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 主的恢復與現今邪惡的世代相對,以及召會末世論
  • 3,988 views,
  • 2015-10-24,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三一神,包羅萬有的基督,終極完成的靈,永遠的生命,召會的恢復,基督身體的一,召會地方的立場,主今日恢復之主要項目的重點,當我們在勞苦、努力,來受生產之苦,來編寫這些綱要的時候,我們考量這個訓練要怎麼樣開始,要怎樣結束,我們要開始於這一篇,第一篇乃是說到神經綸的恢復,這個是說出整個訓練的方向,我們簡略的看見今天的恢復,乃是神經綸的恢復,神的計劃、祂的安排,要將祂自己分賜到我們的裏面,作我們的生命,生命的供應和一切,以及產生祂團體的彰顯,首先是基督的身體,至終乃是新耶路撒冷,在神的那一面是經綸,在我們這一面是恢復,我們所處的時間,乃是要恢復神經綸的標的,就是經過過程的三一神,與我們的靈調和,而神經綸的目標,就是建造基督的身體,現在我們來到訓練的末了,這裏有一個特別的爭戰,主知道我們到底要怎麼樣,結束這個訓練,我們相信主把我們帶到這一點,我們需要領悟,我們在實行,在執行神的經綸,作爲主在地上,在時間和空間裏的恢復,這是有一個背景的,在這一篇信息裏,我們要陳明這一個背景,使徒保羅稱這一個,爲現今邪惡的世代,這一個背景,乃是把我們在各處的人,都包含在內,因爲那一個是撒但所使用的,它要用這一個來抵消主的恢復,所以我們不能夠無知的往前,不認識,甚至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場爭戰在進行,在這個屬靈的範圍裏,在現今邪惡的世代,也就是宗教和主的恢復之間,有這樣屬靈的爭戰,我們也領悟,雖然我們多數的人,不認爲我們知道主什麼時候回來,是哪一年,但是我們的確知道,我們已經接近這世代的末了,在我們弟兄的職事裏,他釋放過一篇的信息,他稱之爲召會末世論,也就是說到這一切要如何終結,主的恢復帶着得恢復的召會,以及現今邪惡的世代,到了末了會是怎麼一個情形,我們可以期待的,是怎麼樣的情形呢,所以這第九篇信息的篇題是,主的恢復與現今邪惡的世代相對,以及召會末世論,我期望也許這是有幫助的,我們要指出,從加拉太一章4節,根據這整卷書信的背景,來明白這一節,說到現今邪惡的世代,乃是指着世界這撒但系統的,宗教的這個部分,現今邪惡的世代,不是一個籠統的名稱,不是僅僅指這個世界,作爲撒但的系統,更是指宗教的世界,是現今的並且是邪惡的,我們需要領悟,這是現今的,但是我們更要領悟,爲什麼這是邪惡的,我們要聯於保羅也聯於李弟兄,稱這一個爲邪惡的,不久以前,我請一位與我們一同服事的弟兄,幫助我研究李弟兄職事裏的,其中一條線,這一條線就是關於主的恢復,與基督教對比,與基督教這個宗教的系統對比,在這一篇信息裏,每當我說到基督教,請你們明白我不是指某些人,我乃是指着一個宗教的系統,在職事的這一方面這一條線上,有一些還沒有出版,即將出版,在李常受文集裏即將出版,李弟兄一再的表示,我個人認爲他對於這個恢復,最深的關切,特別是到他旅程的末了的時候,他最深的關切,乃是主的恢復,會結果成了墮落基督教的一部分,他怕我們,不是他,是我們會把主的恢復,帶到一個地步,我們重複走樣墮落基督教的歷史,請不要以爲這只是理論,有一些親愛的弟兄們,不是年青人乃是親愛的弟兄們,他們沒有分辨基督教,也就是等一下我們要看見,這個現今邪惡的世代,與主的恢復的不同,藉着這些弟兄們,這一個現今邪惡的世代的混雜,就進到召會裏,我們很難面對處理這樣的事情,他們不會聽,但是我們好些人,這是按照主對我們這一生的安排,並且憑着祂的恩典和憐憫,我們有相當程度的辨別力,看見主的恢復與現今邪惡的世代,也就是這個宗教的基督教,作爲一個系統之間的差別,因爲我們從前就在那裏,所以我們從前是在裏面,我們在裏面認識,而我們從其中出來了,等一下我們所讀的,就會給我們看見,神乃是對於這個宗教,有祂的觀點,乃是從祂的永遠定旨的觀點來看,這就是爲什麼說到猶太教,保羅被聖靈感動,指着這一個說,這是現今邪惡的世代,我們那一天站立在主的面前,作爲曾經擔負,在召會中擔負責任的人,甚至在工作裏擔負責任,在職事裏擔負責任的人,如果那一天我們站在祂的面前,祂向我們指出,我們是用木草禾秸來建造,你讓現今邪惡世代的成分,來玷污了主的恢復,那是多麼可怕,這樣的事很可能會發生,親愛的弟兄們,這一些弟兄們可能會說,主啊我們不知道你的旨意,在路加福音十二章,主說那一些不認識主旨意的,就要少受鞭打,但是那一些認識主的旨意,卻不照着主旨意而行的,就要受更嚴厲的對付,一面來說我們是蒙了特別的祝福,能夠在主的恢復裏,我響應嗎,弟兄的感覺,到底我怎麼會來到這裏呢,這個是主的主宰,另外一面弟兄們,我們擔負責任,並且我們要向主交賬,我們要向主耶穌交賬,這是一般的基督徒,不需要擔負的責任,因爲我們聽了成百成千篇的信息,在一次又一次的節期裏面,我有理由相信,當主把這個寶貴的訓練,帶到末了的時候,祂希望我們有祂的觀點,祂的看法、祂的感覺,對於這個現今邪惡的世代,要有祂的觀點,使我們絕對不妥協,我們要把所有的橋樑,使我們聯於這個邪惡宗教,世代的橋樑全部燒掉,我們不要把這樣的混雜,帶到主的恢復裏,主若延遲祂的回來,祂要再興起一個世代或一個世代,盼望他們也能夠執行同樣的託付,現在我們來看綱要,到某個地候,我就會讀那一處關鍵的經節,

