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神呼召摩西作神僕人之標準模型的總覽
  • 7,706 views,
  • 2015-01-13,
  • 上傳者: 洪國恩,
  •  0

每個時代神都渴望作事。在現今這個時代,我們看見神所渴望的乃是要得著建造。建造是神與人的調和,是神團體的彰顯,也是神的擴大;建造就是神的目標。我們在此是爲著神的目標,以祂的目標爲我們的目標,以祂的心爲我們的心。如果我們要成爲神建造的構成成分,成爲建造基督身體的肢體,爲著豫備祂的新婦,我們就需要豫備好,蒙神呼召。今天有誰豫備好要接受神的呼召?我們都要豫備好,樂意接受神的呼召。

在本篇信息裏,我們要看神呼召摩西作神僕人之標準模型的總覽。神呼召摩西作神僕人的原型,成爲神所有僕人的標準模型。所以,這模型要複製在我們身上。我們如果要作神建造的構成成分,作一個爲神建築的建造者,就要讓神將祂自己建造到我們裏面,並將我們自己建造到祂裏面。如此,神呼召摩西的一切細節纔能成爲我們的經歷。本篇信息的負擔,乃是讓神呼召摩西的每一方面,都成爲我們今日在主恢復中的經歷。

摩西一生有三個四十年。頭一個四十年,他天然的力量和才幹發展到極致。第二個四十年,他天然的力量和才幹被神拆毀,失去一切的自信,然後他的力量被帶到復活裏,爲神所用。末了四十年,神使用他來爲著神的建造。這三個四十年乃是摩西的一生。

 

摩西的事例乃是棄絕天然的力量和才幹最好的說明;聖經中沒有一個人在這方面像摩西這麼好

摩西的事例乃是棄絕天然的力量和才幹最好的說明;聖經中沒有一個人在這方面像摩西這麼好。要我們不用天然的力量和才幹來爲神作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李弟兄曾說,多年來,藉著受苦和失敗,他一直在學習不用自己的天然力量和才幹來爲神作工。

神旣呼召我們,似乎是要我們作些事;但神不要我們憑自己作,乃要我們憑祂來作。然而,若要我們不憑自己作某件事,我們常常就完全拒絕去作。這樣的態度是在主恢復的工作中極大的阻礙。我們作事,必須棄絕天然的力量和才幹,並要憑主來作。凡我們爲著建造所作的一切,都必須憑著祂、倚靠祂、並且在祂裏面,藉祂來作。

天然的力量和才幹沒有神聖的元素

天然的力量和才幹沒有神聖的元素。

天然的力量和才幹憑自己行事,不照著神的意願而行

天然的力量和才幹憑自己行事,不照著神的意願而行。我們在摩西身上看見,他憑自己天然的力量和才幹行事,而不照著神的意願而行。摩西是法老女兒的養子,雖然在法老宮中長大,卻由他的母親乳養。毫無疑問,他的母親必定在他年幼的時候就告訴他,他是希伯來人。後來,摩西長大,出去到他的希伯來弟兄那裏,看他們所受的重擔;他要帶領他的弟兄們獲得自由。他見一個埃及人打一個希伯來人,他的一個弟兄;然後,他左右觀看,見沒有人,就用他天然的力量,把那埃及人打死了,藏在沙土裏。(出二11~12。)這給我們看見摩西真強,他強壯到能一拳把人打死。他作這事是出於天然的力量,而不是照神的意願。第二天他出去,見有兩個希伯來人爭鬭,就對那欺負人的說,『你爲甚麼打你同族的人?』(13。)那人說,『誰立你作我們的首領和審判官呢?難道你想要殺我,像殺那埃及人麼?』(14。)所以,摩西打死埃及人這件事,必定在希伯來人中間傳開了。摩西便懼怕,說,『這事必是被人知道了。』法老聽見這事,就想要殺摩西;但摩西逃避法老,去米甸地居住。(15。)所以,摩西是憑自己行事,而不是照神的意願而行。

