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遮罪蓋─平息處
  • 3,418 views,
  • 2016-01-07,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這次訓練我們要來看帳幕裏不同的器具;希望我們衆人都有心,看見這一切要成爲我們的實際。這些器具、物件都向我們啓示基督是我們的經歷,要我們以一種詳細的方式來經歷基督。希望經過這些信息之後,我們能珍賞基督,並進入對基督各面的經歷裏。

首先,我要分享李弟兄在釋放這些帳幕裏之器具和物件的負擔。他說,“我們研究帳幕及其物件時,所關心的不僅是在道理上認識預表,更要把預表應用到我們屬靈的經歷中。”(出埃及記生命讀經,一一七九頁)

李弟兄又說,“我們研讀出埃及二十五章十七至二十二節所描述的遮罪蓋,並尋求就着我們屬靈的經歷而領會其意義時,必須藉着主的話得着亮光,而不僅是得着知識。我們讀聖經的目的應當是得着亮光,而不僅是得着客觀的知識。……我們的目標乃是要探討那些對我們的屬靈認識和經歷而言是重要的事情。因此,我們來看這些經文,不是要給不必要的問題找出答案,乃是要從主得着亮光。”(一一六八頁)

本篇信息,我們要說到關於遮罪蓋—平息處。願主在這平息處與我們相會,對我們說話,並發出亮光,啓示一些重要的經歷。“願我們都仰望主,求祂賜給我們亮光,使我們看見遮罪蓋及其對我們屬靈經歷的意義。我們不該滿意於只在道理上解釋出埃及記裏的預表。因着主的憐憫,我們需要看見這些預表在我們經歷中的意義。”(一一七八頁)盼望我們都能抓到這些重點與李弟兄的負擔。這次訓練裏的所有信息,都是爲着我們的經歷。

本篇要注意三個重點,第一是在出埃及二十五章,說到遮罪蓋(17);第二是在希伯來四章,說到施恩的寶座(16);第三是在羅馬三章,說到平息處(25)。簡言之,就是說到蓋、寶座和地方。這是本篇信息的架構。

新約裏有兩卷書直接提到這事,首先是在羅馬三章二十五節,其次是在希伯來四章、九章。說到平息處,主要是引用出埃及二十五章;還有林後三、四章,雖然不是直接引用,也是間接的參考。事實上,如果沒有新約,我們就不可能解釋舊約裏這一切事物的意義。所以,羅馬書、希伯來書、哥林多後書的這些段落都非常美妙,藉此我們能珍賞平息處這件事。

 

遮罪蓋,平息處,是約櫃上那遮蔽罪的蓋;羅馬三章二十五節說,基督是我們的平息處

遮罪蓋(出二五16~22,三七6~9),平息處,是約櫃上那遮蔽罪的蓋;羅馬三章二十五節說,基督是我們的平息處。遮罪蓋是專有名詞,首先在出埃及二十五章十七節出現。新約的羅馬書將其譯爲平息處(三25)。所以,遮罪蓋就是平息處。“遮罪”一辭,欽定英文譯本譯爲“贖罪”(atonement),其實贖罪並不是希伯來文或希臘文的原意,而是一個古英文字,所以不要被誤導,而將“遮罪”說成“贖罪”。此外,欽定英文譯本將遮罪蓋譯爲“憐憫座”(mercy seat),那也不是直接譯自希伯來文或希臘文。

我們首先要進入並享受的,乃是基督作我們的遮罪蓋。約櫃上的蓋,在希伯來文只有一個字,就是遮蓋的意思。基督首先是我們的蓋,祂是我們的遮蓋;我們在基督的遮蓋下,這實在是一件美妙的事。無論我們得救多久,都需要主作我們的蓋。我們需要時時在主的遮蓋下,使我們能來到神面前。

在羅馬書,保羅講完一、二章之後,在三章作結論說,“衆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23)他對罪的描述乃是:“虧缺了神的榮耀。”接着他又說,“神擺出基督耶穌作平息處,是憑着祂的血,藉着人的信,爲要在神以寬容越過人先時所犯的罪上,顯示祂的義。”(25)神擺出基督耶穌作平息處,乃是要對所有信的人顯示祂的義。

作爲在舊約裏的預表,約櫃上的遮罪蓋隱藏在至聖所裏;在新約,基督作爲平息處,即遮罪蓋的實際,是公開向一切的人擺出

作爲在舊約裏的預表,約櫃上的遮罪蓋隱藏在至聖所裏;在新約,基督作爲平息處,即遮罪蓋的實際,是公開向一切的人擺出(25)。二十三節說,“因爲衆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我們是否覺得自己虧缺了神的榮耀?我們常在人面前覺得有虧欠,更不要說在神面前了。如果我們來到某人面前,覺得有所缺欠,那我們來到神面前,就更感覺有虧欠了。我們有虧缺並不是因爲犯了誡命,而是因爲虧缺了神的榮耀。在約櫃的蓋以下有十條誡命的法版,表明神的公義;而約櫃的蓋以上有基路伯,顯出神的榮耀。我們不僅感覺虧缺神的公義,更感覺到虧缺神的榮耀。這就是罪的定義,罪就是虧缺神的榮耀。但感謝主,基督自己乃是我們的遮罪蓋。

