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金香壇
  • 3,262 views,
  • 2016-01-07,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訓練的目的是訓練我們不再以天然的方式行事,乃要在靈裏憑着神聖的生命,與基督聯結而行事。在一年兩次的訓練和一些年度的特會裏,似乎有一種習慣,就是釋放信息之後,多是年輕的聖徒起來分享,而較年長的聖徒沒有動靜。年輕的弟兄姊妹裏面應該有感覺,對某些信息他們不需要說什麼,因爲這樣的話不該由他們來印證。例如,這次訓練第四篇信息包含了極其重大、令人驚歎的啓示,論到新的復興的三個元素,由金燈臺所描繪。那樣的信息需要一些較爲老練的弟兄姊妹來印證,這些弟兄姊妹必須對信息有相當的看見並摸着。在這樣的訓練中,較年輕的弟兄姊妹裏面有衝動要分享時,應當稍微停頓一下,轉回靈裏,抗拒天然的生命;較年長的聖徒,也要操練不因天然個性的攔阻,而不說什麼。主知道,基督的身體也知道,我們寶貝年輕人,願意傾倒全人成全他們。然而,他們需要接受嚴肅的提醒,知道自己還年輕。在這樣的訓練中,有些話語是需要身體裏較爲老練的肢體來印證的。所以,我們都需要受主的訓練,不照着我們天然的生命,不憑我們天然的個性、習慣而行,乃要與主是一。如果我們想說話,但主不說,我們就要停下來;如果主要說,我們就願意操練我們的信心,爲祂說一點話,使衆人得建造。

 

宇宙中最大的事

金香壇在舊約裏的預表是深奧的,金香壇在新約裏的實際是美妙的,而關於金香壇的話語職事是富於光照的。我要引用出埃及記生命讀經第一百四十七篇裏一句很值得注意的話:“我們研究香壇時,乃是研究宇宙中最大的事。”(一八二八頁;亦見於新約總論第十四冊,一八八頁)。這話並沒有誇大。我信靠這話,因爲知道是誰說的;我也相信這話,因爲我如今知道這話是真的。

是什麼使金香壇成爲宇宙中最大的事呢?這話有其背景。金香壇預表基督作代求者,不是表徵基督的禱告,乃是表徵禱告、代求的基督。希伯來七章二十五節說到基督在祂天上的職事裏是長遠活着,爲我們代求。羅馬八章三十三至三十四節說,“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有神稱我們爲義了。誰能定我們的罪?有基督耶穌已經死了,而且已經復活了,現今在神的右邊,還爲我們代求。”啓示錄這卷書啓示,基督乃是按照神永遠經綸之神聖行政的中心。昇天的人子得着了天上地上所有的權柄(太二八18),祂正在整個宇宙中,施行神管理的行政,以成就神心頭的願望。這行政的施行,在於那唯有在金香壇才能獻上的禱告。基督作爲元首,爲着施行神的行政正在禱告;但歷世紀以來,祂一直在等待從祂身體的肢體得到足夠的迴應。在金香壇所獻上的禱告,乃是團體基督的禱告。是頭在禱告,也是身體在禱告,是頭和身體作爲一個團體的人位在禱告。這樣的禱告要管治整個宇宙。

我們若從主領受光,不與這光爭辯,而讓這光滲透到我們裏面,就會承認,今天大多數基督徒的禱告,包括我們自己的禱告,都是在外院子燔祭壇那裏的禱告,而不是在帳幕裏,在成肉體之神裏的禱告。那些在外院子求赦免、求潔淨、應用祭物的禱告,雖然是真正的禱告,卻是膚淺的。甚至在我們中間,只有很少數人有在金香壇的禱告;我們許許多多的禱告都是天然的。然而,主要帶我們往前。就在這個時候,祂正在爲我們代求,祂知道這個需要何等急切。我們很容易從情感裏說出或唱出這樣的話:“主啊,我願你來!”但我們對於爲着使主回來所需要那種迫切的禱告,卻可能一無所知。