天然的力量和才幹尋求自己的榮耀,滿足自己的願望

天然的力量和才幹尋求自己的榮耀,滿足自己的願望。所以當我們運用天然的才幹和力量時,就是在尋求自己的榮耀,滿足自己的願望。

天然的力量和才幹在復活裏對我們事奉主成爲有用的

天然的力量和才幹在復活裏對我們事奉主成爲有用的。主沒有把我們天然的力量和才幹丟掉,乃是把我們天然的力量和才幹釘死,然後在復活裏,我們天然的力量和才幹纔能對主有用。

摩西在埃及人的一切智慧上受了訓練,說話行事都有能力

摩西在埃及人的一切智慧上受了訓練,說話行事都有能力。(徒七22。)司提反講述歷史說,『摩西在埃及人的一切智慧上受了訓練,說話行事都有能力。』(22。)摩西在埃及這強而有力的文化下受訓練,所以他的說話行事都有能力。當時埃及的建築工藝非常發達,所以,摩西必是建築和數學專家。摩西非常剛強有能,在埃及一切的智慧上受了訓練。當他的才幹被帶進復活裏,就能上到西乃山,明白帳幕及其器物的設計,並祭司衣服各部分的細節。帳幕的一切,從未有人看見過;地上也從未有像帳幕一樣的建築,或像金燈臺這類的物品。摩西若不在復活裏,怎能明白金燈臺是要用金錘打成有枝榦、有花苞、有花萼的燈臺?雖然摩西得著埃及一切的學問,說話行事都有能力,然而,他天然的力量和才幹惟有被釘死並進入復活,纔能在事奉神的事上有用。我們的能力需要被釘死並復活,纔能在復活裏爲著神的建造爲神所用。

摩西照著自己的意思爲神的百姓作事

摩西照著自己的意思爲神的百姓作事。(23~26。)

摩西被神擺在一邊,達四十年之久

摩西被神擺在一邊,達四十年之久。(出二14~15,徒七27~30。)出埃及二章十五節說,『摩西逃避法老,去米甸地居住。』他在那裏生了兩個兒子。『滿了四十年,在西乃山的曠野,有一位天使在荊棘火焰中向摩西顯現。』(徒七30。)求主開我們的眼睛,使我們都看見荊棘火焰的異象。

摩西,一個曾在埃及王宮裏受過教育的人,

被迫在曠野過牧羊人的生活;當年日過去,

他失去了一切—他的自信、他的前途、他的興趣和他的目標

摩西,一個曾在埃及王宮裏受過教育的人,被迫在曠野過牧羊人的生活;當年日過去,他失去了一切—他的自信、他的前途、他的興趣和他的目標。(出三11,參二11~13。)如今神從荊棘中火焰裏向摩西顯現;三一神自己就是荊棘中的火焰。祂從荊棘中呼召摩西,摩西卻說,『我是誰,竟能去法老那裏,將以色列人從埃及領出來呢?』(三11。)這給我們看見他已經失去自信。從前他是那麼有力量,說話行事那麼有能力,他在埃及人的一切智慧上滿有技巧,但是他現在徹底失去自信。

每一個被主呼召的人都必須經過一段期間,

失去他的信心,認識他的無能,認爲自己只配死

每一個被主呼召的人都必須經過一段期間,失去他的信心,認識他的無能,認爲自己只配死。當神呼召摩西時,他已經八十歲。詩篇九十篇是摩西寫的,十節說,『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所以摩西以爲八十歲就快要死了。他可能想:神阿,我都要死了,你纔來呼召我麼?我現在只配死。保羅在腓立比三章三節說,『真受割禮的,乃是我們這憑神的靈事奉,在基督耶穌裏誇口,不信靠肉體的。』我們是憑神的靈事奉的人,不該信靠肉體。我們的誇口不在於自己,乃在於基督耶穌。

