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團體的荊棘
  • 6,911 views,
  • 2015-01-13,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本篇信息要講第四個結晶—團體的荊棘。摩西的一生可以分成三個四十年。第一個四十年,摩西接受了屬世的訓練,學得埃及各面的知識,使他滿了屬人、天然的能力。他認爲自己已經豫備好,可以爲神作工,拯救神的子民,卻沒有領悟,他只不過是接受了該有的訓練。摩西可能受過建築方面的訓練,他有這一方面的知識,所以他能彀領受山上的樣式,也能彀清楚的向以色列領頭的工人傳講,如何蓋造帳幕。摩西也是統帥,帶領兩三百萬以色列人在曠野行走四十年,可見他俱備何等的管理組織能力。他還需要與敵人爭戰,所以他必定受過相當的軍事訓練。但是,除非這些訓練經過死和復活,否則是沒有用的。因此,摩西是舊約的模型,給我們看見天然的人如何受神對付、被變化,至終被成全成爲神的僕人。在舊約中,摩西是最大的僕人。

在第二個四十年,摩西每天在米甸曠野的背面牧羊。這是神主宰的訓練。有許多年輕的弟兄,經過全時間訓練之後,就覺得自己豫備好了,召會可以把服事交給他們。但他們真正需要的,就是立刻被擺進『冰箱』。經過四十年在埃及的學習之後,還需要四十年被放在『冰箱』的經歷。『冰箱』就是曠野的背面。直到一切天然的能力都枯乾了,都被神剝奪了,纔有神在荊棘裏向摩西顯現的經歷。這人現在已被破碎,認爲自己八十歲如同死了一樣,一生已到了盡頭。現在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向這人顯現,復活的神在荊棘叢中呼召這人。

接著還有第三個四十年,這纔是摩西對神真正的事奉。沒有人像摩西那樣,在神的全家是忠信的。(民十二7。)他服事百姓,作神的工,直到帳幕建造起來,祭司體系也得以建立。神在山上所命令或啓示給他的一切,都完成了。這時,摩西已是一百二十歲,他爲以色列人祝福,就如申命記三十三章一節所說:『以下是神人摩西死前爲以色列人所祝的福。』經過三個四十年,摩西已經成爲舊約中屬神的人,相當於新約所說的神人。在十六節,摩西題到『住在荊棘中者的喜悅』。當摩西四十歲時,荊棘已在那裏,滿了刺,但是他自己並不知道。到了八十歲,荊棘中有火在焚燒。到了一百二十歲,他說到那位『住在荊棘中者』。摩西很可能有雙重的感覺:第一,這位住在荊棘中者,實在就是與他這荊棘同在的神。摩西領悟,在曠野的四十年間,他不過是荊棘。但是他裏面有火焰焚燒。焚燒的源頭就是神自己。到了一百二十歲,他快要離世的時候,再次論到住在荊棘中者。

摩西的另一個感覺,就是他領悟,有耶和華住在其中的荊棘,不僅是他自己,也是指神全體的子民,就是整個以色列國。因爲這時帳幕已經建立起來,其上有雲彩,其中有榮耀。在以色列人的行程中,不僅日間有雲彩遮蓋帳幕,並且夜間雲中有火,直到早晨。(出四十38,民九15~16。)火在帳幕中焚燒是一幅非常清楚的圖畫,給我們看見,帳幕裏外都有火的焚燒。帳幕表徵以色列人。帳幕乃是神的家,而神真正的家,乃是以色列人。所以,神自己作爲火,覆蓋帳幕,並且安息、居住、住留在帳幕中。

這分職事貴在將聖經向我們解開了,因此我要鼓勵你們眾人讀聖經並研讀註解。最近『聖經爲美國』(Bibles for America)接到許多感謝函。這些感謝函如潮水般湧來。還有人在網路上回應說,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他都不知道聖經到底在說甚麼,直到他收到了一本恢復本聖經。現在他已離不開恢復本聖經。每當他讀恢復本聖經的時候,感覺彷彿有一位神學家在他身邊,對他解釋聖經裏的話。每一次他打開恢復本聖經,就不由自主的流淚。他滿了感謝,因爲他從這本聖經中得到了太多。弟兄姊妹,我們該珍賞我們手中這本恢復本聖經,和其中解開的話。

