你們要在主裏常常喜樂。”(腓四4上)他沒有停在這裏,而是接着說,“我再說,你們要喜樂。”(4下)他還說,“你們要在主裏喜樂。把同樣的話寫給你們,於我並不爲難,於你們卻是妥當。”(三1)保羅的意思是:“我叫你們要在主裏喜樂,這是妥當的。因爲你們若在主裏喜樂,你們就會有一切神聖屬性與祂人性美德的調和。”(參四8)在主裏喜樂的關鍵,就在於得着神豐富屬性的全備供應,藉着我們的人性美德彰顯出來。我們不是偶爾在主裏喜樂,乃要在主裏常常喜樂。我們要常常問自己:現在我在主裏喜樂麼?現在我能不能說“讚美主”?我們要禱告:“主啊,提醒我讚美你。一天之中,常常提醒我讚美你。”耶和華的喜樂是我們的力量(尼八10);當我們享受祂時,祂就是我們的力量。

香菖蒲,出自一種在沼澤或泥濘之處往上生長的蘆葦,表徵基督寶貴的復活

香菖蒲,出自一種在沼澤或泥濘之處往上生長的蘆葦,表徵基督寶貴的復活(弗二6,西三1,彼前一3)。我們要享受香菖蒲所表徵之基督寶貴的復活。耶利米落在極深的坑裏,就呼求神的名,他說,“求你不要掩耳不聽我的呼吸,我的呼籲。”(哀三56)當我們在極低的光景中,往往會分析爲何落到這樣的境地,該怎樣才能從深牢裏出去。我們若如此分析,就會落到心思裏。此時,我們要呼求主的名;那是我們屬靈的呼吸,使我們能取用複合的靈,而經歷基督的復活,叫我們蒙拯救。

桂皮,古時用以驅逐蛇蟲,表徵基督復活的驅逐大能;桂皮驅逐一切邪惡的“昆蟲”,特別是古蛇魔鬼

桂皮,古時用以驅逐蛇蟲,表徵基督復活的驅逐大能;桂皮驅逐一切邪惡的“昆蟲”,特別是古蛇魔鬼(腓三10)。

橄欖油作爲複合膏油的基本成分,表徵神的靈是複合之靈的基礎

橄欖油作爲複合膏油的基本成分,表徵神的靈是複合之靈的基礎(創一2)。

四這數字表徵以人爲首的受造之物,一這數字表徵獨一的神,所以,四種香料表徵在神創造裏基督的人性,一欣橄欖油表徵獨一的神帶着祂的神性;因此,橄欖油與四種香料相調,表徵在複合的靈裏,神與人,神性與人性的複合、調和

四這數字表徵以人爲首(26)的受造之物(結一5),一這數字表徵獨一的神(申四35,提前二5),所以,四種香料表徵在神創造裏基督的人性,一欣橄欖油表徵獨一的神帶着祂的神性;因此,橄欖油與四種香料相調,表徵在複合的靈裏,神與人,神性與人性的複合、調和(利二4與注2)。何等美妙,我們有神與人,神性與人性的複合、調和。在這複合的靈裏,我們有全備的神,帶着祂一切豐富的屬性,彰顯在祂芬芳的美德里。

預備橄欖油和四種香料,都必須經過壓榨或切割的過程,表徵神的靈藉着基督的受苦,成了基督的靈

預備橄欖油和四種香料,都必須經過壓榨或切割的過程,表徵神的靈藉着基督的受苦(太二六36)成了基督的靈(羅八9)。“客西馬尼”(太二六36)意即榨油機;主在那裏受壓榨,流出油(聖靈)來。

不僅如此,四種香料的分量有三個完整的五百舍客勒單位,中間的五百舍客勒分開爲兩半,表徵在復活裏的三一神,第二者(子)藉着在十字架上的死“分開了”

不僅如此,四種香料的分量有三個完整的五百舍客勒單位,中間的五百舍客勒分開爲兩半,表徵在復活裏的三一神,第二者(子)藉着在十字架上的死“分開了”。“三”是三一神的數字,也是復活的數字;三一神乃是在復活裏。