摩西學會照著神的引導事奉神並信靠神

摩西學會照著神的引導事奉神並信靠神。(徒七34~36,來十一28。)摩西天然的才幹受了對付,就成了在復活裏的才幹;這在復活裏的才幹,是與神的行動一致的。事實上,是神作到摩西的才幹裏,他的才幹至終就充滿了神。我們的才幹應該充滿了神,以神作我們的才幹。

在聖經裏,神呼召摩西的記載比祂呼召其他人的記載都長;在歷史上,

摩西是頭一個完全、合格、且得著成全的神的僕人;因爲他是聖經中頭一個完全合格的神的僕人,

所以他是神僕人的標準模型,

並且神對他的呼召,乃是祂呼召眾僕人的標準

在聖經裏,神呼召摩西的記載比祂呼召其他人的記載都長;在歷史上,摩西是頭一個完全、合格、且得著成全的神的僕人;因爲他是聖經中頭一個完全合格的神的僕人,所以他是神僕人的標準模型,並且神對他的呼召,乃是祂呼召眾僕人的標準。出埃及三章一節說,『摩西牧養他岳父米甸祭司葉忒羅的羊羣;一日領羊羣往曠野的背面去,來到神的山,就是何烈山。』這是他八十歲的時候。

神呼召的地方,是在曠野的背面;

在背面,意思是我們不滿意、不滿足於目前的光景

神呼召的地方,是在曠野的背面;(1;)在背面,意思是我們不滿意、不滿足於目前的光景。我們不滿意、不滿足於目前的光景,所以神就帶我們到背面去。我們也許對我們的職業不滿意,所以神就帶我們到職業的背面,並呼召我們。我們以爲婚姻能滿足我們,但至終我們失望,神就帶我們到婚姻的背面。我們不滿意、不滿足於目前的光景,這時神就來呼召我們。

當摩西往曠野的背面去,他來到神的山,就是何烈山;

許多時候我們處境的背面竟然是神的山

當摩西往曠野的背面去,他來到神的山,就是何烈山;(1;)許多時候我們處境的背面竟然是神的山。

在出埃及三章五節,神對摩西說,『不要近前來。

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爲你所站的地方乃是聖地;』

本節的『聖地』是指人沒有踏過之地

在出埃及三章五節,神對摩西說,『不要近前來。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爲你所站的地方乃是聖地;』本節的『聖地』是指人沒有踏過之地。這指明神的呼召都是臨到未受人干擾、沒有人手操縱、也沒有人意的地方;我們若要蒙神呼召,就必須在一個完全爲祂保留的地方。神從荊棘裏呼召摩西,這指明神呼召的地方就在我們裏面。我們是荊棘,在我們裏面有神的火焰在焚燒;神呼召我們的地方,就在我們裏面。

一個蒙神呼召的人,必須看見自己是燒著的荊棘

一個蒙神呼召的人,必須看見自己是燒著的荊棘。(徒七22~26,出三2~6上。)『耶和華的使者從荊棘中火焰裏向摩西顯現。摩西觀看,不料,荊棘被火燒著,卻沒有燒燬。摩西說,我要過去看這大異象,這荊棘爲何沒有燒掉呢?耶和華見他過去要看,神就從荊棘中呼叫說,摩西,摩西。他說,我在這裏。神說,不要近前來。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因爲你所站的地方乃是聖地;又說,我是你父親的神,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2~6上。)讚美主,摩西觀看,讓我們也來觀看。從荊棘中火焰裏呼召摩西的乃是三一神,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就是父神,子神,靈神。