出埃及三章二節第二註:『按照創世記三章十七至十九節,荊棘是因人的罪所招來咒詛的一部分。因此,荊棘象徵在咒詛下墮落的人。這裏的荊棘代表摩西自己這蒙救贖的罪人。火焰指神聖別的榮耀,這榮耀不許墮落的人直接接觸作生命樹的神。(24與註。)在荊棘中焚燒的火焰,表徵蒙神呼召的摩西雖然是在神咒詛之下的罪人,神聖別的榮耀卻在他裏面且在他身上焚燒。』申命記三十三章十六節,摩西在一百二十歲的時候,還能甜美的回想起四十年前的某一天,如何遇見了這位住在荊棘中者。這對他有極大的意義。主也藉此題醒他:『摩西,不要忘記你不過是在咒詛下的罪人;今天若沒有我的救贖,你仍然是受咒詛的罪人。但我的救贖使我能住在你裏面,作你的一切,作你供應的源頭,滿足你一切的需要。』

出埃及三章二節第二註繼續說,『這事之所以可能,乃因基督的救贖(創三21,四4)滿足了神聖別的要求,而除去了咒詛,讓神聖的火(那靈)得以眷臨並內住於荊棘(蒙救贖的罪人),使火與荊棘成爲一。(加三13~14。)荊棘被火燒著,卻沒有燒燬,這指明神自己,不是摩西,要作焚燒的『燃料』。(參羅十二11,提後一7,腓四13,西一29。)摩西只是一個器皿,一個通道,透過他,神聖別的榮耀得以顯明。(參林後四7。)』要知道我們不僅是一個罪人蒙主恩,我們乃是荊棘,卻有作爲火的神居住在其中,這實在是我們不配得的。我們從前是在甚麼境地,是甚麼樣的人,但這位榮耀的神卻揀選、呼召了我們,並決定要眷臨我們,甚至住在我們裏面!這是何等的憐憫,何等的恩典!難怪摩西無法忘記這個經歷。

從某個角度來說,保羅可說是新約的摩西,也是新約中神重用的僕人。他有一段話,與摩西關於荊棘的話互相呼應,就是林後四章七節:『但我們有這寶貝在瓦器裏。』保羅從來沒有忘記,我們也不該忘記,我們不過是無用、脆弱的器皿。原本是注定該毀壞的器皿,卻因著神的主宰,成了貴重的器皿。我們永遠不該忘記自己是瓦器,但神居然揀選了瓦器,將祂自己在基督裏作爲寶貝放在其中。神居然選擇住在荊棘中;同樣的,宇宙的至寶居然住在瓦器裏面,這樣的思想何等高超、令人敬拜。

我們要繼續來看出埃及三章二節第二註:『按照申命記三十三章十六節,這荊棘是神的居所。因著神團體的子民是祂實際的居所,(來三6與註,)這含示荊棘也是指神所救贖的人團體的實體。當那象徵以色列人作神居所的帳幕建造起來之後,夜間神榮耀的雲彩在其上,形狀如火。(民九15~16。)火在帳幕以上焚燒,表徵以色列人是團體焚燒的荊棘。召會作神的居所,也是焚燒的荊棘—三一神在蒙救贖的人裏面和身上焚燒。(路十二49,徒二3~4。)』這裏告訴我們,荊棘不僅是單個的人,更是神的居所,有神居住於其中,因此是神團體的子民。以色列人的整個歷史乃是豫表新約召會的歷程。今天的召會就是那焚燒的荊棘,三一神在蒙救贖的人裏面和身上焚燒。這包括我們每一個人。我們已經成了新約團體的荊棘,三一神喜悅居住在蒙救贖的人性裏。『藉著神聖別烈火的焚燒,從前被咒詛而蒙了救贖的荊棘,變化成爲神的居所。』這火進到荊棘中以後,就在那裏焚燒。這火不僅是焚燒的燃料,也是在焚燒的過程中,將火的素質和元素焚燒到荊棘裏面。

在出埃及三十四章二十八節,摩西四十晝四十夜在神的山上,也不喫飯也不喝水,在那裏接受神的說話,將神的十條誡命寫在兩塊石版上。二十九節的註解說,『神不是先給摩西法版;祂乃是先花時間對摩西講到對祂自己的享受,而以祂自己灌注摩西。(參林後三3。)神頒賜律法給摩西之前,先將自己給了摩西。這清楚描繪出神的心意。』神的頭一個目標甚至不是對摩西說話;祂的頭一個工作,乃是將祂自己焚燒到摩西裏面。將祂聖別、榮耀、公義的素質,傳輸、分賜、焚燒到摩西裏面,達四十晝四十夜之久。所以當摩西從山上下來時,他的面皮發光。(出三四29。)他在那裏流露神、返照神。他在那裏照耀神,就是讓燒到他裏面的神從他身上彰顯出來,以光的形式從他的臉面照耀出來。這乃是神的心意,就是將祂自己燒到摩西裏面,然後祂纔對摩西說到其他的事。三章二節第二註的最後一句話說,『這就是神的經綸。』我們都需要看見,這就是神的經綸。