 

壹 主的恢復與現今邪惡的世代,邪惡的宗教世代相對,

 

加拉太一章4節,作爲引言我要讀第3節,願恩典與平安從神我們的父,並主耶穌基督歸於你們,基督照着我們神與父的旨意,爲我們的罪舍了自己,要把我們從現今,這邪惡的世代救出來,可以理解的是,有些不熟悉加拉太書的人,或者這一卷書向他們還沒有開啓,他們就可能說,是的 這個世代是很邪惡的,在美國是那麼墮落,甚至現在的政府,是把這個國家弄得越過越糟,我們實在需要蒙拯救被拉拔出來,但那不是在這一卷書信裏,現今邪惡世代的意思,我們研讀這一節,要照着整本書的上下文,這裏乃是說到一種宗教的事例,在一些宗教人士身上來運行,而入侵了加拉太的衆召會,這些人叫加拉太人要受割禮,要守摩西的律法才能得救,我們從行傳十五章知道,有的人從耶路撒冷出來,不是使徒差遣他們,乃是他們自己去教導人說,你們只要相信律法,你們不能只靠信主,你們還要守律法,還要受割禮才能夠得救,所以那裏有一次會議,來解決這個問題,只是局部的成功,在那裏,外邦人得着釋放了,這就是在這封書信所發生的事,加拉太書的主題乃是說到,把受打岔的信徒,從現今邪惡的世代救出來,到了第六章,保羅說受割禮不受割禮,都無關緊要,要緊的乃是作新造,我對這箇舊世界而論,我已經釘了十字架,所以這裏的世界,就是一章4節所說的邪惡的世代,所以在這一份職事裏,是非常剛強的完全不妥協的,把這一封書信解開了,你去讀這個主恢復裏許多的書報,說到現今邪惡的世代,這是指一些宗教的事,是現今存在的,並且是邪惡的,至終我們必須能夠,和我們的弟兄站在一起,根據真理的亮光,而能夠說基督教作爲一個,宗教的系統乃是邪惡的,是邪惡的,因爲打岔神的旨意,使他們偏離神的經綸,它是邪惡的,因爲它使人與基督隔絕,這就是保羅告訴加拉太人的,你們與基督隔絕,從恩典墜落了,基督對你們就成爲無效了,那些去加拉太的人,他們不是外邦的無神論者,他們不是教導一些無神論的學說,他們乃是熱中猶太教的人,是這樣的人攻擊召會,這就是爲什麼,保羅在他的問安之後,他就說我希奇你們這麼快,離開那在基督的恩典裏,召了你們的去歸向不同的福音,這是保羅的發表,因爲那時候有一場爭戰在進行,至終現今邪惡世代,在當時的混雜,在耶路撒冷,達到一個地步是無可救藥的,所以神用羅馬軍隊來毀滅,在耶路撒冷的召會,免得這樣一道污染的流,繼續從那裏流出來,歷史學家也許只說,這個是羅馬人在那裏對抗,這個猶太人的背叛,所以壓制他們,但是在使徒行傳生命讀經裏,李弟兄有他的解釋,我們是否能夠接受呢,還是我們選擇性的接受呢,我們不能只是選擇性的接受,李弟兄說,神毀滅在耶路撒冷的召會,因爲那裏有了摻雜,現在我們繼續,

 

一 加拉太一章四節說,主耶穌基督,照着我們神與父的旨意,爲我們的罪舍了自己,要把我們,從現今這邪惡的世代救出來,

 