每一個蒙神呼召的人,必須認識自己乃是蒙了救贖的荊棘(從前在神咒詛下而蒙了救贖的罪人),裏面有火燒著,這火就是三一神自己,也就是復活的神

每一個蒙神呼召的人,必須認識自己乃是蒙了救贖的荊棘(從前在神咒詛下而蒙了救贖的罪人一創三17~18),裏面有火燒著,這火就是三一神自己,也就是復活的神。(申三三16,可十二26。)在創世記三章,荊棘是神咒詛的記號。我們這些罪人都受了神的咒詛,但我們得蒙救贖,裏面有火在焚燒;這火就是三一神自己,也就是復活的神。摩西在申命記三十三章爲以色列人祝福。他論到約瑟的祝福時,用了這樣的發表:『住在荊棘中者的喜悅。』(16。)他不說住在帳幕中者的喜悅,而是說住在荊棘中者的喜悅。摩西在他一生的末了,仍然記得三一神從荊棘中火焰裏向他說話。在馬可十二章,主耶穌對撒都該人論到復活:『關於死人復活,神在摩西書中荊棘篇上怎樣對他說,「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26。)主耶穌稱出埃及三章神呼召摩西的這段重要的話爲『荊棘篇』。

馬太二十二章也論到這個事例,撒都該人到耶穌跟前來,問祂說,『從前有兄弟七人。第一個娶了妻,死了,沒有後裔,遺下妻子給兄弟。第二、第三,直到第七個,都是如此。最後,那婦人也死了。這樣,在復活的時候,她是這七人中那一個的妻子?因爲全都娶過她。』(25~28。)這實在是很困難的問題,但是主這樣說,『你們錯了,因爲不明白聖經,也不曉得神的大能。在復活的時候,人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樣。關於死人復活,神向你們所說的,你們沒有念過麼?祂說,「我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神並不是死人的神,乃是活人的神。羣眾聽見了,就驚訝祂的教訓。』(29~33。)三十二節的註解說,『神旣是活人的神,且稱爲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因此,死了的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必要復活。這是主耶穌解經的方法,不是單憑字句,乃是憑字句中所含的生命和大能。』

我們都是荊棘,但我們被復活的神所焚燒;我們是罪人,曾在神的咒詛下,但我們蒙了救贖,脫離神的咒詛,並且罪得赦免。我們必須領悟,若沒有火,我們不過是荊棘。現今我們是蒙了救贖的荊棘,裏面有火燒著,這火就是三一神自己,也就是復活的神。何等美妙,三一神在我們這些蒙救贖的荊棘裏面焚燒。

荊棘被火燒著卻沒有燒燬,

這指明神不要用我們天然的生命作燃料,

祂只要以祂自己作燃料來焚燒

荊棘被火燒著卻沒有燒燬,這指明神不要用我們天然的生命作燃料,祂只要以祂自己作燃料來焚燒。(羅十二11,提後一7,西一29,賽四4,啓三15~19。)摩西看到荊棘很驚訝,因爲他看見荊棘沒有被燒燬。荊棘被火燒著卻沒有燒燬,是因爲荊棘沒有被用作燃料。當你覺得自己在事奉中被燒掉,覺得疲累,就表示你用錯了燃料,你是用自己作燃料。主不要我們用自己作燃料,祂要作我們的燃料,作我們的火,作我們的火焰。羅馬十二章十一節說,『殷勤不可懶惰,要靈裏火熱,常常服事主。』提後一章六至七節說,『將那…在你裏面神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因爲神賜給我們的,不是膽怯的靈,乃是能力、愛、並清明自守的靈。』我們裏面要挑旺的恩賜是甚麼?那就是神所賜給我們的靈。我們要把神所賜那能力、愛、並清明自守的靈挑旺起來。在歌羅西一章二十八至二十九節保羅說,他要將各人在基督裏成熟的獻上;他也爲此勞苦,照著主在他裏面大能的運行,竭力奮鬭。保羅不是照著他天然的力量來奮鬭或努力,乃是照著主在他裏面大能的運行,竭力奮鬭。