火在蒙救贖的荊棘裏焚燒,第一是爲著聖別,純淨。沒有甚麼像火一樣能純淨並煉淨。然後火還要作變化的工作。至終,火要榮化這荊棘。這些雖是新約的辭彙,但都在這幅荊棘的圖畫裏給我們看見。這首先是作在摩西個人身上,然後在神全體子民身上。這說出我們今日作爲新約的信徒個人一面的經歷,以及作爲新約的召會在神面前團體的經歷。就個人而言,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荊棘;地方召會是團體的荊棘,有神聖的火居住在其中。

 

在神眼中,摩西是三一神所燒著的荊棘;

就個人而言,我們都是今日的摩西;

但我們也是作爲團體荊棘之召會的一部分

在神眼中,摩西是三一神所燒著的荊棘;(參申三三1,16;)就個人而言,我們都是今日的摩西;但我們也是作爲團體荊棘之召會(參提前三15~16)的一部分。你是這樣的荊棘麼?在你裏面有東西在焚燒麼?我們的神是焚燒的烈火。就個人而言,我們都是今日的摩西,但我們也是作爲團體荊棘之召會的一部分。

神呼召摩西時,摩西看見燒著荊棘的大異象;

我們曾經是創世記三章中受咒詛的荊棘,

但在出埃及三章裏我們是蒙了救贖的荊棘;

這燒著的荊棘是舊約裏的以色列人,也是新約裏的召會

神呼召摩西時,摩西看見燒著荊棘的大異象;我們曾經是創世記三章中受咒詛的荊棘,但在出埃及三章裏我們是蒙了救贖的荊棘;這燒著的荊棘是舊約裏的以色列人,也是新約裏的召會。在德州高速公路的兩邊,常可見到成捲的乾草隨風滾動。下次你開車經過時,應該說,『那就是我,我從前就是這樣被風吹來吹去。』雖然如此,神卻愛我們,爲我們捨了自己。以弗所五章二節說,祂『爲我們捨了自己』。二十五節又說,祂『爲召會捨了自己』。所以就個人一面,祂救贖了我們;就團體一面,作爲召會,祂也救贖了我們。神乃是用自己的血買了召會。(徒二十28。)讚美主!我們蒙了救贖,使我們能彀有分於三一神。

今天在召會中仍有『荊棘』;召會還不是寶石;

雖然如此,我們讚美主,我們正在變化的過程中

今天在召會中仍有『荊棘』;召會還不是寶石;雖然如此,我們讚美主,我們正在變化的過程中。(羅十二2,林後三18。)在我們裏面都有不少的荊棘。而這些荊棘不一定是不好的東西,甚至我們良善的一面也可能是荊棘,只要是天然的,來自於舊人的,都是荊棘。舊人就是一個滿了荊棘的人;是一個荊棘人。但是這些荊棘,正在經過變化的過程。讚美主!我們正在變化的過程中。

在申命記三十三章十六節,摩西說神是住在荊棘中者;

這話是摩西在一百二十歲時說的,

那是他在看見燒著荊棘的異象四十年之後

在申命記三十三章十六節,摩西說神是住在荊棘中者;這話是摩西在一百二十歲時說的,那是他在看見燒著荊棘的異象四十年之後。摩西的一生有三個段落。今天大部分的基督徒可能都是在頭四十年的段落。人一得救了,就希望能運用神所給的恩賜來榮耀神。這還是在頭四十年的段落。有些基督徒比較屬靈,他們可能是在第二段落,就是八十歲的這個段落;他們領悟自己是荊棘,需要死,並且需要另一個源頭。但是今天晚上我們要來看一百二十歲的摩西。我們需要進入這第三個段落;在這段落裏,我們看見了最高的異象,就是荊棘作爲召會,或說召會作爲荊棘。我們都需要被帶到這個異象中。我們的一生都要被這個異象所控制。

甚至到了帳幕建造完成,神來居住在其中以後,

摩西仍從未忘記那異象

甚至到了帳幕建造完成,神來居住在其中以後,摩西仍從未忘記那異象。我們永遠不該忘記我們所看見的異象,特別是這個異象。就像摩西一樣,這個異象銘刻、鐫刻在他裏面,是永遠無法磨滅的。可以說這個異象控制了他的一生。我的確相信,這個異象控制他在曠野的最後四十年;當他在那裏帶領神的子民時,這個異象一直控制著他。

何等希奇,荊棘竟能成爲神今天在地上的居所

何等希奇,荊棘竟能成爲神今天在地上的居所!神居住在荊棘中。我們若是看見這個內在的意義,必定會俯伏敬拜神。

神終極的目標是要得著一個居所;