新生鐸夫寫了一首美妙的詩歌,說到“神的基督是我的義,……我的錦衣”(詩歌二三七首,第一節)。在人墮落後,神用皮子作衣服作爲人的遮蓋(創三21)。這乃是預表基督作了我們的遮蓋。但從羅馬三章二十五節,我們看見基督不只遮蓋我們的外面,更要遮蓋我們到一個地步,使我們能達到神的榮耀的標準,不再虧缺神的榮耀。我們能達到這地步,不只是因着神的愛,更是因着神的義。路德馬丁曾說,“我恨神的義,因爲神的義定罪我。”但是他又說,“因着神的義,定罪落在基督身上,所以我又開始愛神的義。”但願藉着這篇信息,我們都能愛神的義。

保羅在一章十六至十七節說,“我不以福音爲恥;……因爲神的義在這福音上,本於信顯示與信。”保羅不以福音爲恥,因爲神的義要在這福音上顯示出來。每當我們傳揚福音,就是在宣告神的義。事實上,在舊約,遮罪蓋是隱藏在至聖所裏,任何人都不能接近,若有人接近就要死亡(利十六1~2)。所以,遮罪蓋不是公開的地方,乃是非常隱藏的。但藉着耶穌基督,福音來了,福音就是宣告神的義。這樣的義由平息處所表徵,是神所擺出來的。在羅馬三章二十五節,保羅說,“神擺出基督耶穌作平息處,是憑着祂的血,藉着人的信,爲要在神以寬容越過人先時所犯的罪上,顯示祂的義。”在倪柝聲弟兄所寫“神的福音”一書第五篇“神的義”裏面,有許多美妙的發表,解釋三章二十五至二十七節所說,神的福音乃是神義的福音。

約櫃是神與祂子民相會的地方,約櫃裏放着十條誡命的律法,借其聖別並公義的要求,暴露並定罪來接觸神之人的罪;然而,藉着約櫃的蓋,連同遮罪日灑在其上遮罪的血,罪人的整個光景就完全得着遮蓋

約櫃是神與祂子民相會的地方,約櫃裏放着十條誡命的律法,借其聖別並公義的要求,暴露並定罪來接觸神之人的罪;然而,藉着約櫃的蓋,連同遮罪日灑在其上遮罪的血,罪人的整個光景就完全得着遮蓋(利十六14~16)。我們能在這裏追求主的話,完全是因爲我們被基督所遮蓋。

因此神能在這遮罪蓋上,與干犯祂公義律法的百姓相會,即使在那載着神的榮耀,並遮掩櫃蓋之基路伯的注視下,在行政上也絲毫不抵觸祂的公義

因此神能在這遮罪蓋上,與干犯祂公義律法的百姓相會,即使在那載着神的榮耀,並遮掩櫃蓋之基路伯的注視下,在行政上也絲毫不抵觸祂的公義(出二五22)。遮罪蓋以下的律法表徵神的義,而遮罪蓋以上的基路伯則表徵神的榮耀。我們進到基督裏,不只滿足了神律法公義的要求,也不再虧缺神榮耀的要求;榮耀是由蓋上的基路伯所表徵。我們也可以說,在遮罪蓋下的是表徵基督的人性,在遮罪蓋上的是表徵祂的神性;在遮罪蓋下的顧到法理的救贖,在遮罪蓋上的顧到生機的救恩。

保羅在羅馬七章說,律法是好的,但是律法來了,罪就活了,他就死了(9)。所以律法不僅在他身外,也在他裏面。律法說不可貪心,不可貪婪。但他發覺律法一來,他裏面的貪心就活過來;這對他是極大的攪擾。雖然律法是好的,有其積極的一面,但對保羅來說,律法是很大的困擾,因爲他被定罪。每當我們來到神的律法前,神就顯出祂是義,而定罪我們,這乃是我們問題的所在。

我們許多人都有這樣的問題;如果我們沒有這樣的問題,可能我們還沒有得救。我們若得救了,總會有這樣的難處,就是律法不只在我們身外,也在我們裏面,定罪我們。

如此就平息了人與神之間的難處,使神能寬恕、憐憫人,而向人施恩

如此就平息了人與神之間的難處,使神能寬恕、憐憫人,而向人施恩。神與人之間的問題需要平息。平息的意思就是確定另一方滿足了;不只是在法理的一面滿足,還必須讓另一方滿意,讓另一方喜悅你;這就是平息的意思。要滿足神公義律法的要求,是個很大的問題。滿足神公義律法的要求,乃是要平息神與人的關係,就是要讓神高興。所以血流出來不是要讓人喜悅,而是要使神喜悅。

這裏所着重的,不是我們對神感覺如何,或怎麼看待神,而是神對我們感覺如何,神如何衡量我們。平息的意思就是讓對方滿意。在神與人之間的問題是藉着遮罪蓋而平息。因爲有遮罪蓋,神就安心、喜悅、滿意了。祂不會再因着祂的義或榮耀使我們有難處。倪弟兄在《神的福音》這本書裏說到:“我們所得着的恩典,是神用公義的方法給我們的。我們知道,我們得救是清清楚楚的得救,是光明正大的得救。我們得救不是走私、舞弊的得救,是把罪對付了之後才得救的。”(一二七頁)我們所得的救贖不是仿冒品,或是檯面下的交易。膺品跟真品比起來,可能便宜一點,但那是膺品,是仿冒品。神的救贖不是一種不公義的產物,神所給我們的是非常公義,非常依照祂標準的救贖。