這是神的旨意,要我們衆人,都從這現今邪惡的世代裏出來,我畢業從普瑞斯頓神學院畢業,到我找到主的恢復之間這兩年,就是從一九六四年到一九六六年,這兩年間我有一個禱告,用我的全人,我只問主一件事,我要神完全的旨意,不要讓我作你所許可的,不 ,我不要,我收到了一個邀請,在北卡做校園工作,我記得那一天晚上,在我的牀前跪下我告訴主,我不願意錯過你的旨意,再過三個月,我進來到洛杉磯的召會,照着神的旨意,那就是我的旅程,脫離現今邪惡的世代的旅程,就在那裏開始,所以我從現今邪惡的世代出來,我在這個召會這裏面,但是我裏頭已經被污染了,所以需要許多的清理、焚燒,來清除我裏面這一切的污染,現在過了四十九年,我仰望主的憐憫,使我能夠忠信到路終,我向基督教我已經死了,基督教向我也已經死了,不能和好,不能妥協,沒有橋樑,

 

1 世代是世界這撒但系統的,一部分、一方面,以及現今時髦的表現,爲撒但所利用,篡奪並霸佔神的子民,使他們遠離神和神的定旨,

 

所以一個時代,像以弗所二章2節,乃是世界作爲撒但系統的,一種的表現,

 

2 按加拉太書全文看,一章四節中“現今這邪惡的世代”,是指宗教世界,世界的宗教系,猶太宗教;這由六章十四至十五節得着證實,那裏說到宗教世界,就這世界而論,使徒保羅已經釘了十字架。

 

按加拉太書全文看,一章4節中現今這些世代,是指宗教世界,在巴西有沒有宗教的世界呢,難道這個宗教世界,不是到處都是嗎,世界的宗教系,猶太宗教,乃是我們的主耶穌,祂在啓示錄裏說到撒但的會堂,那是主自己說的,會堂給祂很多的難處,祂在安息日在會堂一直一個人,他們說不要做這個事,你改天再來做,不能在安息日做這事,這由六章14-15節得着證實,那裏說到宗教世界,就着世界而論,使徒保羅已經釘了十字架,

 

3 基督爲我們的罪舍了自己,目的是要把我們從現今,這邪惡的世代救出來、拔出來,解脫出來,

 

我們不是把基督救贖的死,限制於這一方面,但是這是這一節聖經所說的,祂爲我們的罪舍了自己,要把我們,從這世界宗教的世代救出來,主知道,我這個年輕人是個罪人,我有許多的罪,祂也知道我內裏滿了宗教,滿了宗教的事物,同時我對神又有飢渴,我的救主爲我受死,爲我的罪死了,不僅僅是籠統的,更是要把我從基督教,這邪惡的世代救出來,如果加拉太一章4節,不是這個意思,那他是什麼意思呢,

 

4 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把我們從現今,這邪惡的世代救出來,乃是照着神,那關於基督與召會的旨意,

 

歌羅西一章9節,保羅沒有去歌羅西,他不認識歌羅西人,他只是聽見他們對主耶穌的信,以及他們的愛,他說自從我們聽見的日子,也就爲你們不住的禱告祈求,願你們在一切屬靈的智慧,和悟性上充分認識神的旨意,神的旨意對保羅是那樣重要,這些人得救了他們受浸了,他們成了召會,他們必須認識神的旨意,我要不住的爲他們禱告,求主使他們有充分的認識,充分認識神的旨意,這個保羅提到以巴弗,就是傳福音給他們的,常常在禱告中爲他們爭戰,使他們能夠站住並且成熟,對神的旨意有充分的確信,神的旨意乃是要使,包羅萬有的基督作我們的一切,爲着產生基督的身體,神的旨意乃是關於基督與召會,而現今邪惡的時代,乃是反對神的旨意,這似乎很希奇,我們爲着肯定與否定,我們做一些研究,我們在谷歌、我們在亞馬遜,做了一些的研究,許許多多的書,在基督教裏說到認識神的旨意,但他們都沒有告訴你,神的旨意是什麼,這卷書沒有辦法告訴你,什麼是神的旨意,因爲這些書,不是照着神的旨意寫的,因爲這個邪惡的世代,完全是在神的旨意之外,神的旨意是要基督,一直成爲我們的經歷和享受,神的旨意乃是基督的身體,作基督團體的彰顯,現在我們來到很重要的一段,來給宗教下定義,因爲我們要準確,而在我們的言語上不是太輕率的,而是準確的,

 

二 宗教是人的心思受撒但煽動和指示而形成的,爲要反對神的經綸

 