在啓示錄三章十五至十九節,主對在老底嘉的召會說,『我知道你的行爲,你也不冷也不熱;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熱。』這裏的熱,直譯沸騰。基督徒生活的溫度該是沸騰的,我們都該是爲主沸騰的人。主說,『你旣如溫水,也不熱也不冷,我就要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因在老底嘉的召會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如果我們有一種的態度,覺得自己甚麼都不需要,一樣都不缺,我們就要留意了。我們不該有這種態度,乃該覺得需要三一神,復活的神。這節經文繼續說,『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又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這三樣事物就是三一神。金是父神神聖的性情,白衣是子神作我們主觀活出的義,眼藥是靈神作爲膏油塗抹我們,使我們得著啓示。我們需要付代價來得著對三一神主觀的經歷。然後主說,『凡我所愛的,我就責備管教;所以你要發熱心,也要悔改。』發熱心,原文也是沸騰。我們要沸騰,也要悔改。

我們必須在我們的靈裏火熱,而不是在我們天然的生命裏火熱;

任何在我們天然生命裏的火熱,對神都是凡火,並帶進死亡

我們必須在我們的靈裏火熱,而不是在我們天然的生命裏火熱;(羅十二11;)任何在我們天然生命裏的火熱,對神都是凡火,並帶進死亡。(利十1~11,十六12。)甚麼是凡火?凡火就是天然生命的火熱,天然的熱心。天然的熱心是會燒盡的,所以我們不要獻上任何凡火。在拿達、亞比戶的事例中,他們拿自己的香爐,盛上火,加上香,在耶和華面前獻上凡火,接著就有火從耶和華面前出來,把他們燒滅,他們就死在耶和華面前。這是非常嚴肅的。天然的熱心,天然生命裏的火熱,在神看來都是凡火,會帶進屬靈的死亡。

利未記六章十二至十三節說,『壇上的火要在其上一直燒著,不可熄滅。祭司要每早晨在上面燒柴,把燔祭擺列在上面,並在其上燒平安祭牲的脂油。火要在壇上一直不斷的燒著,不可熄滅。』在燔祭壇上的火是從天上來的火,並且那火要在主面前一直燒著。每天早晨我們都需要將自己奉獻給主,在壇上燒柴,獻上燔祭和平安祭。我們取用祂作燔祭,接著在平安中與祂有交通。你這樣作,那復活之神的火就會在你裏面焚燒。

荊棘被火燒著卻沒有燒燬,這指明榮耀之神這聖別的火

該在我們裏面焚燒,但我們不該被耗盡;

若是一個神的僕人被耗盡,這意思是說,他乃是用自己的能力爲神作事

荊棘被火燒著卻沒有燒燬,這指明榮耀之神這聖別的火該在我們裏面焚燒,但我們不該被耗盡;若是一個神的僕人被耗盡,這意思是說,他乃是用自己的能力爲神作事。(參林前十五10,58。)換句話說,我們爲主勞苦服事,但是我們裏面不該被耗盡。如果我們裏面感覺被耗盡,可能指明我們是用天然的力量爲神作事,而沒有讓復活的神在我們裏面焚燒。林前十五章十節說,『然而因著神的恩,我成了我今天這個人,並且神的恩臨到我,不是徒然的;反而我比眾使徒格外勞苦,但這不是我,乃是神的恩與我同在。』我們是靠著我們裏面神的恩而格外勞苦。

摩西所記得的那個異象必定在他裏面作工,

不斷題醒他不要用天然的力量或才幹

摩西所記得的那個異象必定在他裏面作工,不斷題醒他不要用天然的力量或才幹。

藉著燒著之荊棘的表號,神使摩西有印象,

他是器皿,是通道,神藉著他得以顯明

藉著燒著之荊棘的表號,神使摩西有印象,他是器皿,是通道,神藉著他得以顯明。(林後四7,腓一20,22~25。)不論摩西天然的才幹多強,力量多大,他還是一叢荊棘,並且是那還沒有蒙救贖的荊棘。直等到三一神進到他裏面,他纔成爲蒙救贖的荊棘,爲復活的神所焚燒。在林後四章七節保羅說,『我們有這寶貝在瓦器裏,要顯明這超越的能力,是屬於神,不是出於我們。』這寶貝就是在我們裏面焚燒的火,就是在我們裏面焚燒之復活的三一神。在腓立比一章二十至二十一節保羅說,『這是照著我所專切期待並盼望的,就是沒有一事會叫我羞愧,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體上,現今也照常顯大,因爲在我,活著就是基督。』他不願在彰顯基督的事上失敗。他盼望能蒙拯救脫離不活基督,不顯大基督的失敗。然後二十二至二十五節給我們看見,保羅成了供應的管道,爲復活的神所焚燒;復活的神從他裏面流出,使他能叫信徒們得到信仰上的進步和喜樂。