金香壇之位置的奧祕

金香壇的位置相當奧祕,也可以說是模棱兩可。有人會問:金香壇不是在聖所裏,正如陳設餅的桌子和燈臺在聖所裏一樣麼?我同意金香壇的位置是在聖所,但我必須指出,金香壇不是像桌子和燈臺那樣。出埃及三十章六節說,“要把壇放在見證櫃前的幔子外,對着見證櫃上的遮罪蓋,就是我要與你相會的地方。”這指明金香壇很靠近幔子,且是聯於見證的櫃。四十章二十六節說到,摩西要“把金壇安放在會幕內的幔子前”,但同一章五節卻說,“把燒香用的金壇放在見證的櫃前。”香壇就物質一面說是在聖所裏,卻是以一種內在的方式聯於至聖所,聯於見證的櫃。

希伯來九章三節末了說到“至聖所”,四節開頭接着就說“有金香壇”。關於“至聖所有金香壇”,恢複本聖經在此有一個很重要的註解,給我們看見金香壇的功用事實上是聯於見證的櫃,聯於至聖所(見4注1)。從經歷上說,我們進入神的旅程,是開始於外院子的燔祭壇,在那裏我們應用基督作一切的祭物,也經歷平安祭的灑血,使我們有平安。經過洗濯盆的洗滌,我們就進入聖所,吃陳設餅並經歷燈臺的光;之後我們進入至聖所,在見證櫃上的遮罪蓋這裏直接接觸主,瞻仰祂的榮耀,祂也與我們來往,給我們指引。然後,我們受引導,在金香壇這裏禱告。

我們必須看見金香壇的異象

我們必須看見金香壇的異象(出三十1~10)。本篇信息有兩大段,第一大段說到我們必須看見金香壇的異象,第二大段說到我們必須經歷金香壇。主知道本篇信息是爲着整個身體,我們應當作爲身體上的肢體來聽信息,並相信實際的靈會按照我們各人的情形,讓我們領受其中一些內容。

我們要從看見異象開始。出埃及記生命讀經第一百三十八篇有話說,“絕不要低估正確看見一件事情的價值;這個看見會改變我們,影響我們全人。”(一七四二頁)所以不要太急着進到經歷的一面。至少在原則上,你若沒有異象而試着經歷,你就只會有對自己的經歷。真實的經歷乃是經歷異象向你陳明的,這就是爲什麼在以弗所一章,先有求啓示的禱告(17~18),到三章纔有求經歷的禱告(14~19)。

香壇表徵基督作代求者,維持神和祂子民之間的關係

香壇表徵基督作代求者,維持神和祂子民之間的關係(來七25,羅八34)。香壇預表基督作那爲我們禱告的一位,基督是那正在代求的一位。

香壇是基督身位的預表

香壇是基督身位的預表(出三十1~3)。

香壇表徵基督在禱告,基督在代求

香壇表徵基督在禱告,基督在代求(約十七)。現在我們專注的來看這一個人位,接下來我們會進一步來看團體基督的禱告生活。我們要領悟:我們正在成爲這一個人位的擴大。團體的基督正在地上禱告,要釋放昇天的基督在諸天之上的禱告。我們的神正在等待這樣的禱告,祂渴望得着這樣的禱告。

我們並不是僅僅囑咐人要禱告,那不會成就什麼事。本篇信息的目標,是要叫我們有一顆單純的心,願意在個人一面,並在團體一面有所學習;願意接受我們該有的經歷,使我們能成爲正確的人,在金香壇這裏禱告。這是一個可以達到的目標。我們仰望膏抹的靈,把這一個作到我們裏面。如果你要在這件事上有正確的奉獻,你要說,“主,我把自己交給你,讓你在我身上,也在我裏面作工,使我成爲身體上一個能在金香壇禱告的肢體。”我們已往有太多不是禱告的禱告,太多不是奉獻的奉獻;真正的奉獻,是同意主在我們身上作工。