宗教是人的心思,受撒但煽動和指示而形成的,爲要反對神的經綸,不知道你們如果在一個世俗的,大學裏面上宗教課,會不會給你這樣的一個定義,現在的這個羅馬天主教,到底它是怎麼來呢,它是照着神的旨意嗎,它是神的旨意嗎,成百的公會是不是神的旨意呢,所有的宗派 不可能,這裏有人的心思,受撒但的煽動和指示,而形成一個宗教的東西,甚至有基督教的成分,卻是反對神的經綸,李弟兄在他的著作裏指出,倪弟兄受逼迫,因爲他從現今邪惡的世代出來,來實行神永遠的定旨,這就是爲什麼他受逼迫,

 

1 宗教就是爲着神並爲着人的益處,卻沒有基督,離了基督的靈

 

宗教就是爲着神並爲着人的益處,那沒有錯,我們不是懷疑這一個,我不是說這一個懷疑,這樣都不是爲着神,他也講一些很好聽的話,他是爲着人的益處,然而是沒有基督,離了基督的靈,宗教就是想要爲神作事,爲着人的益處,好叫神能夠得榮耀,卻沒有基督,在經歷上沒有基督,並且在經歷上離開了基督的靈,你想我們不可能成爲那樣的人嗎,就在已過這兩週,我看見一些年輕人,他們要做一些爲着神,爲着人的益處的事,有一些弟兄他們的感覺是,我們現在不需要禱告,他們是在一種運動的裏面,他們失去了與這個人位的接觸,或者他們只是由魂的能力在推動,而不是出於靈,在一九七六年,從西岸引起風波的人,他難道不是一個宗教的人嗎,他豈不是爲着神不是爲着基督嗎,但是,他跟李弟兄是完全不一樣,李弟兄是一個基督人,而這另外一個人乃是一個宗教徒,我要以誰作我的榜樣呢,我們任何人,都有可能落入這樣的情形,所以我們需要看清楚,

 

2 宗教徒就是敬拜神、事奉神,卻沒有基督或那靈;我們一變成宗教徒,就被牢籠在現今這邪惡的世代裏。

 

宗教徒就是敬拜神、事奉神,卻沒有基督或那靈,弟兄們請聽,我們一變成宗教徒,就被牢籠在現今這邪惡的世代裏,這就是成爲宗教徒,我們就被牢籠,進入這個邪惡的世代裏,

 

3 撒但形成宗教世界,使我們遠離神、神的旨意,神永遠的定旨,

 

是什麼叫基督徒離開神的定旨呢,就是那個關於天堂的教訓,這完全廢除了,神在他們這一生的定旨,他們完全錯解了約翰十四章,他們只在意這個天堂,就是這一個地方,遠遠過於,他們在意三一神這個人位,

 

a 撒但利用宗教,使人遠離基督和召會、神的旨意,

 

b 撒但只要能使我們能遠離,神的旨意、基督和祂的身體,它就滿足了,

 

就是撒但在整個南美洲的運行,滿了天主教滿了基督教,還有一個東西表面看像主的恢復,結果是大大的偏離了,這一切,都是要使人遠離基督與召公,我們在主恢復裏的信息,就一面來說是簡單的,就是基督與召會...,神的旨意是基督,神的旨意是召會,

 

㈠ 宗教世代是邪惡的,因爲它使人遠離基督與召會,

 

㈡ 在神眼中沒有什麼,比那使我們遠離基督的事,更爲邪惡,

 

按照加拉太書,這個是經歷上的基督,內住的基督,就是基督啓示在你裏面,活在你裏面,成形在你裏面,宗教讓你有道理上的基督,將來的基督,某個時候要來的基督,或者已過的基督,但是誰有現今的基督,基督天上的職事,當前可經歷的內住的基督呢,他們不認識,宗教不認識,這就是爲什麼宗教是邪惡的,宗教世代是邪惡的,因爲使人失去基督使人遠離基督,

 

㈢ 宗教的網羅剝奪我們,叫我們失去內住基督所有的益處,

 

我們都有基督住在我們裏面,保羅問加拉太人,你們豈不知道,基督住在你的裏面呢,我們的宗教欺騙我們,剝奪我們,奪去了我們內住基督所有的益處,

 

4 主無法在宗教,包括猶太教、天主教、更正教中,成功祂的定旨,

 

有一些親愛的弟兄們,在主流的公會裏,他們還在禱告,盼望得着復興得着更新,在六零年代,我也參於那一個,有一種靈恩的復興,進到主流的公會裏面,已過這五十年,在美國的聖公會怎麼樣呢,它是多麼可比的,墮落了,它們現在還設立了,同性戀的人作主教,許可同性的婚姻,長老會也是這樣,神沒有意思要把一個更新的復興,帶到墮落的基督教裏,等一下我們就要看見,我們的道理和我們的歷史,乃是離開基督教,不惜任何代價離開基督教,而回到一的立場上實行召會生活,

 

5 在我們與宗教之間的乃是十字架;就我們而論,宗教這世界已經釘了十字架,就宗教而論,我們也已經釘了十字架

 