這預表基督作神的羔羊,除去人與神出事的罪,滿足了神一切聖別、公義和榮耀的要求,平息了人與神之間的關係

這預表基督作神的羔羊,除去人與神出事的罪,滿足了神一切聖別、公義和榮耀的要求,平息了人與神之間的關係。

因此,神能越過人先時所犯的罪;爲着顯示祂的義,神必須這樣作;這就是羅馬三章二十五節所指的

因此,神能越過人先時所犯的罪;爲着顯示祂的義,神必須這樣作;這就是羅馬三章二十五節所指的。在舊約裏說到神越過人的罪,但在新約裏說到神除去人的罪。因爲人有罪,神就不能與人來往,這證明神是義的。在舊約裏,人的罪並沒有除去,僅爲祭牲的血所遮蓋。所以羅馬書才說,神越過人先時所犯的罪,爲着顯示祂的義。但是有一條更好的路,就是憑着基督的血,藉着人的信,神除去了人的罪,使神的義再次顯示出來。

羅馬三章給我們看見這兩件事。首先在舊約裏,神越過人先時所犯的罪,爲着顯示祂的義(25)。然後在新約裏,神不是越過人的罪,乃是除去人的罪。約翰一章二十九節說,“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之罪的!”神藉着除去人的罪,再次顯示祂的義;這是另一種顯示祂的義的方法。新約的路乃是基督除去世人的罪,滿足了神所有公義、聖別和榮耀的要求。同時,基督也顧到神的心,顧到神的性情、所是,這就平息了神與人之間的關係。

在羅馬三章有一段特彆強調這幾件事。二十三節說,“因爲衆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這節的第一注說,“神的榮耀,就是彰顯出來的神。當神彰顯出來,祂的榮耀就爲人所看見。人是照着祂的形像造的,使人爲着祂的榮耀彰顯祂。但人犯了罪,抵觸了神的聖與義,不但沒有彰顯神,反倒彰顯罪和有罪的己,因此虧缺了神的榮耀。這樣虧缺神的榮耀與彰顯,就是罪。我們罪人不僅在神聖別和公義的要求之下,也在神榮耀的要求之下。我們都幹犯了神聖別的所是,和祂公義的律法,也都虧缺了神的榮耀。因此,我們都在神的定罪之下。”罪不只是違犯了律法,更是虧缺神的榮耀。我們都幹犯了神聖別的所是,違犯了祂公義的律法。因此,我們都在神的定罪之下。

接着,二十四至二十五節說,“但因神的恩典,藉着在基督耶穌裏的救贖,就白白的得稱義。神擺出基督耶穌作平息處,是憑着祂的血,藉着人的信,爲要在神以寬容越過人先時所犯的罪上,顯示祂的義。”神的寬容乃是在舊約的時代。到二十六節就說,“爲着在今時顯示祂的義,使祂能是義的,也能稱那以信耶穌爲本的人爲義。”這乃是在新約的時代。

以上內容我們可以總結爲三點:第一,什麼是罪?罪是干犯神的所是。祂是公義、聖別並榮耀的。我們不只幹犯了祂的律法,更幹犯了祂的所是,那就是罪。每當我們來到神面前,我們要領悟,我們都虧缺了神的榮耀。我們也許沒有犯罪,但只要我們沒有與神的性情是一,就還有所缺欠。我們沒有夠得上神的所是,就有了罪;罪就是虧缺神的榮耀。第二,神在舊約裏所作的乃是越過罪。神若說祂不用越過罪,不需要另外作什麼來對付人的罪,那就違反了祂的所是,祂就是不義的。但因神要顯示祂的義,所以祂越過了罪。第三,在新約,神再次顯出祂的義,現在祂不是越過,乃是除去了罪。

約櫃的蓋,在希伯來文是kapporeth,卡培瑞特,其字根意“遮蓋”;七十士希臘文譯本將這字譯作hilasterion,希拉斯特利昂,意即平息的地方

約櫃的蓋,在希伯來文是kapporeth,卡培瑞特,其字根意“遮蓋”;七十士希臘文譯本將這字譯作hilasterion,希拉斯特利昂,意即平息(含寬恕、憐憫意—新約聖經恢複本希伯來八章十二節之寬恕及路加十八章十三節第一注之可憐,原文均與此字同源)的地方。約櫃上有蓋。路加十八章十三節裏的稅吏說,“神啊,寬恕我這個罪人!”“寬恕我這個罪人”可譯爲“可憐我這個罪人”,或直譯爲“願你對我這個罪人得以平息”。希伯來八章十二節說,神要寬恕我們的不義。這兩處的“寬恕”,原文都與希拉斯特利昂同源,意即平息的地方。

欽定英文譯本譯爲mercy seat(憐憫座),中文和合本譯爲施恩座,指神憐憫人向人施恩的地方;保羅在希伯來九章五節說到約櫃上的蓋,也用希拉斯特利昂這字稱之;在羅馬三章二十五節就用這字說明約櫃上的座(蓋),如何預表基督乃是神擺出的平息處