這意思是說,神永遠的定旨乃是要建造祂的住處

神終極的目標是要得著一個居所;這意思是說,神永遠的定旨乃是要建造祂的住處。我們能在神的聖言中,從舊約一直到新約,從創世記三章一直到啓示錄二十一章,追溯出神這個目標的線。

在創世記裏,我們在伯特利有神家的啓示,卻沒有神的真實建造

在創世記裏,我們在伯特利(二八10~22)有神家的啓示,卻沒有神的真實建造。雅各得著啓示時,還沒有神的真實建造,只有一根柱子,有油澆在其上;那也可以說是一叢荊棘,其中有火在焚燒。雖然有類似的圖畫,但是在那裏還沒有真實的建造。

在出埃及記開頭,神住在荊棘中,

但在這卷書的末了,神住在帳幕中

在出埃及記開頭,神住在荊棘中,但在這卷書的末了,神住在帳幕中。(三2~6上,四十34~38。)在三至四十章有許多事,其中有一件大事,更勝於律法的陳明,就是帳幕得以建立。神要居住在帳幕裏;這居住開始於荊棘,結束於帳幕,其實這二者就是一個。

因此,帳幕同約櫃成了以色列人歷史的中心點;

最後,帳幕擴大成爲殿

因此,帳幕同約櫃成了以色列人歷史的中心點;最後,帳幕擴大成爲殿。從柱子到荊棘,到帳幕,至終到殿。這是在舊約裏關於神要得著居所的線,接著我們來看新約。

主耶穌來到,作爲神的帳幕和神的殿;今天召會也是神的殿;至終,這殿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就是神在永世裏的帳幕和殿

主耶穌來到,作爲神的帳幕(約一14)和神的殿;(二19;)今天召會也是神的殿;(林前三16);至終,這殿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就是神在永世裏的帳幕和殿。(啓二一3,22。)就一面的意義說,我們可以說新耶路撒冷是永遠的荊棘,就是蒙救贖的人性,有救贖的神居住其中。

起初神的居所是蒙救贖的荊棘,

但這荊棘逐漸被聖別、變化、模成、甚至榮化;帳幕就是變化的說明

起初神的居所是蒙救贖的荊棘,但這荊棘逐漸被聖別、變化、模成、甚至榮化;帳幕就是變化的說明。這些辭彙說到神生機的拯救;這是一個過程,如今在我們裏面不斷的進行,直到變化完成。

在帳幕裏,有包金的皂莢木,也有繡著金線的麻布;

皂莢木和麻都表徵人性,金表徵神性

在帳幕裏,有包金的皂莢木,也有繡著金線的麻布;皂莢木和麻都表徵人性,金表徵神性(出二五10~11,二六15,29,三六34,三七1~2,二八6,三九3。)事實上,甚至皂莢木也是一種多刺的樹木。皂莢木表徵耶穌的人性,而金表徵神性。帳幕的豎板、閂、還有約櫃,都是包金的皂莢木,表明有變化在進行,使蒙救贖的人性成爲經過變化的人性。這是藉著將金加入其中,也就是將神聖的性情加入其中。

在出埃及三章,神的居所是荊棘,但在四十章,

祂的居所是用神性包裹

並與神性交織在一起的人性所造的帳幕;

這樣被包裹和刺繡過的人性是經過變化的人性

在出埃及三章,神的居所是荊棘,但在四十章,祂的居所是用神性包裹並與神性交織在一起的人性所造的帳幕;這樣被包裹和刺繡過的人性是經過變化的人性。神沒有地方可居住,所以祂找到了一叢荊棘住在其中。神迫切要找到一個居所;但我們不希望神繼續住在荊棘中,所以我們需要快快被變化。在四十章,神的居所是用神性包裹並與神性交織在一起的人性所造的帳幕。這裏不僅有包裹,也有交織。因爲這些金最後被揉成金線,與細麻,就是人性,交織在一起。這樣經歷了被包裹和刺繡過的人性,乃是經過變化的人性。這一切都說出神的經綸,就是要將祂自己以最有智慧、最細緻的方式,作到我們裏面。神將祂的神性,作到我們蒙救贖的人性裏,藉此變化、拔高、並豐富這人性,使人性適合用於建造。這就是我們的故事。救贖本身並不是目標,也不是結局。爲著神的救贖,我們讚美祂。但我們需要繼續往前,直到我們被變化,因爲乃是藉著變化纔能有真實的建造,就是神性建造到人性裏。

荊棘和帳幕都是象徵;

神真正的居所不是物質的荊棘,也不是帳幕,乃是祂的百姓

荊棘和帳幕都是象徵;神真正的居所不是物質的荊棘,也不是帳幕,乃是祂的百姓。神從來沒有想要住在甚麼物質的建築裏,祂自己這樣說,『天是我的座位,地是我的腳凳;你們要在那裏爲我建造殿宇?那裏是我安息的地方?』(賽六六1。)何處是神的家?不是人手所造的殿宇,乃是我們這些受造蒙贖的人;祂要與人相調,調和,並且住在人裏面,直到永遠。