在我們與宗教之間的乃是十字架,這就是爲什麼我們許多人,這也完全是主的憐憫,我們並不是比別人優越,我們必須是非常有鑑別力,非常敏感,因爲這裏有十字架,在我們裏面運行,不僅是外在的,更是內在的、內裏的,把我們從基督教分別出來,我們的心覺得痛,每逢這個宗教的成分進到召會裏,甚至有人在推動這樣的事,但我們沒有辦法對付,這樣的事一直在進行,至終神自己在祂的行政管理裏,爲着祂見證的純潔,約翰二章主在聖殿裏怎麼反應呢,祂是不是說啊大家好啊,你們今天賣了多少的鴿子啊,祂是拿鞭子,推翻他們的桌子,你們使我父的殿成了買賣的地方,基督教這個錢的系統,他們用錢來僱用傳道人,這個金錢的想法充滿了每一件事,你們要有分辨力,主會審判這一個,祂也要衡量和審判,我今天晚上的說話,但是我的全人在這裏要呼喊,要保守主的恢復的純正,在全地主恢復的純正,不要成爲宗教徒,要成爲一個基督人,一個靈的人、一個生命人,一個三一神人、一個召會人,一個一的人,要在甜美、相調的交通裏,我們要彼此來保護,使我們蒙保守,

 

三 對保羅來說,現今邪惡的世代是猶太教,對今日的我們來說,現今邪惡的世代,是走樣墮落的基督教,

 

1 我們需要領悟,自己多麼需要蒙拯救,脫離現今這邪惡世代宗教的影響,

 

我們若沒有這樣的領悟,我們就不會蒙拯救,五月份我的膝蓋很不舒服腫起來,我要進到醫院去,當我在那裏的時候,有更嚴肅的一件事被帶到光中,我有一種的領悟,問題不是出在我的膝蓋,我也有點高興,問題是出在我的心臟,當我領悟這一點,我就能夠完全同意這個心臟病,專家這個心臟醫生,我說我同意你的說法,你要給我做這個心導管等等,你要做什麼我都同意,但是如果我們沒有這樣的領悟,我們就會在仇敵的手中,長老和負責的人不能夠那樣,對於仇敵,對於這一個正在進行的爭戰,那樣的一無所知,

 

2 召會是基督活的身體,但今天圍繞我們的是滿了傳統、組織、表演和虛假的宗教——走樣、墮落的基督教;主無法在這光景中完成祂的定旨。

 

召會是基督活的身體,今天圍繞我們的是宗教,我們被這個圍繞了,我們要被這個圍繞,一直到世代的末了,這個就是我們,等一下要說的末世論,主不是要把那些全部摧毀,讓我們在祂的恢復裏留在地上,我們今天是被這些圍繞,是滿了傳統、組織、表演,和虛假的宗教,你覺得怎麼樣,如果我們有一個事從重,在這裏有一些很活的音樂在這裏,他們很和諧的在這裏唱歌,還有一個樣子很漂亮的女士,在這裏唱歌,所有的會衆只在意這樣的表演,這些合唱團、樂團,這些都只不過是一種表演,是虛假的,主無法在這光景中完成祂的定旨,這就是爲什麼,我們每一個人,都要離開這個邪惡的世代,我們每一個人都受這個影響,我們要出來,我們在主的恢復裏,我們脫離現今邪惡的世代,這個旅程已經開始了,

 

3 我們都需要蒙拯救脫離宗教,脫離基督教這現今邪惡的世代;我們必須從巴比倫出來,巴比倫也必須從我們身上出去

 