欽定英文譯本譯爲mercy seat(憐憫座),中文和合本譯爲施恩座,指神憐憫人向人施恩的地方;保羅在希伯來九章五節說到約櫃上的蓋,也用希拉斯特利昂這字稱之;在羅馬三章二十五節就用這字說明約櫃上的座(蓋),如何預表基督乃是神擺出的平息處。此字在希伯來文和希臘文並沒有憐憫座的意思,是欽定英文譯本將其譯爲憐憫座。保羅在希伯來九章說到約櫃的內容,包括盛嗎哪的金罐、發芽的杖和兩塊約版,約櫃上有遮罪蓋(4~5),然後往前說到基督的血(12~14)。舊約裏彈在遮罪蓋上之山羊和牛犢的血不過是暫時的,功效也是暫時的。唯有基督的血,就是新約的血,是永遠的,能爲人成功永遠的救贖。保羅在羅馬三章強調血,因爲唯有基督的血能滿足神的要求。在希伯來九章五節,遮罪蓋這字也是希拉斯特利昂。在羅馬三章二十五節,保羅用這字說明約櫃上的座(蓋),如何預表基督乃是神擺出的平息處。所以希拉斯特利昂一面指遮罪蓋,一面也指平息處,即平息的地方。

除希拉斯特利昂一字外,新約還用兩個與其同源的字,說到基督爲人除罪,平息人與神之間的關係

除希拉斯特利昂一字外,新約還用兩個與其同源的字,說到基督爲人除罪,平息人與神之間的關係。一個是hilaskomai,希拉斯哥邁(來二17),指平息的事,就是成就平息,滿足一方的要求,而使雙方和息相安;基督滿足了神對我們的要求,使我們與神和好。另一個是hilasmos,希拉斯模斯(約壹二2,四10),指平息物,就是平息的祭物。這兩個字都指向基督。一面基督爲我們的罪成就平息,這是希拉斯哥邁;一面基督自己就是平息的祭物,就是希拉斯模斯。所以基督是平息的地方(希拉斯特利昂),爲我們成就平息(希拉斯哥邁),並且祂自己就是平息的祭物(希拉斯模斯)。

基督爲我們的罪成就了平息,如此祂就成了我們與神之間的平息物,就是平息的祭物,也就作了我們在神面前得享平息,並神向我們施恩的地方,就是約櫃的蓋所預表的

基督爲我們的罪成就了平息(來二17),如此祂就成了我們與神之間的平息物,就是平息的祭物(約壹二2,四10),也就作了我們在神面前得享平息,並神向我們施恩的地方,就是約櫃的蓋所預表的(來九5)。

因此,基督乃是成就平息者,祂是平息的祭物,祂也是平息蓋,就是神與祂贖民相會的地方

因此,基督乃是成就平息者,祂是平息的祭物,祂也是平息蓋,就是神與祂贖民相會的地方(出二五21~22)。我們都應該清楚基督這三方面的講究。根據羅馬三章二十三節,人犯罪虧缺了神的榮耀。接着二十四至二十六節就說,神擺出基督耶穌作平息處,使罪人憑着祂的血,藉着信能白白的得稱義。當基督死在十字架上時,祂不只是我們的代替,甚至祂自己就是遮罪蓋,滿足神公義、聖別、榮耀的要求。

遮罪蓋,即平息處,表徵基督作神公義律法的遮蓋,也作神在恩典中對祂贖民說話的地方;因此,平息處等於神施恩的寶座;這施恩的寶座,神賜恩給我們的地方,實際上就是牧養的基督自己,在二基路伯中間登寶座,並住在我們靈裏

遮罪蓋,即平息處,表徵基督作神公義律法的遮蓋,也作神在恩典中對祂贖民說話的地方;因此,平息處等於神施恩的寶座;這施恩的寶座,神賜恩給我們的地方,實際上就是牧養的基督自己,在二基路伯中間登寶座,並住在我們靈裏(來四16,詩八十1,出二五22)。

遮罪蓋第二面的應用,見於希伯來四章十六節:“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爲要受憐憫,得恩典,作應時的幫助。”在十五節保羅說基督是我們的大祭司。要明白這段聖經,我們要先看利未記十六章,那裏說大祭司亞倫一年一次,即在七月初十日,要進入幔內的至聖所,爲以色列人遮罪。十六章兩次說到“免得他死亡”(2、13),指明進入至聖所爲百姓遮罪,是一件嚴肅、不可隨便的事。按照出埃及二十八章,大祭司外袍的底邊上有金鈴,在他供職的時候,鈴聲警告大祭司不可隨便,免得死亡(33~35)。可想而知,當大祭司一年一次要進入幔內的至聖所時,必是恐懼戰兢的進去。大祭司進入至聖所,要取些祭牲的血,“用指頭彈在遮罪蓋上朝東的一面,又在遮罪蓋的前面用指頭彈血七次。”(利十六14)這幅圖畫描繪基督;基督自己就是犧牲的祭物,祂的血要被帶進至聖所,用以滿足神。倪弟兄在“正常的基督徒生活”第一章裏說到,“罪的得蒙赦免,並不是因爲神忽略,或不監察我們所作的,乃是因爲祂看見了血。因此,血主要的不是爲着我們,乃是爲着神。”(七頁)

希伯來四章與舊約有很強烈的對比。舊約的大祭司一年一次進入至聖所,但希伯來四章說,基督是我們真正的大祭司,現在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進前到至聖所,來到施恩的寶座前(14~16)。首先,施恩的寶座毫無疑問是指天上神的寶座,如啓示錄四章二節所提。那裏的寶座是在天上,使人生畏。但另一面,施恩的寶座也由舊約至聖所裏的遮罪蓋所預表,如今就在我們的靈裏。今天我們回到靈裏,就能在靈裏摸着施恩的寶座。