在聖經裏,五是負責任的數字,因此,複合膏油的五種元素以及四種香料的三個五百舍客勒單位,表徵三一神在復活裏作爲大能、能力,爲着擔負責任

在聖經裏,五是負責任的數字(太二五2與注1),因此,複合膏油的五種元素以及四種香料的三個五百舍客勒單位,表徵三一神在復活裏作爲大能、能力,爲着擔負責任。我們經常覺得無法承擔責任,然而我們有三一神作爲那靈,在我們的靈裏。我們要經歷祂在我們裏面、藉着我們、憑着我們、並透過我們來擔負責任。

三和五這兩個數字與神的建造有關,所以複合膏油中這兩個數字,表徵複合的靈裏有神建造的元素

三和五這兩個數字與神的建造有關(見創六15注2),所以複合膏油中這兩個數字,表徵複合的靈裏有神建造的元素。

基於前述意義,四種香料與橄欖油復合成一種膏油,表徵藉着基督的成爲肉體、人性生活、釘十字架、復活和昇天等過程,上述元素就與神的靈調和,產生複合的靈,爲着建造神永遠的居所

基於前述意義,四種香料與橄欖油復合成一種膏油,表徵藉着基督的成爲肉體、人性生活、釘十字架、復活和昇天等過程,上述元素就與神的靈調和,產生複合的靈,爲着建造神永遠的居所。

複合的膏油,就是聖膏油,用以膏抹帳幕及其一切器物、祭壇和壇的一切器具、洗濯盆和盆座以及祭司,使這一切成爲聖別,分別爲聖歸與神,爲着祂神聖的定旨

複合的膏油,就是聖膏油,用以膏抹帳幕及其一切器物、祭壇和壇的一切器具、洗濯盆和盆座以及祭司,使這一切成爲聖別,分別爲聖歸與神,爲着祂神聖的定旨(出三十26~30,彼前一2,林前六11,羅十五16)。

這膏油表徵三一神藉着基督的成爲肉體、釘死與復活,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爲包羅萬有複合的靈,臨到蒙祂揀選並救贖的人,以祂自己膏抹他們,使祂自己與他們成爲一,並使他們與祂成爲一

這膏油表徵三一神藉着基督的成爲肉體、釘死與復活,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爲包羅萬有複合的靈,臨到蒙祂揀選並救贖的人,以祂自己膏抹他們,使祂自己與他們成爲一,並使他們與祂成爲一(約二十22,約壹二20、27,林後一21,林前六17)。這就是三一神所作的:祂是以祂自己膏抹我們。

這樣的膏抹既是複合的靈在我們裏面的運行,就實施在我們身上,且將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之三一神的一切成分,加到我們裏面的所是裏,使我們裏面的人憑神聖的元素在神聖的生命裏得以長大,並使我們與神調和爲一

這樣的膏抹既是複合的靈在我們裏面的運行,就實施在我們身上,且將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之三一神的一切成分,加到我們裏面的所是裏,使我們裏面的人憑神聖的元素在神聖的生命裏得以長大,並使我們與神調和爲一(西二19)。

在身體生活中,我們要“持定元首”(19上)。持定元首就是不斷緊密的聯於元首基督,以祂爲主、爲君王、爲元首。當我們一直緊密的聯於基督這元首,結果就是“本於祂,全身藉着節和筋,得了豐富的供應,並結合一起,就以神的增長而長大”(19下)。事實上,神在自己裏面並不需要長大,但神在我們裏面需要長大。我們要求主天天在我們裏面長大;我們要禱告:“主啊,求你每天賜給我在你裏面該有的長大。”

羅馬八章六節說,“心思置於肉體,就是死;心思置於靈,乃是生命平安。”我們要將心思置於調和的靈。這靈乃是三一神作爲終極完成、複合的那靈與我們的靈調和成爲一靈。當我們將心思置於靈,就有生命平安。無論我們作任何事,去任何地方,或有任何行動,我們不是憑着對錯,乃是憑着生命與平安。我們乃是讓生命與平安來管治一切。生命、平安與死相對。當我們將心思置於靈,就有生命與平安。整座新耶路撒冷乃是生命的城,而耶路撒冷意即平安的根基(參來七2)。所以,當我們將心思置於靈,我們的心思就成爲新耶路撒冷內在的部分。