香壇是推動帳幕裏和外院子一切其他地方之活動的地方;基督代求的生活推動我們來經歷祭壇、洗濯盆、桌子、燈臺和約櫃

香壇是推動帳幕裏和外院子一切其他地方之活動的地方;基督代求的生活推動我們來經歷祭壇、洗濯盆、桌子、燈臺和約櫃(來七25)。在經歷一面,金香壇的禱告使人來到外院子的祭壇那裏,相信並接受基督作贖罪祭。香壇的禱告推動信徒,使他們對主和召會生活有渴慕。當香壇的禱告得着答應時,信徒就被推動,願意經歷第二層幔子的裂開,而進入至聖所。信徒一切的經歷,都是由這一個禱告來推動;甚至當我們正在交通這件事時,還需要基督爲我們衆人代求,好推動我們往前。

神在宇宙中之行政的執行中心,乃是啓示錄八章裏的香壇

神在宇宙中之行政的執行中心,乃是啓示錄八章裏的香壇。三至五節啓示基督作爲另一位天使,把香加到聖徒的禱告裏。祂從祭壇(十字架)那裏取了火來燒香,這香就是昇天的基督,加到聖徒的禱告裏,使神得滿足,也使聖徒的禱告有功效。主作爲另一位天使,把禱告和香獻給寶座上的神時,寶座立刻有反應,因爲香壇是在寶座前;於是七號開始吹響(6)。若是沒有使基督可以把祂自己作爲香加上去的禱告,寶座就還要等待;寶座不會單方面的行動。禱告的原則乃是:主願意作一些事,但祂不自己作;祂讓祂忠信的聖徒,就是那些向祂敞開的人,知道祂的意願;他們接受了主的意願,發表爲他們的禱告。因此,主的願望成了聖徒的願望;主就要藉着成全聖徒的願望,來成全祂自己的願望。聖徒的願望乃是發表主的願望。

乃是這樣的禱告,使主能把香加在其中。這香上升到神面前,神得着滿足,就在地上施行祂的行政;這就使香壇成爲神在宇宙中行政執行的中心。作決定的是寶座,但寶座的決定卻是由金香壇那裏的禱告執行。出埃及記生命讀經第一百四十七篇提到:“至聖所裏的約櫃乃是中央政府,是我們屬天的華盛頓特區;香壇可視爲我們天上的白宮。這意思是,每件事都是由這神聖的中心所執行、推動、實行出來的。”(一八二八頁)召會主要的責任,是藉着禱告向主呼求並呼籲,好執行寶座所定意要完成的。我們豈不相信寶座對伊斯蘭國有所定意麼?七眼豈不是正在鑑察中東地區麼?神有祂的意願,但祂的決定必須由在金香壇所獻上的禱告執行。

我們必須達到一種境地,不作任何天然的禱告,只獻上金香壇的禱告。盼望主在祂的恢復裏,能得着這樣的禱告,使祂能不受限制的成就祂所要的。我們不是僅僅在道理的意義上研究金香壇;我們要看見,在神裏面有一個負擔,祂要在地上不受攔阻的往前。在德國、在歐洲、在世界各處,祂要作一些極其重大的事。爲此主在禱告,而我們需要讓祂的禱告成爲我們的禱告,讓祂把香加到我們的禱告裏,使我們的禱告蒙悅納,以執行祂在地上的行政。

啓示錄是一卷神行政的書、神聖執行的書

啓示錄是一卷神行政的書、神聖執行的書。這卷書啓示神的寶座,以及神在全宇宙中的行政(四1~2、5,五6)。在啓示錄這卷神執行的書裏,我們看見神聖的行政、神聖的執行,總是由香壇來施行(八3~4)。

在啓示錄八章三節裏,香壇直接在神權柄的寶座之前

在啓示錄八章三節裏,香壇直接在神權柄的寶座之前。基督作爲另一位天使而來,把祂的香加到衆聖徒的禱告裏(3)。這香就是復活昇天的基督,使神得滿足。然後這香上升到行政寶座上的神那裏,神就應允衆聖徒的禱告(4)。

衆聖徒的禱告同基督的香一升到神面前,神就執行祂行政的政策。結果,火便降到地上,以執行神聖的審判(5)。

當我們的禱告達到金香壇的標準時,是極其有能力的。最近在安那翰有一次相當有能力的禱告聚會,當這場聚會接近尾聲時,一個肢體說,“主啊,現在你可以把香加到我們的禱告裏。”這不是理論,而是實際。在一些召會聚會的禱告裏,你會摸着另一個範圍、另一個宇宙。當頭與身體是一,在金香壇有代求的禱告而執行神的行政時,會產生極高的功用,是無可比擬的。