我們基於什麼能說施恩的寶座就是舊約的遮罪蓋?希伯來四章說到基督是我們的大祭司(14~15),這裏保羅必定是指舊約大祭司進入至聖所成就平息之事說的。十章二十二節說我們“以十分確信的信,前來進入至聖所”。四章說我們來到施恩的寶座,十章說我們進入至聖所;由此可見,來到施恩的寶座,就是來到至聖所的遮罪蓋前。所以在新約時代,遮罪蓋的功用不只是遮蓋,更是寶座,並且不是審判的寶座,乃是施恩的寶座。舊約時代的大祭司一年一次爲百姓恐懼戰兢的進入至聖所,但神人耶穌作爲神聖又屬人的大祭司,一次永遠的進入至聖所,爲我們獻上身體(來十10),就爲我們開創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20),使我們“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19),在施恩的寶座前,受憐憫,得恩典,作應時的幫助(四16)。

這就是爲什麼約翰一章說基督來了,“豐豐滿滿的有恩典,有實際。”(14)祂帶着恩典而來,也帶着憐憫而來。我們不必等到遮罪日,由大祭司爲我們進入至聖所,因爲今天施恩的寶座對我們是便利的,就在我們的靈裏。施恩的寶座也不是一個讓我們懼怕的地方,反而是我們受憐憫,得恩典的所在。所以我們都可以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

另一個非常寶貴的點,是在詩篇八十篇一節,那裏說神是“領羊羣之以色列的牧者……;坐在二基路伯之間的”。那牧養以色列的神是“坐在二基路伯之間”,意即在遮罪蓋之上。這位神牧養以色列,也牧養我們。祂牧養我們,是在二基路伯之間,亦即在榮耀之間,也就是在寶座上。所以保羅在希伯來書囑咐我們要離開舊約,舊約裏只有大祭司一年一次爲百姓成就遮罪;今天我們有更好的大祭司,祂不只將我們帶到遮罪蓋前,更帶到施恩的寶座前,在那裏祂是我們的恩典,牧養我們。

用以作這蓋的純金,表徵基督純淨的神聖性情

用以作這蓋的純金,表徵基督純淨的神聖性情。

遮罪蓋的尺寸表徵見證

遮罪蓋的尺寸表徵見證(出二五17)。遮罪蓋長兩肘半,寬一肘半,與約櫃相同(10),也就是五肘的一半和三肘的一半;一半表徵作見證。遮罪蓋的尺寸描繪基督是神的見證。

“要用金子錘出兩個基路伯,安在遮罪蓋的兩端”

“要用金子錘出兩個基路伯,安在遮罪蓋的兩端。”(18)在這裏提到兩個基路伯安在遮罪蓋的兩端。基路伯表徵神的榮耀,而遮罪蓋,也就是平息處,乃是神與人相會、向人說話的地方;這表徵神與我們相會,向我們說話,是藉着祂的榮耀。神在哪裏與我們相會?神乃是在祂的榮耀裏與我們相會。神從哪裏向我們說話?神乃是從祂的榮耀裏向我們說話。

二十二節說,“我要在那裏與你相會,又要從見證的櫃遮罪蓋上兩個基路伯中間,和你說我所要吩咐你傳給以色列人的一切事。”這裏指明神要作兩件事:與我們相會,並向我們說話。頭一件事,與我們相會,意即交通;第二件事,向我們說話,包括祂的引導。倪弟兄有一篇信息說到“與神交通和得着光照的根基—施恩座和基路伯”,指出神與我們相會、向我們說話,乃是在施恩座,也就是遮罪蓋上二基路伯中間。他在那篇信息裏,特別說到摸着神的榮耀乃是與神交通和得着神光照的根基(參倪柝聲文集第二輯第十七冊,一〇七至一一五頁)。

基路伯表徵神的榮耀;因此,遮罪蓋上的基路伯指明基督彰顯神的榮耀

基路伯表徵神的榮耀(結十18,來九5);因此,遮罪蓋上的基路伯指明基督彰顯神的榮耀(約一14)。以西結十章十八節說,“耶和華的榮耀從殿的門檻那裏出去,停在基路伯以上。”希伯來九章五節說,櫃上面有“榮耀的基路伯”。這些經節給我們看見,基路伯等於榮耀。所以當我們說到基路伯時,乃是說到神的榮耀。

基路伯是錘出來的,指明基督彰顯神的榮耀,乃是藉着受苦

基路伯是錘出來的,指明基督彰顯神的榮耀,乃是藉着受苦(參來二9~10,羅八17~18)。路加二十四章二十六節說,“基督受這些害,又進入祂的榮耀,豈不是應當的麼?”羅馬八章十七節給我們看見,受苦聯於榮耀。以下各點分別描述基督榮耀的各方面。

林後三章說到舊約的職事和新約的職事。舊約的職事是定罪的職事。在舊約的職事中有榮光,但新約的職事是越發充盈着榮光,遠遠超過舊約的榮耀(9)。保羅將舊約的榮耀和新約的榮耀相比。他說,舊約的職事是帶着榮光立的(7)。因爲摩西進到神的面前,首先是在西乃山上,然後在二基路伯中間,他的臉面因此而發光。但是那個榮光漸漸廢去,他不想讓人看見那榮光廢去,便把帕子放在臉上(出三四29~35)。即使那榮光是暫時的,也是十分榮耀的。這是定罪的職事。