聖膏油僅僅爲着一個目的,就是膏抹神的居所和祭司體系;因此,唯有爲着神的居所和祭司體系的人,才能享受複合、包羅萬有的靈

聖膏油僅僅爲着一個目的,就是膏抹神的居所和祭司體系(參彼前二5);因此,唯有爲着神的居所和祭司體系的人,才能享受複合、包羅萬有的靈。我們若要爲着神的居所獻上自己,只要簡單的禱告說,“主啊,使我對你身體的建造,就是你居所的建造有負擔。”此外,我們也要在祭司體系裏;唯有在這神聖奧祕的事奉裏,我們才能享受複合的靈,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我們若與基督的身體分開,與祭司的事奉隔絕,就無法享受複合膏油的塗抹。相信我們的經歷可以見證這事。即使我們在聚會之前與聖徒配搭一同排椅子,也能享受複合膏油的塗抹,因爲我們是實際的爲着神的居所在祭司體系裏事奉神。

“這油要世世代代歸我爲聖膏油。不可倒在一般人的身上(直譯,肉體上),也不可按這些成分,調製與這相似的;這膏油是聖的,你們也要以爲聖”

“這油要世世代代歸我爲聖膏油。不可倒在一般人的身上(直譯,肉體上),也不可按這些成分,調製與這相似的;這膏油是聖的,你們也要以爲聖。”(出三十31~32)創世記六章三節第一注說到:“在人第一次的墮落裏,人沒有運用他的靈(見三6注1);在第二次的墮落裏,人過度運用他的魂,發明瞭新的宗教(見四3注1)。在第三次墮落裏,人濫用墮落的身體而成了肉體,滿了情慾、淫亂和強暴(六2、5、11)。墮落的肉體是神最強硬、最邪惡的仇敵(羅七5~八13),徹底並絕對爲神所恨惡。”爲這緣故,聖膏油不可以倒在人的肉體上。

人的肉體是指舊造裏墮落的人;那些照着肉體,照着舊人生活行動的人,就與包羅萬有的靈無分

人的肉體是指舊造裏墮落的人(創六3,加二16);那些照着肉體,照着舊人生活行動的人,就與包羅萬有的靈無分。

不可按膏油的成分,調製與這相似的,這意思是說,我們不該憑天然生命的努力,模仿任何屬靈的美德,就是複合之靈的果子

不可按膏油的成分,調製與這相似的,這意思是說,我們不該憑天然生命的努力,模仿任何屬靈的美德,就是複合之靈的果子(五22~23)。屬靈的美德不是模仿得來的。我們只要享受那靈,享受複合的靈作聖膏油,自然就會有那靈的果子,就是愛、喜樂、和平、恆忍、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22~23)。

“凡調製與這相似的,或將這膏油膏在凡俗的人身上的,這人要從民中剪除”

“凡調製與這相似的,或將這膏油膏在凡俗的人身上的,這人要從民中剪除”(出三十33)。

這裏凡俗的人指不是祭司的人

這裏凡俗的人指不是祭司的人。

在神眼中,凡照着肉體,照着舊人而活的,都被視爲凡俗的人

在神眼中,凡照着肉體,照着舊人而活的,都被視爲凡俗的人(參弗四17~21)。雖然我們是信徒,有神的生命在裏面,但如果我們照着肉體而行,在神眼中就被視爲凡俗的人,也就是外人。保羅在以弗所四章十七至十八節囑咐聖徒:“你們行事爲人,不要再像外邦人在他們心思的虛妄裏行事爲人。他們在悟性上既然昏暗,就因着那在他們裏面的無知,因着他們心裏的剛硬,與神的生命隔絕了。”這指明當我們在心思的虛妄裏行事爲人,我們在神眼中就是外人,甚至與神的生命隔絕了。換句話說,信徒若是忽略那靈而生活行動,就有可能變得跟不信者一樣。因此,我們絕不能忽略那靈;一天過一天,我們必須獻上自己來享受那靈。在二十至二十一節,保羅勸聖徒們要照着“那在耶穌身上是實際者”來學基督。那在耶穌身上是實際者,是指耶穌一生的真實光景,如四福音所記載的。耶穌在生活中總是在神裏面,同着神並爲着神行事。神是在祂的生活中,並且祂與神是一。這就是在耶穌身上是實際者。我們信徒既憑基督作我們的生命得了重生,並在祂裏面受過教導,就照着那在耶穌身上是實際者學了基督。我們不是學習一些關於基督的事,乃是藉着享受基督作包羅萬有複合的靈,就是我們靈裏的聖膏油,主觀的學基督。