以色列人被神對付以後,

成了包金的皂莢木和繡了金線的麻布;

今天召會是這豫表的應驗

以色列人被神對付以後,成了包金的皂莢木和繡了金線的麻布;今天召會是這豫表的應驗。每一天都有這個包裹和刺繡在進行;願我們與神配合,讓這個過程繼續下去,不要讓祂停止,不要讓祂躭延。願我們容讓祂更快的在我們裏面作這樣的工,爲此我們需要更順服,向祂的對付說阿們。

現今召會也許是蒙救贖的荊棘;

然而,日子將到,我們要成爲金、珍珠和寶石

現今召會也許是蒙救贖的荊棘;然而,日子將到,我們要成爲金、珍珠和寶石。(啓二一18~21。)日子將到,荊棘就不再是荊棘了,乃要成爲金、珍珠和寶石,因爲被三一神父、子、靈充滿、浸透,並與祂成爲一。

爲著神居所的奇妙異象,讚美主!

這異象包括從開始階段(荊棘的階段)到終極完成階段(新耶路撒冷的階段)之神的居所

爲著神居所的奇妙異象,讚美主!這異象包括從開始階段(荊棘的階段)到終極完成階段(新耶路撒冷的階段)之神的居所。讓我們講說神居所的奇妙異象;當你講說時,你必定會有看見。

摩西被神呼召時,看見聖火在荊棘中焚燒;

保羅蒙召時,在原則上看見同樣的異象

摩西被神呼召時,看見聖火在荊棘中焚燒;保羅蒙召時,在原則上看見同樣的異象。(參徒九4~5。)保羅在往大馬色的路上說,『主阿,你是誰?』主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穌。』保羅認爲他只是捆綁那些呼求主名的人而已,但主似乎是說,『不,保羅,你所逼迫的就是我。今天我住在他們裏面,我與他們是一,我與他們聯結、調和並合併,這班人不只是在地上呼求我名的人,這班人就是我,是大我。』

保羅看見三一神在祂所救贖的人裏面焚燒;

藉這神聖的焚燒,聖火與荊棘成爲一,

荊棘與火也成爲一,火就是三一神自己

保羅看見三一神在祂所救贖的人裏面焚燒;藉這神聖的焚燒,聖火(就是三一神自己)與荊棘成爲一,荊棘與火也成爲一。所以在原則上,保羅看見了同樣的事,就是有火在荊棘中。當你把鋼鐵放到幾千度的火焰中,鋼鐵就開始變化,火就燒到鋼鐵裏面,甚至鋼鐵的分子結構也會改變。我們需要像這樣被神焚燒,藉著這焚燒,一切的攙雜都會被燒去,純淨的神就能彀帶著祂一切的豐富燒到我們裏面。

主耶穌曾說,祂來要把火丟在地上;

五旬節那天,那靈以火焰舌頭的形狀來到

主耶穌曾說,祂來要把火丟在地上;(路十二49~50;)五旬節那天,那靈以火焰舌頭的形狀來到。(徒二2~4。)主應許要將火丟在地上,那就是傳揚福音。真正的傳福音不只是一種呼召,也是放火,把火丟到人性裏。一個好的傳福音者,他的說話必須在人的靈裏放火,將人的靈點燃,使人的靈有回應而活過來。因爲主曾應許,祂要這樣作。在五旬節那天,那靈的確來到,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那包羅萬有的靈,乃是主所賜給蒙祂揀選之子民福音的福。這福音的福就是加拉太三章所說的那靈,(14,)也就是主耶穌要丟在地上的火,而這火就是神自己。

有舌頭如火焰臨到那一百二十位,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溢。這是外在的充溢,之後還有裏面的充滿,使他們裏裏外外都滿了那靈。那靈不僅像水一樣,更是像火一樣,是焚燒的靈,裏裏外外充滿他們,這就是那靈與人性的調和;這調和的結果就是召會。所以召會絕非屬人的宗教團體或組織,乃是主把火丟在蒙救贖的人性裏,焚燒他們,與他們調和,並從他們裏面照耀出來,使主得著榮耀,那就是召會。

今天主仍然把火丟在地上;