另一面,在新約的職事中,我們乃是來到基督面前。林後四章說,神的福音乃是基督榮耀的福音(4)。這榮耀乃是神的榮耀在耶穌基督面上照耀出來的榮耀(6)。這裏說到神的榮耀,也說到基督的榮耀,乃是顯在耶穌基督面上之神的榮耀。

林後三至四章提到四個臉。第一是摩西的臉,其上的榮光漸漸廢去(三7、13)。第二是基督的臉,照耀出神的榮耀(四6)。第三是以色列人的臉,被帕子遮蓋起來(三14~15)。第四是我們的臉,我們是以沒有帕子遮蔽的臉,觀看並返照主的榮光(18)。我們不是第三類以色列人的臉,他們的臉被帕子遮蔽了;我們甚至也不像摩西,摩西雖然有榮光,卻是漸漸廢去的榮光,因此他的臉必須用帕子遮起來。我們乃是新約的信徒,觀看並返照主面上的榮光。這就是新約的職事;新約的職事就是從神的榮耀來說話。李弟兄在出埃及記生命讀經裏提到:“今天許多傳道人很有口才,但你聽他們說話時,一點不覺得神的榮耀。你也許會讚賞他們的口才,也欣賞他們的知識,卻沒有神榮耀的感覺。然而,你聽真正的話語職事時,你不是被口才或知識吸引,乃是被神榮耀的感覺吸引。你回家以後,榮耀會隨着你。多年後,你仍會回想在那次聚會中所感覺到的榮耀。我們由經歷中曉得,神乃是在祂的榮耀中與我們相會,並在祂的榮耀裏對我們說話。”(一一七二頁)這就是新約的職事。新約的職事乃是從神的榮耀裏說話。

出埃及二十五章二十二節說,我們在“那裏”與神相會;神與我們在“那裏”相會。這說出遮罪蓋不只是遮蓋,更是交通的地方,是神向我們說話的地方。我們新約的執事乃是在這地方與神相會,爲神說話。在新約裏,我們有基督作爲神的榮耀,在祂的臉上照耀着神的榮耀。我們這些新約的信徒,都該除去帕子,以沒有帕子遮蔽的臉,觀看並返照祂的榮光。我們越觀看並返照這榮光,這榮光就越注入到我們裏面,如同日光照在我們身上一樣。我們留在神的榮耀中,被祂注入,結果就產生說話。

倪弟兄曾說到,許多人認爲交通是基於血,但事實上,交通不是基於血,乃是基於神的榮耀。根基是榮耀,不是血。血是爲着滿足榮耀,然後藉着榮耀並在榮耀裏,我們纔有交通。從這榮耀裏,我們得着引導(參倪柝聲文集第二輯第十七冊,一〇九至一一五頁)。人常說到主的引導,但什麼是引導?每當你進到神的榮耀中,那榮耀就成爲你的引導。當你在考慮是否要到某個地方去,卻覺得自己是在黑暗中,你就知道不該去,因爲神的引導不在那裏。但是當你往前一步,你覺得走進神的榮耀,那就是神給你的引導。你不需要神寫字告訴你,你只要摸着神的榮耀,就摸着神的引導。所以交通和引導的根基乃是榮耀。這榮耀不是以賽亞六章那種直接的榮耀,不是當你看到了,便覺得自己有禍的那種榮耀。這榮耀是在耶穌基督面上散發之神的榮耀。所以約翰一章說,“我們也見過祂的榮耀,正是從父而來獨生子的榮耀。”(14)我們不懼怕這榮耀,因爲這是神獨生子的榮耀,豐豐滿滿的有恩典。

“這端作一個基路伯,那端作一個基路伯,兩端的基路伯要與遮罪蓋接連一塊”

“這端作一個基路伯,那端作一個基路伯,兩端的基路伯要與遮罪蓋接連一塊。”(出二五19)基路伯就是神的榮耀,在基督裏聯於救贖。所以這不只是初步、直接的榮耀,乃是救贖的榮耀,是聯於遮罪蓋的榮耀。

兩個基路伯與遮罪蓋接連一塊,指明神的榮耀是從基督這遮罪蓋照耀出來,並照耀在基督這遮罪蓋上,成爲一個見證

兩個基路伯與遮罪蓋接連一塊,指明神的榮耀是從基督這遮罪蓋照耀出來,並照耀在基督這遮罪蓋上,成爲一個見證(參約一14,林後四4、6)。今天我們就近的這位基督,不是尚未完成救贖的基督;我們就近的這位基督,是爲我們完成救贖的基督。

基路伯的形狀、大小和重量沒有記載,指明基督照耀的榮耀是無法測度,且是奧祕的

基路伯的形狀、大小和重量沒有記載,指明基督照耀的榮耀是無法測度,且是奧祕的(參約三34)。基路伯的形狀沒有記載,指明基督照耀的榮耀是奧祕的;基路伯的大小和重量沒有記載,指明基督照耀的榮耀是無法測度的。當我們藉着基督進到神的榮耀裏時,那是奧祕且無法測度的,然而卻又非常明確。因爲基路伯有臉,有翅膀,只是沒有重量和尺寸。這意思是,當我們進到神的榮耀裏,雖然是無法解釋、無法測度,且是奧祕的,但祂給我們的指引卻是非常明確的。這意思就是,在基督裏的榮耀,雖是無法測度,卻又非常明確。