基督代求的生活,禱告的生活,乃是神行政的中心,也是神在地上執行祂管治的中心

基督代求的生活,禱告的生活,乃是神行政的中心,也是神在地上執行祂管治的中心(羅八34,啓八3~4)。前些年,美國總統大選過程起了爭議,需要等候最高法院判定時,安那翰召會持續的爲此禱告。我們知道寶座已經作了決定,但是空中還有抗拒的勢力,所以召會需要禱告,把神的旨意從寶座帶到地上。今天,神要我們禱告,不是爲着政治,乃是爲着神的行動。我們要說,“主啊,成百萬的難民到歐洲,我們豈能不理會這事?在你的主宰下,你的目的是什麼?我們該有怎樣的反應?主啊,我們願意在各面都與你是一。”

神行政的執行,是由香壇那裏獻給神的禱告來推動

神行政的執行,是由香壇那裏獻給神的禱告來推動。

在香壇那裏所獻上的禱告,支配了宇宙

在香壇那裏所獻上的禱告,支配了宇宙。禱告的原則乃是:在恩典的時代,許多事神不單獨作,祂必須得着地同意祂,捆綁諸天之上所捆綁的,釋放諸天之上所釋放的(參太十八18~19)。所以,我們的禱告乃是聯於主,進到主的禱告裏,使主的禱告成爲我們的禱告。然後,主就能藉着應允我們的禱告,成就祂所要的;這些禱告乃是發表昇天基督的禱告。我們都要學習,在要來的一年裏,進入這樣的禱告。無論我們是否願意,在主回來以前,祂必定要在地上得着團體的基督,有這樣的禱告;因爲在香壇那裏所獻上的禱告,支配了宇宙。

這是描繪香壇成了神行政的寶座,讓神在祂的行政裏施行審判

這是描繪香壇成了神行政的寶座,讓神在祂的行政裏施行審判。爲着神行政的執行,祂需要我們的禱告,這是何等甜美!當我們在審判臺前見主,祂會提醒我們許多已忘記的事。祂會說,“你的禱告幫助了我施行我的行政。你在隱祕中的禱告、與活力伴的禱告、在活力排裏的禱告、在區聚會裏的禱告,這些禱告幫助了我,催促我回來。”召會禱告的職事是何等的職事!當我們禱告的時候,主就施行祂的行政。

要緊的是我們都要看見,神行政的執行是由香壇那裏獻給神的禱告所推動的

要緊的是我們都要看見,神行政的執行是由香壇那裏獻給神的禱告所推動的。現在我們要來看啓示錄和路加福音關於這事平行的線。啓示錄五章八節說到“這香爐就是衆聖徒的禱告”。六章說到祭壇底下的禱告,就是地底下殉道聖徒的禱告。那是指已經與主同在之聖徒的禱告;他們爲着神的話,併爲所持守的見證被殺,在樂園裏迫切禱告,求神伸冤。他們問主說,“要等到幾時?”(10)主賜給他們白袍,並要他們等待,因爲那些將要也像他們一樣被殺的,數目還沒有滿足(9~11)。在八章有衆聖徒的禱告,以及基督作香(3~4)。所以,啓示錄這卷行政的書給我們看見禱告、香以及神行政的執行。

路加十八章一至八節是關於禱告的重要比喻。那裏說到一個寡婦,受到對頭的逼迫,來求不義的審判官爲她伸冤。這個審判官多時不肯,因爲他不在意這個女人,也不在意神。後來他心裏說,“我雖不懼怕神,也不尊重人,只因這寡婦常常攪擾我,我就給她伸冤吧。”(4~5)至終他降服了,就爲寡婦伸冤。這個比喻是叫我們禱告不灰心。有時你一再禱告,天卻沉默。你的確在香壇那裏禱告,不是在天然的生命裏;在你所禱告的事上,你已經被了結,但似乎神都沒有迴應。然而在你深處,你知道祂是信實的,是公義的,是真實的,也是活的。主說,“神的選民晝夜呼籲祂,祂……豈不終久給他們伸冤麼?”(7)接着主說,“人子來的時候,在地上找得到信心麼?”(8)這是我們禱告該有的信心。