我們都需要蒙拯救脫離宗教,親愛的弟兄,在安那翰,一九六二年從洛杉磯開始,在八八年八九年,卻引起這樣的難處,他從來沒有蒙拯救脫離宗教,所以他和一些人,就設立了他們的召會,稱爲在某某地方的聚集,我們不能信靠我們主觀的感覺,我們需要站在主的面前向祂敞開 ,說 主啊我裏面,還有沒有什麼宗教的東西,我信靠你的光和你的鑑別力,求你對付我裏面任何的宗教,使我成爲一個氣息的人,一個復活生命的人,我們都需要蒙拯救脫離宗教,脫離基督教這現今邪惡的世代,我們必須從巴比倫出來,巴比倫也必須從我們身上出去,撒迦利亞第三章1-4節我們看見,大祭司約書亞,撒但也在那裏控告他,你可以讀那些經節,你有機會的話去讀一讀,爲什麼控告他呢,因爲大祭司穿着污穢的衣服,是從巴比倫來的,他回到正確的立場上,在正確的立場上,主要除去他身上的巴比倫,他從巴比倫出來,但是他裏頭帶着巴比倫而回來,這是無法避免的,這是沒有例外的,所以主服事他,除去那一些污穢的衣服,給他穿上華美的衣袍,就是祭司的衣服,巴西、南美的弟兄們,請你注意以下的話,你們回到主的恢復,從某處回來,也從某件事物回來,那是很有能力的,正在影響你,甚至有威脅力,我們很喜樂,聽到一個弟兄或一個召會,回到基督身體獨一的交通裏,我們一點不懷疑不審斷的,來接受你們,他們離開了,現今邪惡的世代,他們回到主恢復中,真正的召會生活裏,但有時候他們還是活出,他們先前在邪惡世代裏的情形,他們的領導,顯明他們從前所處的那些東西,他們還是帶着回來,你是照着你的本相回來,但是主要服事你、要供應你,要從你身上,除去任何現今邪惡世代的成分,是先前進到你裏面的,我爲此敬拜主,你不知道我原來是多麼摻雜,我願意稍微犧牲我自己,在我進到召會以前幾個月,我非常尋求主,我和我後來娶的這個姊妹,就是我的妻子,我們那個時候,進到一個酒吧裏面聽音樂,我穿的是綠色的襯衫,但是我還有這個聖品階級的領子,那實在是一種摻雜,我不敢說,現在我裏面沒有任何的摻雜,因爲主知道祂有七個焚燒的眼,從這個角度從那個角度,同時從這些不同的角度來看,我搬到我的公寓裏,這個弟兄幫我搬家,他還幫我把一個十字架掛在牆上,他沒有說半句話,所以我現在是在一的立場上,我從現今邪惡的世代出來,但是我只不過,還算穿着那樣的衣服,我還掛了那個十字架,我就是這樣的一個混雜,如果有任何人需要被潔淨,就是我這一個人,讚美神祂作了這樣煉淨,潔淨的工作,然而我還沒有行完我的路程,我們還沒有達到,我們還有可能受影響,我們要警醒,我不窺探弟兄們,但是我們必須知道混雜是在這裏,我們不會批評你,我們不定罪你,我們要洗你們的腳,我們只要幫助你享受主,讓你行在光中,我們知道,七靈是非常善於,對付我們的摻雜

 

4 主的恢覆在我們中間的歷史,一直是離開基督教的歷史,離開現今的邪惡世代,並在現今邪惡世代之外的歷史,

 

這就是我們的歷史,從基督教出來,並且在這個基督教之外,在這個營之外,

 

5 主的恢復與今天的宗教,走樣、墮落的基督教不同,因此主的恢復與基督教之間,是不可能妥協的,

 

最近,藉着積極的尋求、接觸,我們有很美好的交通,與許多的信徒,大多數他們都還留在基督教裏,他們是我們的弟兄,他們愛主、他們尊重主的話,他們有些人願意行在光中,使我們能夠有交通,我們沒有任何難處,跟他們這些在主裏的弟兄在一起,但是當我們,有參於這樣的接觸的時候,我們絕對不會與基督教妥協,我們永遠不要造橋樑,不久以前,一位相當老練的同工的妻子宣告,我們在建橋樑來聯於基督教,她竟然是那樣的說,是不是代表她的丈夫的觀點呢,如果你在這裏建造橋樑,你必須知道我們在這裏,是要燒掉這些的橋樑,也許我們不應該去燒掉你的橋樑,因爲那是你的工作,我們不能干涉,但是唯有當你自己燒掉你的橋樑,仇敵纔會失去它的立場,當我從這個基督教脫離的時候,他們都覺得很驚訝,他們以爲我還會回去,六零年代,我們有那首詩歌,我們永遠永遠不回頭,我們永遠不回頭,我的確當我離開的時候,我說我永遠不會回頭,永遠不會回去,要燒掉所有的橋樑,我寫一封信,給我當時按立我,這個神學院學生的那個組織,我寫信給他們,說 我放棄我的聖品階級,我把我自己分別出來,這一個委員會回信說,我們都珍賞你寫這一封信的靈,我寫給普林斯頓神學院的,一個負責人,因爲我當時的行動叫許多人驚訝,因爲那是有一些學術的背景,有一位管理者,他說 我很晚在我的辦公室裏,我在想 難道一個人可以對,而整個教會,就是指着那個公會是錯嗎,我說,是啊,不是因爲我是對,乃是因着這一條道路的是對的,所以二零一四年,是我們畢業的第五十年,他們邀請我們去參加這個同學會,我想如果我到那裏去,所謂是榮耀的普林斯頓的畢業生,但是我寧可與在地方召會裏,有一個特會,而不要回到那個同學會裏面,所以這裏是沒有妥協的,這個妥協的想法是從仇敵來的,

 

6 我們需要維持主的恢復與基督教之間的鴻溝;這鴻溝越寬大越好,因爲這是我們與現今邪惡世代之間的鴻溝

 