“兩個基路伯要在蓋上展開翅膀,遮掩遮罪蓋;基路伯要臉對臉,朝着遮罪蓋”

“兩個基路伯要在蓋上展開翅膀,遮掩遮罪蓋;基路伯要臉對臉,朝着遮罪蓋。”(出二五20)這裏說到基督作爲神的榮耀乃是神完滿的彰顯。

基路伯的翅膀遮掩遮罪蓋,指明神的榮耀在基督裏彰顯出來,成爲完滿的見證

基路伯的翅膀遮掩遮罪蓋,指明神的榮耀在基督裏彰顯出來,成爲完滿的見證(來一3上,弗三21與注3)。希伯來一章三節說,基督“是神榮耀的光輝”。以弗所三章二十一節說,“願在召會中,並在基督耶穌裏,榮耀歸與祂,直到世世代代,永永遠遠。阿們。”這裏給我們看見,榮耀是在召會中,也是在基督耶穌裏。這節的第三注說,“在召會中神得着榮耀的範圍較爲狹小,只限於信仰之家的人。但在基督裏,範圍就廣闊得多,因爲基督是在諸天裏以及在地上各家族的元首(一22,三15)。因此,神在基督裏得着榮耀,是在神所創造各家族的範圍裏,不僅在地上,也在諸天裏。這符合緊接着的話,‘直到世世代代,永永遠遠,’就是直到永世。”我們有一首詩歌說到,我們在召會裏看見祂的榮耀(補充本詩歌二〇一首,第二節)。我們進到召會生活裏,那真是榮耀;但在基督耶穌裏,我們更是榮耀,因爲祂是在諸天裏以及在地上各家族的元首,那是無限的。盼望我們都記得,我們有神的榮耀,就是基督自己,連同其一切的豐富。祂也成了我們與神相會、得着神說話、並執行新約職事的地方。

基路伯臉對臉,並且朝着遮罪蓋,表徵神的榮耀注視並觀看基督所作成的事

基路伯臉對臉,並且朝着遮罪蓋,表徵神的榮耀注視並觀看基督所作成的事。神是非常滿意,神的榮耀住留並安息在基督的臉面上。這就是我們所傳的福音。在林後四章三至五節,保羅說,“如果我們的福音真的受矇蔽,也是矇蔽在滅亡的人身上;在他們裏面,這世代的神弄瞎了他們這不信者的心思,叫基督榮耀之福音的光照,不照亮他們;基督本是神的像。因爲我們不是傳自己,乃是傳基督耶穌爲主。”保羅傳福音,是傳基督耶穌爲主,也就是傳揚基督是神的榮耀,並且從祂面上顯出神的榮耀(6)。我們比摩西更好,摩西面上的榮光是漸漸廢去的榮光,但我們返照基督的榮光,是從榮耀到榮耀(三7、18)。

“要將遮罪蓋安在櫃的上邊,又將我所要賜給你的見證版放在櫃裏”

“要將遮罪蓋安在櫃的上邊,又將我所要賜給你的見證版放在櫃裏。”(出二五21)以下兩點,一個是說到基督的神性,一個是說到基督的人性。

基路伯和遮罪蓋是用純金作的,表徵基督是神榮耀的光輝,其照耀是神聖的

基路伯和遮罪蓋是用純金作的(17~18),表徵基督是神榮耀的光輝(來一3上),其照耀是神聖的。這是說到基督的神性。

金的遮罪蓋安在皂莢木的約櫃上邊,表徵基督的人性而非祂的神性,是祂彰顯神聖性情之榮耀的基礎;皂莢木表徵基督的人性,品質堅剛,標準崇高

金的遮罪蓋安在皂莢木的約櫃(出二五10)上邊,表徵基督的人性而非祂的神性,是祂彰顯神聖性情之榮耀的基礎;皂莢木表徵基督的人性,品質堅剛,標準崇高。

以上各點乃是說到基督榮耀的各方面。首先,這榮耀聯於基督的受苦。其次說到榮耀與神的關係。然後說到這榮耀是神完滿的彰顯,比在召會中的彰顯更完滿。最後說到這榮耀帶有神性和人性。

“我要在那裏與你相會,又要從見證的櫃遮罪蓋上兩個基路伯中間,和你說我所要吩咐你傳給以色列人的一切事”

“我要在那裏與你相會,又要從見證的櫃遮罪蓋上兩個基路伯中間,和你說我所要吩咐你傳給以色列人的一切事。”(22,參詩八十1,來九3~5)這是最爲重要的一點,說到基督是神與我們相會的地方,以及神向我們說話的地方。神與我們相會意思是交通,神向我們說話意思是給我們引導。

神在遮罪蓋上二基路伯中間與祂的子民相會,並向他們說話,表徵神在成就平息的基督裏,並在那作祂見證、成就平息的基督所彰顯的榮耀中,與我們相會,向我們說話

神在遮罪蓋上二基路伯中間與祂的子民相會,並向他們說話,表徵神在成就平息的基督裏,並在那作祂見證、成就平息的基督所彰顯的榮耀中,與我們相會,向我們說話(參林後三8~11、18)。這些點都與在基督裏的榮耀有關。

神在其中與我們相會並對我們說話的榮耀,乃是基督那無法測度且無法解釋的照耀

神在其中與我們相會並對我們說話的榮耀,乃是基督那無法測度且無法解釋的照耀。

平息處,即遮罪蓋,連同基路伯,一點不差就是我們親愛的主耶穌自己;每當神與我們相會並對我們說話時,這位寶貴的基督都與我們同在;事實上,神乃是在這位照耀的基督裏與我們相會,並與我們說話