我們要將上述兩條線擺在一起。啓示錄裏所說禱告的聖徒,有些是活着的,有些是在樂園裏的;他們迫切的禱告,求神爲自己表白祂是神,施行公義來審判地,並帶進國度。現在還有一些活着的聖徒,主並不寬容他們,乃是尊重他們,並把特別的負擔放在他們裏面,使他們迫切禱告。要他們向着一些情形有反應,好有更多的禱告,直到他們的靈(不是他們天然的生命)說,“我們不能再容忍這邪惡、不敬虔的情形。主,你必須進來,爲你自己表白,顯明你自己。”

啓示錄生命讀經第二十三篇說到:“有一天,這個壓迫要臨到我們,我們就有負擔這樣禱告。這指明末期即將來到……。”(三三二頁)。現今我們還沒有達到這光景,但可以有點預嘗。屬地政府所作的一些決定令我們覺得厭惡。我們若憑自己天然的感覺,因我們的怒氣或失望而禱告,那是沒有用的。主需要得着金香壇的禱告。不只在樂園裏的聖徒禱告,在地上的聖徒也要在金香壇這裏與主是一而禱告。我們感覺到主渴望要回來。我們豈不已經厭倦屬人的政權,豈不希望大人像被打碎,那塊非人手鑿出來的石頭成爲大山,國度顯現在地上?(參但二34~35)主在自己的心頭上有個更大的渴望,願意祂的新婦預備好,身體建造起來,使國度得以實現。祂越得着聖徒在金香壇那裏禱告,祂就越能釋放這樣的禱告,使這個循環一再往前、加深。當我們領會祂的心意而獻上禱告,祂就要把香加進來,然後天就會有反應;我們再禱告,祂再加上香,天就再有反應。我相信這事會發生,但願在衆召會裏,衆人都進入這樣的情境中。

基督復活和昇天之後,個人的基督成了團體的基督;因此,今天在神面前,不僅個人的基督在代求,團體的基督,就是元首同身體,也在代求

基督復活和昇天之後,個人的基督成了團體的基督;因此,今天在神面前,不僅個人的基督在代求,團體的基督,就是元首同身體,也在代求(林前十二12,徒十二5、12)。

今天代求者不僅僅是基督自己,更是基督同着祂的身體

今天代求者不僅僅是基督自己,更是基督同着祂的身體。

元首基督在天上代求,而身體召會在地上代求

元首基督在天上代求,而身體召會在地上代求。

作爲基督的肢體與身體基督的一部分,我們在基督代求的職事上與祂配合,在代求的禱告中實行祂的代求

作爲基督的肢體與身體基督的一部分,我們在基督代求的職事上與祂配合,在代求的禱告中實行祂的代求(羅八34、26~27,提前二1)。雅各和約翰曾經求主說,“賜我們在你的榮耀裏,一個坐在你右邊,一個坐在你左邊。”(可十37)主說,“你們不知道所求的是什麼。我所喝的杯,你們能喝麼?我所受的浸,你們能受麼?”(38)他們說,“我們能。”耶穌說,“我所喝的杯,你們必要喝;我所受的浸,你們必要受。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賜的,乃是爲誰預備的,就賜給誰。”(39~40)行傳十二章說到約翰的哥哥雅各被希律王所殺(2);雅各的殉道就是他喝了那杯。

在約翰二十一章,主告訴彼得:“年老的時候,你要伸出手來,別人要把你束上,帶你到不願意去的地方。”(18)這話指明彼得年老的時候要怎樣死榮耀神。但是行傳十二章五節說,“彼得被囚在監裏,召會就爲他切切的禱告神。”當彼得被囚的時候,召會以禱告來干預。當晚,主差遣祂的使者拯救彼得出監(7~10)。彼得清醒過來,說,“我現在真知道主差遣祂的使者,救我脫離希律的手,和猶太百姓一切所期待的。”(11)彼得得着釋放,就往那稱呼馬可的約翰他母親馬利亞家去,在那裏有好些人聚集禱告(12)。相信其中有老練的姊妹,在這樣的禱告上領頭。後來希律離開猶太,下該撒利亞去,對民衆講話(19~21)。民衆喊着說,“這是神的聲音,不是人的聲音。”(22)主的使者立刻擊打希律,因爲他不歸榮耀給神(23)。