我們需要維持,主的恢復與基督教之間有鴻溝,路加十六章也說到鴻溝,一個是在火裏,一個是在拉撒路的,在亞伯拉罕的懷裏,這裏說到在你我之間有鴻溝,今天晚上,我們在主的恢復裏,和你們一同在主的恢復裏,我們是弟兄們,我們知道有些人他們在那裏,他們也愛主,但是在我們和他們之間,有一點鴻溝,我們在這裏而他們在那裏,這是李弟兄的職事的一部分,如果你試着妥協,我告訴你,我必須告訴你,你對於主、對於主的職事,對於主的恢復就是不忠信的,這是個事實,我必須告訴你,我還要留下足夠的時候,讓你們有迴應,好 我們現在轉來看召會末世論,所以一面我們就要看見,當我們在實行主的恢復,帶着這一切主要項目的重點,我們是在一種背景裏,這個背景是現今邪惡的世代,有各種宗教的組織,是寵大的、是有影響力的,現在我們要看見,這一切加上真正恢復的召會,都要繼續直到世代的終結,所以這個末世論,乃是研究末了的事,這個世代要怎麼結束,一切的事都要怎麼結束,

 

貳 不但有世界末世論,對世界之終結的研究,也有召會末世論,

 

在綱要的這一個部分,我們必須指出這個來源,是一篇的信息,這一篇信息的篇題很特別,叫做召會末世論,我怎麼學習召會末世論,我聽到李弟兄講一篇信息,說到召會末世論,我一讀再讀,召會末世論這一篇信息,我們知道,我們這一切都從哪裏來的,我們繼續我們所學習的,我們記得我們是跟誰學的,

 

一 召會末世論,包括天主教、更正教,以及原初和恢復的召會,

 

我們會看見原初的召會,就是主所建立的,使徒們所產生的,而恢復的召會,乃是恢復那原初的召會,所以使徒們建立了召會,在地方立場上,在一的立場上建立了召會,主在啓示錄的話是很清楚,但那一個失去了,那個立場被放棄了,後來又有了恢復,所以現在,我們是原初又恢復的召會,

 

二 恢復的召會這辭,指原初的召會,按照聖經中神聖啓示的召會,

 

有一天,路德馬丁從主領受了活的話,羅馬一章,一人必本於信得生而活,那裏就恢復了,關於因信稱義原初的真理,歷世代以來,主的恢復繼續的往前,恢復了一項一項,倪弟兄有一大步的恢復,恢復了召會的立場,李弟兄恢復神的經綸,所以我們應當清楚,我們是誰,我們是誰、我們是什麼,原初的召會是按着聖經中,神聖啓示的召會,

 

1 使徒們建立了原初的召會,但甚至彼得、約翰和保羅,還活着的時候,召會就從原初的光景,落到墮落的光景、走樣的光景,甚至變質的光景,

 

例如在提前三章15節,有召會、有活神的家,真理的柱石和根基,神顯現於肉體,在提後有大戶人家,那是不一樣的,在那一個大戶人家是有摻雜的,有金器、銀器,也有木器、瓦器,所以甚至在保羅的時候他說,亞細亞的人都離棄了我,墮落進來了,

 

2 就如提摩太後書、彼得後書,約翰貳書和叄書這些恢復的書信,所指明的,原初的召會建立不久之後,就有了恢復的召會,

 

約翰特別有修補的職事,他要恢復那從起初原有的,當然那一個恢復並不是那麼有效,你就知道後來的召會歷史,

 

三 天主教實際的光景和結局,揭示在啓示錄十七章,

 

你有沒有到過那裏,去梵帝綱、到羅馬去,我在二零零三年,因長老訓練之後和弟兄們去那裏,我想我在這裏我應該有節制,我該做什麼,我只有一種感覺,這整個東西根本不該存在,不該是這樣,在大災難的時候,主要用敵基督來毀滅這裏了,梵帝綱整個系統,宗教組織要存在,你看教中到美國的時候,他好像一個明星,李弟兄時代的職事來到美國,沒有人歡迎他,沒有慶祝、沒有在電視上訪問他,事實上在神眼中,他是地上最重要的人,我們不是高舉人,我們只是說事實,但是末期要來到,我希望不是在地上,而是在上面來觀看,當我們降下來的時候作主的軍隊,我們在那裏觀看,

 

四 更正教裏有許多稗子、假信徒,

 

這是完全正確的,特別是在那些大公會裏,有一個人他叫傑姆斯,他成了一個真信徒,他說 我從普林斯頓畢業的時候,我是一個基督教的社會學家,五旬節派的人問我,你有沒有得救...,他說 每一個人都在問我,爲什麼呢,因爲他從普林斯頓神學院畢業,但是他沒有得救,我有些同學他們沒有得救,那的確是這種稗子,這是很可怕的情形,這一段是叫我們得鼓勵,

 

五 原初和恢復的召會,乃是真正的召會,

 