平息處,即遮罪蓋,連同基路伯,一點不差就是我們親愛的主耶穌自己;每當神與我們相會並對我們說話時,這位寶貴的基督都與我們同在;事實上,神乃是在這位照耀的基督裏與我們相會,並與我們說話。

要緊的是我們要看見平息不僅是一個舉動;平息也是基督自己成爲一個地方;按照羅馬三章二十五節,神擺出基督自己這人位作平息蓋;在這個人位身上,神能與我們相會,我們也能與神相會

要緊的是我們要看見平息不僅是一個舉動;平息也是基督自己成爲一個地方;按照羅馬三章二十五節,神擺出基督自己這人位作平息蓋;在這個人位身上,神能與我們相會,我們也能與神相會。

平息的血彈在遮罪蓋,即平息蓋上,滿足了遮罪蓋下神的公義律法,以及遮罪蓋上神的聖別性情和照耀之榮耀的要求,因此人的良心就能有平安

平息的血彈在遮罪蓋,即平息蓋上(利十六14~15),滿足了遮罪蓋下神的公義律法,以及遮罪蓋上神的聖別性情和照耀之榮耀的要求,因此人的良心就能有平安。

因此,遮罪蓋連同在遮罪日灑在蓋上祭牲的血,描繪在人性裏救贖的基督(同祂法理的救贖),以及在神性裏照耀的基督(同祂生機的救恩),是墮落的罪人能與公義、聖別、榮耀的神相會,並聽祂說話的地方,藉此他們就被那作爲恩典的神所灌注,並從祂領受異象、啓示和指示,以支配他們的日常生活

因此,遮罪蓋連同在遮罪日灑在蓋上祭牲的血(14~15、29~30),描繪在人性裏救贖的基督(同祂法理的救贖),以及在神性裏照耀的基督(同祂生機的救恩),是墮落的罪人能與公義、聖別、榮耀的神相會,並聽祂說話的地方,藉此他們就被那作爲恩典的神所灌注,並從祂領受異象、啓示和指示,以支配他們的日常生活(箴二九18)。關於遮罪蓋,這裏說到四件事:第一,給我們恩典;第二,給我們異象;第三,給我們啓示和指示;第四,支配我們的日常生活。

當神在基督的榮耀裏臨到我們,祂看不見公義律法的要求,也看不見我們的罪;反之,祂乃是看見遮罪蓋上救贖的血

當神在基督的榮耀裏臨到我們,祂看不見公義律法的要求,也看不見我們的罪;反之,祂乃是看見遮罪蓋上救贖的血。

基督的人性是爲着救贖,而祂的神性乃是爲着照耀;遮罪蓋上的基路伯,表徵基督帶着祂神性的照耀;彈在遮罪蓋上的血,表徵祂那爲着救贖的人性;現今我們與神能在救贖並照耀的基督裏一同聚集,一同談話

基督的人性是爲着救贖,而祂的神性乃是爲着照耀;遮罪蓋上的基路伯,表徵基督帶着祂神性的照耀;彈在遮罪蓋上的血,表徵祂那爲着救贖的人性;現今我們與神能在救贖並照耀的基督裏一同聚集,一同談話。本篇信息說到基督包羅萬有的工作:首先,基督是遮罪蓋,爲着祂的義;其次,祂是平息處,讓神能在祂的榮耀裏與我們相會,向我們說話。這兩方面,我們都需要。

在遮罪蓋上並在祂榮耀的照耀中間,我們能聽見神的聲音,得知祂心頭的願望

在遮罪蓋上並在祂榮耀的照耀中間,我們能聽見神的聲音,得知祂心頭的願望。所以,遮罪蓋這件事,不僅僅是路德馬丁所講的因信稱義而已,更是說到神的照耀。我們都該在生活中有神的照耀。

不僅如此,我們越花時間與主同在,並認識祂的寶血和照耀的榮耀,祂就越將祂自己注入我們裏面;活基督乃是被祂注入的自然結果

不僅如此,我們越花時間與主同在,並認識祂的寶血和照耀的榮耀,祂就越將祂自己注入我們裏面;活基督乃是被祂注入的自然結果(參林後三18,腓一19~21上)。林後三章十八節說到,我們以沒有帕子遮蔽的臉,觀看並返照主的榮光,就漸漸變化成爲與祂同樣的形像。變化是注入的結果,並且這個變化是從榮耀到榮耀,乃是從主靈變化成的。

在至聖所裏得着神的注入,並照着神的注入而行事爲人的基督徒,乃是最有意義的基督徒;這乃是在主終極恢復裏的基督徒;這終極的恢復要結束這時代,引進國度時代,至終帶進新耶路撒冷

在至聖所裏得着神的注入,並照着神的注入而行事爲人的基督徒,乃是最有意義的基督徒;這乃是在主終極恢復裏的基督徒;這終極的恢復要結束這時代,引進國度時代,至終帶進新耶路撒冷。盼望藉由這篇信息,我們能更多珍賞主作我們的遮罪蓋,作我們施恩的寶座,並作我們的平息處,就是祂與我們相會,並與我們說話的地方(A. Y.)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6-01-07 21:42:00
觀看數 :
3,418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