在耶路撒冷的召會,特別在馬利亞的家中,有一班人乃是在香壇禱告。他們不是僅僅因爲愛彼得,不願意失去彼得而代禱,他們的禱告乃是要執行神的行政;因爲那還不是彼得殉道的時候。這個例證給我們看見,召會作爲團體的基督之禱告的職事。

如果我們對香壇有清楚的看見,我們禱告的生活就會有徹底的改變,我們會爲着神定旨的執行、神聖行政的實行、神供應恩典的分賜來禱告

如果我們對香壇有清楚的看見,我們禱告的生活就會有徹底的改變,我們會爲着神定旨的執行、神聖行政的實行、神供應恩典的分賜來禱告。

我們必須經歷金香壇

我們必須經歷金香壇(出三十1~10,羅八26~27,提前二1)。這裏所說的“經歷”,乃是指成爲在金香壇與基督一同禱告代求的人。我們的禱告往往是個攔阻;我們不禱告是問題,禱告也是問題。所以,不是禱告或不禱告的問題;禱告的經歷是非常深的。禱告需要我們付上一切的代價,對付天然的所是,天然的生命。我們若付代價,就會讓復活昇天的基督在祂代求的職事裏,浸透充滿我們這人,好讓基督透過我們彰顯出來,並透過我們的禱告,在地上執行神的行政。

主所要得着的,還不是所謂英雄式的“禱告戰士”。主乃是要得着一班聖徒,與祂一同在金香壇禱告。我們願意成爲在金香壇禱告的團體基督的一部分,好把主帶回來,把榮耀的國度帶到地上。

我們需要有分於基督代求的生活

我們需要有分於基督代求的生活(弗六18~19,西四3,帖前五25,帖後三1,來十三18)。

我們有怎樣的禱告,決定於我們是怎樣的人

我們有怎樣的禱告,決定於我們是怎樣的人(路九54~55,提前二8,弗六18,西一9)。李常受弟兄所著“禱告”一書,描述什麼是禱告的人,以及關於禱告的各面。該書說到:“禱告乃是人與神合作同工,讓神藉着人發表祂自己和祂的心意,而成功祂的旨意。”(一四頁)

我們的禱告代表我們自己並把我們這個人顯明出來,也就是顯明我們是誰、我們是什麼以及我們在哪裏

我們的禱告代表我們自己並把我們這個人顯明出來,也就是顯明我們是誰、我們是什麼以及我們在哪裏。每當你禱告的時候,就是代表你自己,並把你這個人顯明出來—顯明你是誰、你是什麼、你在哪裏。你可以選擇不要禱告,如此就可以保護你自己,保留你的魂生命。但你也可以對主說,“主啊,在你血的潔淨之下,我願意藉着禱告來學習禱告。”我們可以藉着禱告來學習禱告,讓弟兄們成全我們的禱告,也讓主的靈成全我們的禱告。假以時日,我們必定會長進,我們的禱告就會不一樣。

我們是在神裏面還是在神以外,由我們禱告的方式就指明出來

我們是在神裏面還是在神以外,由我們禱告的方式就指明出來。

我們若要在香壇那裏與基督一同代求,就必須看見三件緊要的事

我們若要在香壇那裏與基督一同代求,就必須看見三件緊要的事。

我們禱告時,應當在帳幕裏;也就是說,我們應當在神裏面

我們禱告時,應當在帳幕裏;也就是說,我們應當在神裏面(約一14,十四2~3、20、13~14,十五4上、7,十七24、26)。有些信徒獻上禱告,但他們不在神裏面。在外院子的禱告可能是真正的禱告,卻不在神裏面。帳幕表徵成爲肉體的神,金香壇乃是在帳幕的聖所裏。我們要學習在帳幕裏面禱告,就是在成爲肉體的神裏面禱告。