我們有一本小冊子,叫做一個真正的召會,不是理想的召會,而是真正的召會,

 

1 在恢復的召會中,我們總是走窄路

 

原初在恢復的召會中,我們總是走窄路,那闊路乃是指着,變形墮落的基督教,而我們總是走窄路,這豈不是很甜美嗎,若是我們能夠站在主的面前,祂看着你說 做的好,五十年了你走窄路,藉着你的見證成百其它的人,脫離那條寬闊的路,來走這一條狹窄的路,哦弟兄們,你們從什麼地方歸回,不僅我們歡迎你們回家,我們更歡迎你們來到窄路上,我們越往前,這一條路就越過越窄,但是這個道路越窄,我們就越多經歷生命,我們是在窄路上,成爲活而有活力的人,

 

2 有分於恢復之召會的人,學習基督徒的生活特別的功課,

 

a 認識基督

 

這裏是弟兄給我們看見的點,就是我們該學的功課,要認識基督,這是保羅的渴望,他跟隨主好長一段時間之後,他說他渴望認識祂,認識基督和祂復活的大能,以及同祂受苦的交通,模成祂的死,或者我可以達到,那從死人中傑出的復活,我不是以爲自己已經得着了,我乃是竭力追求要認識基督,願主把這樣一個深的渴望,放在我們的裏面,要認識基督,認識這寶貝的包羅萬有的基督,

 

b 認識肉體和己,

 

弟兄們在召會裏擔負責任,若是他們不認識己,他們越活躍,就會帶來更多的破壞,他們不知不覺的就會破壞召會,因爲乃是人的己,叫領頭弟兄們中不可能有相調,在美國有一處召會,不是很大的召會,他們有三個弟兄是帶頭的,來在一起的時候就爭吵,這豈不是羞恥嗎,他們應當一同哭泣,如果他們過不去,他們應當接觸一些同工們說,請你們來跟我們在一起,我們不能再這樣往前去,召會在受苦,還有另外一處在美國的召會,十六年之久都不能往前,乃是因爲一個弟兄不認識他自己,他是那樣的受欺,他錯誤的領導召會,他越過他的那一份,我們需要認識肉體,就是舊人的活出,我們特別要認識,你在從天上來的異象那一本書裏,有一章特別說到己的異象,弟兄們我們這些回來的人,我們所着重的是經歷、享受基督,我們追求祂,一天過一天向神聖的分賜敞開,但是對你來說,這是一個莫大的憐憫,若是主使你認識你的己,認識你的個性,倪弟兄和李弟兄,都作同樣的見證,有一次他們看弟兄們的情形,李弟兄說,他看出來是因爲弟兄們的個性,廢除了他們的功用,

 

c 學習如何被釘死而過神人的生活,

 

我給你們一個關於十字架,非常實際的定義,就是召會生活,召會生活就是十字架,每一件事每一個人都是十字架,我們若看見這一個,我們就蒙福了,要讓主將你了結,一再的一再的從這個角度,從那個角度將你了結,李弟兄說,相調就是憑着十字架,藉着那靈供應基督,爲着建造基督的身體,這就是相調,每一次我有分於真正的相調,我都經歷十字架,我裏面有一個東西,在那個交通裏被摸着,這個工作還沒有完成,爲着召會的緣故,弟兄們你們願意學習這個功課嗎,學習過釘死的時候,不是實行宗教,不是像天主教那樣懲罰你自己,殺害你自己,你乃是過一個彰顯神的人性生活,末了第六中點,

 

六 主回來是要審判,並對付天主教、更正教,以及原初和恢復的召會,

 

1 祂要將祂在每一種召會裏的,真信徒召到祂的審判臺前,受祂審判並對付,

 

2 主在那審判要分辨他們是用金、銀、寶石,或用木、草、禾秸建造

 

在那一個審判裏,主要分辨他們是用金銀寶石,或用木草禾秸建造,

 

3 變化成金銀寶石的得勝者,要得賞賜,進入千年國的新耶路撒冷裏,

 

4 宗教將被了結,但基督的新婦要預備好

 

第4小點是好消息,宗教將被了結,但基督的新婦要預備好,阿門,

 

七 至終所有的真信徒,都要在神定旨的終極完成,新耶路撒冷裏,

 

願主憐憫我們,從現在起,直到我們完成我們的路程,或者我們被提遇見主,我們要走窄路,認識基督、經歷十字架,並被主使用,來牧養神的召會,脫離現今邪惡的世代,進入基督身體的實際裏,當主得着基督身體的實際,新郎就要回來,新婦要被提,宗教要過去,國度要來到,但願主憐憫我們衆人,祝福我們衆人,我們用一分鐘禱告,特別爲着這些寶貴的日子,我們感謝主,把自己再奉獻給主,然後我們大概有二十分鐘,可以分享。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5-10-24 21:39:00
觀看數 :
3,988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