這聖別的火焰,這神聖的焚燒,俘擄了我們,

如今我們是三一神所燒著之荊棘的一部分

今天主仍然把火丟在地上;這聖別的火焰,這神聖的焚燒,俘擄了我們,如今我們是三一神所燒著之荊棘的一部分。願這樣的異象控制我們每一位。今天主仍然把火丟在地上。我喜歡這兩個辭:『聖別的火焰』和『神聖的焚燒』。這不僅是火,更是焚燒;這火是有動作的,是在焚燒的。神不僅是火,更是焚燒。這聖別的火焰,這神聖的焚燒俘擄了我們。我們都是被火俘擄了,就是被一種焚燒俘擄了。今天我們仍然在焚燒;我們是三一神所燒著之荊棘的一部分。

三一神現今正在祂所揀選並救贖的召會裏面和身上焚燒;因此,召會就是三一神在蒙救贖的人性中焚燒;

這就是神聖的經綸

三一神現今正在祂所揀選並救贖的召會裏面和身上焚燒;因此,召會就是三一神在蒙救贖的人性中焚燒;這就是神聖的經綸。帳幕其上有如火的雲彩,其中有神的榮耀;這表徵召會就是三一神在蒙救贖的人性中焚燒。這實在是個美妙的定義。這就是真正的召會,這也就是神聖的經綸。

這個經綸啓示給保羅;

這是神聖啓示的中心點;

摩西看見這經綸的表徵,但保羅看見其實際

這個經綸啓示給保羅;(弗三3~5,9;)這是神聖啓示的中心點;摩西看見這經綸的表徵,但保羅看見其實際。他們兩位都無法忘記所看見的異象。保羅在行傳裏曾三番兩次爲自己的轉變作見證,他永遠無法忘記。一旦這異象臨到他,他就再也無法忘記了。這個異象控制了他的一生,也控制他的整個職事。

我們何等讚美主,祂的經綸已向我們揭示!

每個地方召會都是三一神所燒著的荊棘

我們何等讚美主,祂的經綸已向我們揭示!每個地方召會都是三一神所燒著的荊棘。保羅說乃是這個在荊棘中焚燒的火,就是在摩西裏面焚燒的神,也就是在這瓦器裏焚燒的寶貝,叫他成爲新約的執事。不是憑他自己的力量和能力,乃是藉著復活的大能。這個在他裏面的寶貝,叫他能彀盡新約執事的功用。這個思想何等不同於今日的基督教國。

以弗所一章和三章裏有神聖的經綸,

就是三一神分賜到祂所救贖的人裏面,

使他們成爲祂的彰顯;

這個分賜產生召會,就是今天燒著的荊棘

以弗所一章和三章裏有神聖的經綸,就是三一神分賜到祂所救贖的人裏面,使他們成爲祂的彰顯;這個分賜產生召會,就是今天燒著的荊棘。

因著神的救贖,創世記三章隔絕的火焰,

已成了出埃及三章眷臨並內住的火焰

因著神的救贖,創世記三章隔絕的火焰,已成了出埃及三章眷臨並內住的火焰。(創三24,出三2~3,加三13~14,羅十二11,提後一6~7。)

創世記三章的荊棘指明墮落的人在咒詛之下

創世記三章的荊棘指明墮落的人在咒詛之下。(17~18。)在創世記三章和出埃及三章都有刺,都有荊棘,也都有火。在創世記三章的荊棘指明墮落的人在咒詛之下,需要汗流滿面纔得餬口,然後荊棘要從地長出來。墮落的人是在咒詛之下,所以地纔會長出荊棘。

罪帶來咒詛,咒詛帶來隔絕的火焰

罪帶來咒詛,咒詛帶來隔絕的火焰。(24。)一切都開始於罪。罪帶進咒詛,然後咒詛帶來隔絕的火焰,將人與生命樹隔絕。

在出埃及三章,

被咒詛的荊棘成了神的器皿,而火焰與荊棘成爲一

在出埃及三章,被咒詛的荊棘成了神的器皿,而火焰與荊棘成爲一。

(2~4。)一個如此受咒詛、受審判的荊棘,如今居然成爲這位聖別之神、公義之神的居所。

藉著救贖(由羔羊爲著墮落的人被殺並獻給神所表徵),咒詛被除去,現今火已經與荊棘成爲一

藉著救贖(由羔羊爲著墮落的人被殺並獻給神所表徵—創四4),咒詛被除去,現今火已經與荊棘成爲一。

加拉太三章十三至十四節啓示,

救贖的基督除去了咒詛,而那靈,就是火,已經賜給我們

加拉太三章十三至十四節啓示,救贖的基督除去了咒詛,而那靈,就是火,已經賜給我們。(參路十二49~50,徒二3~4。)基督旣爲我們成了咒詛,就贖出我們脫離律法的咒詛。耶穌戴著荊棘冠冕,祂的確爲我們成了咒詛。因爲經上記著:『凡掛在木頭上的,都是被咒詛的。』(加三13。)這就是我們的主耶穌;爲叫亞伯拉罕的福,在基督耶穌裏可以臨到外邦人,使我們藉著信,可以接受所應許的那靈。(14。)祂受了咒詛,叫我們得著祝福。祂在十字架上被殺害,甚至是在神的咒詛之下,擔當了我們一切的罪,我們卻接受祂作我們惟一的祝福。