帳幕的圖畫描繪基督是成爲肉體的神(一14)。因着香壇是在帳幕的中心,而帳幕表徵成爲肉體的神,所以在金香壇這裏,就是在成爲肉體的神裏。每當我們禱告時,在經歷上該是在神裏面;這樣我們就不僅向神禱告,也在神裏面禱告。

我們要禱告時,應當先藉着吃聖別的食物得飽足;也就是說,我們應當有神在我們裏面作能力供應而禱告

我們要禱告時,應當先藉着吃聖別的食物得飽足;也就是說,我們應當有神在我們裏面作能力供應而禱告(29,六53~56)。

我們需要從基督這陳設餅得着餵養(出二五30)。我們若要來到香壇這裏,就必須是在神裏面,也有神在我們裏面的人;也就是說,我們該與神是一,與神調和(約十四20,林前六17)。

我們禱告時,應當獻上香給神;也就是說,我們應當以基督爲香來禱告

我們禱告時,應當獻上香給神;也就是說,我們應當以基督爲香來禱告(出三十34~38,啓八3~4)。

我們在香壇前禱告時,在我們的禱告中既沒有凡火,也沒有別的香

我們在香壇前禱告時,在我們的禱告中既沒有凡火,也沒有別的香(利十1,出三十9上)。在禱告中有凡火,就是有了某種天然的動機,沒有受過十字架的對付。

在禱告中有別的香,乃是禱告與基督無關的事物。凡火與情感有關;你若只是在情感裏禱告,即便你在焚燒,但那是凡火,會把死帶到禱告裏。

我們若要在帳幕裏香壇前禱告,就必須被焚燒成灰,消減成爲無有

我們若要在帳幕裏香壇前禱告,就必須被焚燒成灰,消減成爲無有(利六13,詩二十3,加二20,林前一28下)。如果基督對我們真是一切,我們就會成爲無有;這對我們不該是所謂屬靈的談話,乃該是真實、實際的經歷。我們必須對此有深刻的印象。事實上,唯有在復活並昇天裏的基督,才能在神裏面,在金香壇這裏禱告。我們必須成爲團體的基督,在生命、性情、彰顯和功用上與基督一樣;我們才能在神裏面,在金香壇這裏禱告。

金香壇與燔祭壇是藉着贖罪祭的救贖之血(利四7),以及外院子祭壇上焚燒的火(十六12~13)連在一起的。按照利未記四章,贖罪祭的血要抹在香壇的四角上(7上、18上),也要抹在燔祭壇的四角上(25上、30上、34上),其餘的血要倒在燔祭壇的基部(7下、18下、25下、30下、34下)。外院子燔祭壇的火,使祭物被焚燒成灰,消減成爲無有;而香壇上的火,乃是取自祭壇上焚燒的火(十六12~13)。這指明我們要在香壇禱告,首先必須有在燔祭壇的經歷,經歷血解決我們罪和過犯的難處,並經歷火焚燒我們,了結我們,且將我們消減成灰。

在帳幕裏乃是在神裏面,而在神裏面的要求乃是我們成爲無有

在帳幕裏乃是在神裏面,而在神裏面的要求乃是我們成爲無有(約十五4上、5下)。

我們若燒成灰燼,就不再是天然的

我們若燒成灰燼,就不再是天然的(林前二14~15)。雖然我們個人有許多的禱告,甚至在禱告聚會裏禱告,但這些禱告可能都是天然的。如果我們的習慣是讓天然的生命主導着我們禱告,這種禱告就是天然的。主不悅納天然的禱告。不要以爲所有的禱告,都是神所悅納的;乃必須有昇天的基督,將祂自己作爲香加到我們的禱告裏,才能蒙神悅納。因此我們要被燒成灰燼,好使我們不再是天然的。