多年來我們必須一直學一個功課,就是爲神作工,

但不用天然的生命作燃料,只讓神在我們裏面焚燒

多年來我們必須一直學一個功課,就是爲神作工,但不用天然的生命作燃料,只讓神在我們裏面焚燒。

火燒荊棘的記載,

對於神所呼召的人,成爲不能磨滅的記念和見證

火燒荊棘的記載,對於神所呼召的人,成爲不能磨滅的記念和見證。

(申三三1,16,可十二26。)

但願這火燒荊棘的記載使我們有深刻的印象,絕不忘記;這異象必須印刻在我們全人裏面

但願這火燒荊棘的記載使我們有深刻的印象,絕不忘記;這異象必須印刻在我們全人裏面。我們需要就著這些點向主禱告,直到這些要點深深刻在我們裏面,使我們永遠不忘記這個異象。

召會乃是團體的荊棘,有復活的神在其中焚燒

召會乃是團體的荊棘,有復活的神在其中焚燒。(參創二22,弗二6。)創世記二章二十二節給我們看見亞當和夏娃的豫表;亞當豫表基督,夏娃豫表召會。夏娃是由亞當這獨一的成分所建造的,在她裏面沒有別的成分。神用那人亞當身上所取的肋骨,建造成一個女人。所以夏娃就是亞當,夏娃的成分完全是亞當;同樣的,召會的成分也完全是基督,召會是屬基督的,召會就是基督。以弗所二章六節說,祂又叫我們在基督耶穌裏一同復活,一同坐在諸天界裏。所以召會是基督的、復活的、屬天的。

神終極的目標是要得著一個居所,建造祂的住處。(約一14,二19,林前三16,啓二一3,22。)召會就是三一神在蒙救贖的人性中焚燒;這就是神聖的經綸。(路十二49~50,徒二3~4。)

一個蒙神呼召的人必須有『神是誰』的啓示呼召摩西的那一位首先乃是耶和華的使者

一個蒙神呼召的人必須有『神是誰』的啓示。呼召摩西的那一位首先乃是耶和華的使者。(出三2。)耶和華的使者從荊棘中火焰裏向摩西顯現。

『耶和華的使者』這名稱,主要是指神的兒子基督,

受神差遣拯救祂的百姓脫離他們受苦的處境

『耶和華的使者』這名稱,主要是指神的兒子基督,受神差遣(參約八42)拯救祂的百姓脫離他們受苦的處境。(參士六12~22,十三3~22。)主在約翰八章四十二節說,『因爲我是出於神而前來的,並且已經來了。我不是從自己來的,乃是祂差了我來。』耶穌基督是神所差遣的。一個人要監督他的員工作一件事,他自己就必須先作過那件事。因爲主耶穌是立約的使者,祂是在荊棘中火焰裏呼召摩西的那一位,祂就是三一神的實際。事實上祂就是『我是』,還沒有亞伯拉罕,祂就是。(58。)甚麼是『我是』?『我是』就是基督,是復活之三一神的實際,並且祂就是耶和華的使者,就是神所差遣的。這受神差遣的使者,差遣那受差遣的摩西。摩西是受差遣的,而主作爲摩西的差遣者,本身也是受差遣的。這就是爲甚麼一個人要知道如何運用並監督員工作一件事,他本身必須先作過那件事。因爲主耶穌是受差遣的,所以祂知道如何使用摩西並監督摩西,因爲祂也曾受父神差遣。在士師記六章,我們看見耶和華的使者向基甸顯現,在十三章我們看見祂向參孫顯現,拯救神的百姓脫離苦境。