神自己,就是那聖者(祂的聖別原使罪人與祂的同在隔絕),

藉著基督的救贖,就能來眷臨我們,與我們同住,甚至住在我們裏面

神自己,就是那聖者(祂的聖別原使罪人與祂的同在隔絕),藉著基督的救贖,就能來眷臨我們,與我們同住,甚至住在我們裏面。我們本來是完全被隔絕的。創世記三章二十四節說,神用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封閉了我們通往生命樹的道路。而生命樹乃是指神自己要作我們的食物和生命。讚美主,如今這條路已經打開了。『讚美神!讚美神!全地都當稱祝!讚美神!讚美神!眾人都要歡呼!哦,來就近父神,藉著祂兒子,並將榮耀歸祂,祂已作大事!』(詩歌三十四首副歌。)

召會乃是團體的荊棘,有復活的神在其中焚燒

召會乃是團體的荊棘,有復活的神在其中焚燒。這位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不僅在荊棘中焚燒,也在其中向摩西說話。

以色列人是團體的荊棘;作爲這樣的荊棘,他們蒙了救贖,

被聖別,被變化,並且被建造;這是召會作爲團體荊棘的豫表

以色列人是團體的荊棘;作爲這樣的荊棘,他們蒙了救贖,(出十三14~16,)被聖別,(2,)被變化,並且被建造;這是召會作爲團體荊棘的豫表。帳幕在曠野中被建立起來,就表徵以色列人被建造成爲神的居所;這表徵召會乃是團體的荊棘,被建造成爲神的居所。

不要說召會貧窮、下沉或發死;

你越這樣說,就越將自己擺在咒詛之下;

然而,你若爲著召會生活讚美主,

稱讚召會生活,你就將自己擺在神的祝福之下

不要說召會貧窮、下沉或發死;你越這樣說,就越將自己擺在咒詛之下;然而,你若爲著召會生活讚美主,稱讚召會生活,你就將自己擺在神的祝福之下。在本篇綱要裏,多處題到『讚美主』。我們要爲著召會生活讚美主,甚至當我們覺得召會不是那麼好的時候,也要讚美主,並且要稱讚召會生活。因爲照著神的觀點,在神眼中的召會,和我們所感覺的並不相同。我們不要照著自己的眼見,乃要照著神的看見。

『祂未見雅各中有罪孽,也未見以色列中有禍患』

『祂未見雅各中有罪孽,也未見以色列中有禍患。』(民二三21。)

『雅各阿,你的帳棚何其佳美!

以色列阿,你的帳幕何其華麗!』

『雅各阿,你的帳棚何其佳美!以色列阿,你的帳幕何其華麗!』(二四5。)

『凡給你祝福的,願他蒙福;凡咒詛你的,願他受咒詛』

『凡給你祝福的,願他蒙福;凡咒詛你的,願他受咒詛。』(9下。)以上乃是巴蘭論到以色列人的話。巴蘭是神的申言者。在民數記二十二章,巴蘭受了巴勒的賄賂,要替他咒詛以色列人,因爲以色列人是巴勒的敵人。(5~7。)然而從巴蘭口裏出來的,卻是祝福加上祝福。於是巴勒對巴蘭說,『你向我作的是甚麼事?我領你來咒詛我的仇敵,不料,你竟完全爲他們祝福。』(二三11。)巴勒又求巴蘭同他往另一處去,從那裏咒詛以色列人。(13。)巴蘭到了另一處,不過他一開口又是祝福的話。於是巴勒對巴蘭說,『來罷,我領你往另一處去;或者神喜歡你從那裏爲我咒詛他們。』(27。)然而,祝福還是從他口中流出。至終,巴勒向巴蘭發怒,就拍掌對他說,『我召你來爲我咒詛仇敵,不料,你這三次竟完全爲他們祝福。』(二四10。)巴蘭回答說,『我豈不曾…說,卽使巴勒將他滿屋的金銀給我,我也不能越過耶和華的話,憑自己的心意行好行歹麼?耶和華說甚麼,我就說甚麼。』(12~13。)我們要曉得,那不是巴蘭的話,乃是神的話。巴蘭只不過是一個出口,一個申言者,在那裏講說神的話。神說,祂未見雅各中有罪孽,也未見以色列中有禍患。(二三21。)同樣的原則,按照我們的看法,召會可能是有缺欠的,但按照神的看法,召會是完美、聖別、佳美、美好、華麗、美妙的。我們需要對神的話說阿們。