我們的行爲、眼光、和美德就等於我們天然的人,這天然的人與作神見證的基督相對

我們的行爲、眼光、和美德就等於我們天然的人,這天然的人與作神見證的基督相對。我們實在需要主的憐憫。我們可能發起一個禱告事項,卻是在道德倫理的範圍裏,不是在神經綸的範圍裏。試想,昇天的基督會盼望我們,爲着自己擁有快樂的婚姻生活禱告麼?或者,祂要我們爲着美國的道德重整禱告麼?這些年來,美國面臨前所未有道德的淪喪。聖徒們幾乎都是用倫理道德,或個人主觀的眼光衡量這事。然而請記得,我們的行爲、眼光、和美德就等於我們天然的人。這一切都是天然的。天然的人是無法在金香壇那裏禱告的。縱使有人以爲他是在金香壇那裏禱告,但在主看來,卻算不得數。

若有人渴望與基督一同在金香壇那裏代求,就必須領悟主會前所未有的摸他天然的人。這兩件事有什麼關聯呢?其實,我們並不喜歡主摸我們天然的人。然而主要回答我們說,“我摸你天然的人,因爲我正在答應你的禱告。”我們的禱告必須是在復活裏,在昇天裏,甚至必須是基督自己。我們需要看見,金香壇乃是預表基督作代求者執行神的行政。如果我們有這樣的看見,我們就會甘心且滿了愛意的將自己交給主,並對主說,“主,我願意被焚燒成灰,消減成爲無有來服事你。我不願意在我的禱告上是膚淺、宗教、天然的。”我們必須看見我們是罪人,需要得着赦免,蒙神救贖;我們是神的仇敵,需要與神和好;不僅如此,我們更是天然的,需要重新被構成。主實在渴望得着我們在金香壇這裏所獻上的禱告。盼望我們都把自己交給主,讓主在禱告的事上訓練我們。

我們若要在香壇前禱告,就必須不再有天然的行爲、天然的眼光和天然的美德

我們若要在香壇前禱告,就必須不再有天然的行爲、天然的眼光和天然的美德。當我們爲任何人、事、物禱告時,我們自己必須先被了結。我們自己天然的眼光和感覺,總是攔阻我們的禱告。若是我們願意讓這些被了結,被消減成爲無有,被燒成灰燼,就會有一種禱告涌上來,那將是代求的基督在我們裏面興起。這時,我們會爲自己的禱告悔改,爲着那麼多自以爲是英雄的禱告,或自以爲是路加十八章的那個寡婦(1~8)而悔改。然而,我們越悔改,就越受鼓勵。至終,我們會從自己天然的行爲、眼光和美德得着釋放,不再受天然的成分捆綁,而與代求的基督是一。雖然我們仍然爲同樣的人、事、物禱告,但我們的禱告乃是作爲團體代求之基督的一部分禱告。主要把祂的香加到我們的禱告裏;這樣,坐寶座的神就能在宇宙中施行祂的行政。這是何等美妙。

我們若要在香壇前禱告,就必須得着基督作我們生命的供應,使我們有正當的行爲;作我們的光,使我們有正當的視力;也作我們的美德,使我們有馨香之氣升到神面前

我們若要在香壇前禱告,就必須得着基督作我們生命的供應,使我們有正當的行爲;作我們的光,使我們有正當的視力;也作我們的美德,使我們有馨香之氣升到神面前。

我們在香壇前禱告時,就很難被自己所霸佔

我們在香壇前禱告時,就很難被自己所霸佔(羅八34、26~27)。

在香壇所獻上的禱告不包含己,原因乃是我們要在這壇前禱告,首先就需要成爲灰

在香壇所獻上的禱告不包含己,原因乃是我們要在這壇前禱告,首先就需要成爲灰。因此,我們在禱告聚會裏,必須忘掉自己,忘掉自己的情形、難處和疾病等等;反之,我們所在意的,就是奇妙的包羅萬有的基督。在祂的代求裏,我們乃是祂身體上有活力的肢體,與祂合作,使神能在今時代施行祂的行政。若是我們能完全脫離己,進到基督裏,與祂是一,在金香壇這裏禱告,那將是何等美好。願主成就這事。

在香壇那裏,我們爲神的經綸、神的分賜、神的行動、以及神的恢復禱告

在香壇那裏,我們爲神的經綸、神的分賜、神的行動以及神的恢復禱告。盼望我們都有願意的態度,願意學習,願意看見並經曆本篇信息所說的(R. K.)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6-01-07 21:55:00
觀看數 :
3,262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