橄欖油所表徵神的靈不再僅僅是油,如今它乃是復合着一些成分的油;關於這點,約翰七章三十九節說,“耶穌這話是指着信入祂的人將要受的那靈說的;那時還沒有那靈,因爲耶穌尚未得着榮耀”

橄欖油所表徵神的靈不再僅僅是油,如今它乃是復合着一些成分的油;關於這點,約翰七章三十九節說,“耶穌這話是指着信入祂的人將要受的那靈說的;那時還沒有那靈,因爲耶穌尚未得着榮耀。”

這意思是,主得着榮耀(就是祂的復活)以前,還沒有複合的靈;乃是基督復活以後,這靈的複合或調和,才得以完成

這意思是,主得着榮耀(就是祂的復活—路二四26)以前,還沒有複合的靈;乃是基督復活以後,這靈的複合或調和,才得以完成。

當這靈還是神的靈,祂只有神聖的元素;當祂藉着基督的成爲肉體、釘十字架並復活,成了耶穌基督的靈之後,祂就兼有神聖與屬人的元素,連同基督成爲肉體、釘十字架和復活的一切素質和實際

當這靈還是神的靈,祂只有神聖的元素;當祂藉着基督的成爲肉體、釘十字架並復活,成了耶穌基督的靈之後,祂就兼有神聖與屬人的元素,連同基督成爲肉體、釘十字架和復活的一切素質和實際。

如今這聖膏油所預表之包羅萬有複合的靈,乃是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就是基督身體的供應,藉此我們能在身體裏、藉着身體、並爲着身體,活基督,以顯大基督

如今這聖膏油所預表之包羅萬有複合的靈,乃是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就是基督身體的供應,藉此我們能在身體裏、藉着身體、並爲着身體,活基督,以顯大基督(腓一19~21上)。我們必須採取一個地位,就是在身體裏、藉着身體、並爲着身體來服事主。此外,我們也需要身體衆肢體的禱告。保羅說他是藉着衆聖徒的祈求,得着耶穌基督之靈的全備供應(19)。這不是爲着個人的屬靈,乃是爲着事奉的祭司體系,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在帖前五章二十五節,保羅說,“弟兄們,請爲我們禱告。”這給我們看見,藉着聖徒的禱告,耶穌基督之靈全備的供應就傳輸給我們。

我們這些信徒都已經被複合的膏油,就是包羅萬有的靈所膏抹;詩篇一百三十三篇二節描述膏油如何從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這表徵整個基督的身體都被那靈所膏抹

我們這些信徒都已經被複合的膏油,就是包羅萬有的靈所膏抹;詩篇一百三十三篇二節描述膏油如何從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這表徵整個基督的身體都被那靈所膏抹。亞倫預表基督作大祭司(來五4~5),亞倫的衣服預表召會,基督的身體。油從亞倫的頭上流到他的衣襟,表徵頭與身體,基督與召會,都在神上好之油的膏抹下(來一9,林後一21)。

一的立場就是經過過程的三一神這聖膏油,複合的靈,應用到我們身上

一的立場就是經過過程的三一神這聖膏油,複合的靈,應用到我們身上(詩一三三1~3)。詩人描述信徒在一里的光景說,“看哪,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何等的美!這好比那上好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流到鬍鬚,又流到他的衣襟。”(1~2)這裏用“何等”來說到善和美,表明在一里的善和美是無法估計的。這詩意的描述,也表明一的立場就是經過過程的三一神,作爲複合的靈,就是聖膏油的實際,應用到我們身上。

我們要被膏油所“油漆”,就必須與召會是一;這樣,我們自然就享受到膏油和其中各種成分的塗抹;取用這膏油所產生的一,是何等的奇妙

我們要被膏油所“油漆”(約壹二20、27),就必須與召會是一;這樣,我們自然就享受到膏油和其中各種成分的塗抹;取用這膏油所產生的一,是何等的奇妙!如果我們要被膏油所“油漆”,就必須與召會是一,總要說召會的好話。在我們身上應當有一個標示寫着:“油漆未乾。”在我們身上的“油漆”應當是新鮮、未乾的,因此是會“傳染”的;人一摸到我們,就會被抹上同樣的“油漆”。

本篇信息說到聖膏油,下一篇信息會說到複合的靈。複合的靈與聖膏油,可說是同義辭。在下一篇信息,我們要從另一個角度來看複合之靈的全貌(E. M.)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6-01-10 22:15:00
觀看數 :
3,572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