在中國曾有一位同工姊妹,因著召會下沉的光景而受攪擾,就在禱告聚會中爲召會向主呼求。她禱告時,因著召會可憐的光景而歎息、呻吟。當她禱告完,倪弟兄立卽向主發出讚美,並感謝祂,說,召會絕不輭弱或下沉,乃一直是高昂的。然後,倪弟兄就交通關於巴蘭的這段話。李弟兄也見證,他在那一次聚會中學到了許多功課。我們是照著自己的眼光,還是照著神的眼光來看召會?我們必須以神的眼光來看召會,因爲神愛召會,基督愛召會,召會是美麗的。

從尼布甲尼撒毀壞耶路撒冷城直到如今,

凡咒詛猶太人的國家、人民、種族或個人,都受了咒詛;然而,凡祝福猶太人的,都蒙了祝福;我們向著召會的態度也是一樣—我們若咒詛召會,就會受咒詛;我們若祝福召會,就會蒙祝福

從尼布甲尼撒毀壞耶路撒冷城直到如今,凡咒詛猶太人的國家、人民、種族或個人,都受了咒詛;然而,凡祝福猶太人的,都蒙了祝福;(創十二3;)我們向著召會的態度也是一樣—我們若咒詛召會,就會受咒詛;我們若祝福召會,就會蒙祝福。任何咒詛召會的,自己一定也會落入咒詛之中;那些祝福召會的,也必定蒙祝福。我們要蒙祝福,就要祝福召會,如同神祝福召會一樣。

雖然在哥林多的召會有分裂、犯罪、混亂、恩賜的濫用、以及異端的教訓,使徒仍稱之爲神的召會,因爲那使一同聚集的信徒,成爲神之召會的神聖、屬靈素質,確實是在那裏

雖然在哥林多的召會有分裂、犯罪、混亂、恩賜的濫用、以及異端的教訓,使徒仍稱之爲神的召會,因爲那使一同聚集的信徒,成爲神之召會的神聖、屬靈素質,確實是在那裏。(林前一2。)保羅從來沒有忘記哥林多人,仍然稱他們是在哥林多神的召會。

今天團體的荊棘作爲神的居所,完全是在復活裏的事

今天團體的荊棘作爲神的居所,完全是在復活裏的事。

召會乃是『基督的』、『復活的』、屬天的

召會乃是『基督的』、『復活的』、屬天的。(參創二22,弗一19~23,二6。)這幾個辭乃是新文化的新語言。召會是甚麼?召會乃是『基督的』,而基督是『復活的』,是屬天的。這就是基督的成分和素質,也就是召會。

復活乃是神聖經綸的命脈和生命線

復活乃是神聖經綸的命脈和生命線。(林前十五12。)

我們在主復活的生命裏,用主復活的大能爲祂勞苦,絕不會徒然,但藉著向罪人傳揚基督,對聖徒供應生命,並用對經過過程之三一神的經歷作金、銀、寶石來建造召會,其結果必要完成神永遠的定旨

我們在主復活的生命裏,用主復活的大能爲祂勞苦,絕不會徒然,但藉著向罪人傳揚基督,對聖徒供應生命,並用對經過過程之三一神的經歷作金、銀、寶石來建造召會,其結果必要完成神永遠的定旨。(58,三12。)住在荊棘中的那位乃是復活的神。事實上,祂就是復活的本身,也是神經綸的生命線。今天這個火,就是復活的生命連同復活的大能,已經丟到我們裏面,要在我們裏面作許多事。神的旨意、基督的傳揚、生命的供應、以及召會的建造,都出自這位被我們經歷之復活的神。林後四章說到在瓦器裏的寶貝,(7,)也說到復活。使徒乃是靠著瓦器裏面寶貝的能力,活出釘死的生活,以彰顯復活的生命。

我們個人是荊棘,而我們在一起乃是團體的荊棘,

有復活的神在其中焚燒;這就是今日召會生活的圖畫

我們個人是荊棘,而我們在一起乃是團體的荊棘,有復活的神在其中焚燒;這就是今日召會生活的圖畫。我們有一些關於愛召會的詩歌,如詩歌六百一十五首『主,你居所何等可愛!』,六百一十六首『主阿,我愛你的居所,就是你的召會!』。唱這些詩歌,可以激勵我們愛召會,稱讚召會,祝福召會,並幫助我們從神的眼光來看召會。地方召會表面眼見的光景是謊言,其實際乃是神所看見、所講說的。我們需要相信神,並且與神是一,祝福神所祝福的;這乃是我們往前的路。(M. C.)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5-01-13 20:06:02
觀看數 :
6,911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