根據出埃及三章二節和六節,耶和華的使者這位受差遣者,就是差遣者耶和華自己,而耶和華就是三一神

根據出埃及三章二節和六節,耶和華的使者這位受差遣者,就是差遣者耶和華自己,(參亞二6~11,)而耶和華就是三一神。(出三6,15。)我們在撒迦利亞二章六至十一節看見,萬軍之耶和華差遣萬軍之耶和華;祂是差遣者,祂也是受差遣者;祂旣是受差遣者,也是差遣者。

爲了呼召並差遣摩西,差遣者神以受差遣者的身分向他顯現

爲了呼召並差遣摩西,差遣者神以受差遣者的身分向他顯現。

呼召摩西的那一位名字是『我是』

呼召摩西的那一位名字是『我是』。(出三14~15。)神在荊棘中火焰裏對摩西說,『我是那我是;又說,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那我是差我到你們這裏來。』神又對摩西說,『你要對以色列人這樣說,耶和華你們祖宗的神,就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差我到你們這裏來。這是我的名,直到永遠;這也是我的記念,直到萬代。』

『我是』這名字指明神,就是基督,乃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

『我是』這名字指明神,就是基督,乃是一切正面事物的實際。(約八58,六35,八12,十五1,西二16~17。)我們就像獲得一本空白支票簿,基督是『我是』,我們只需要在空白處填上我們的需要。所以約翰六章三十五節說,『我就是生命的糧,』八章十二節說,『我是世界的光,』十五章一節說,『我是真葡萄樹,』凡我們所需要的,祂都是。在歌羅西二章十六至十七節,保羅說這些都是要來之事的影兒,那實體卻屬於基督。基督乃是一切事物的實際,我們天天都要喫喝基督。基督是我們真正的安息日,使我們週週安息;祂是我們的月朔,使我們每月享受祂作光;祂也是

我們的節期,使我們豐富享受祂作我們每年的筵宴。

我們必須認識呼召我們的神是,而我們不是

我們必須認識呼召我們的神是,而我們不是。(來十一6。)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爲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或神是)。神是,我們不是。祂是惟一的那一位,在一切事上祂是惟一的『是』;我們在一切事上都一無所是。

呼召摩西的那一位乃是他父親的神

呼召摩西的那一位乃是他父親的神。(出三6。)六節說,『我是你父親的神,是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

『你父親的神』指與神的歷史『你父親的神』指與神的歷史。

在神眼中,呼召你的主乃是你屬靈父親的神

在神眼中,呼召你的主乃是你屬靈父親的神。(林前四15,17,詩一○三7,腓二19~22。)在林前四章十五節保羅告訴哥林多人:『你們在基督裏,縱有上萬的導師,父親卻不多,因爲是我在基督耶穌裏藉著福音生了你們。』他是他們的屬靈父親。十七節說,『我已打發提摩太到你們那裏去;他在主裏是我所親愛、忠信的孩子;他必題醒你們,我在基督耶穌裏怎樣行事,正如我在各處各召會中所教導的。』提摩太題醒聖徒的,不只是保羅的真理,也是保羅在基督裏的行事。李弟兄曾對一個人說,『你在某地的行事不合宜。我要你去,但我沒有要你照你那樣的方式行事。』這人到了一個地方,卻錯誤的代表了李弟兄行事的方式。我們這些同工在各處旅行,不能只用職事的教訓題醒聖徒們而已,也應該讓人知道李弟兄如何在基督耶穌裏行事爲人。在腓立比二章十九至二十二節,保羅對腓立比的聖徒說,『我…打發提摩太到你們那裏去,叫我知道關於你們的事,也可魂中快慰。因我沒有人與我同魂,真正關心你們的事,因爲眾人都尋求自己的事,並不尋求基督耶穌的事。但你們知道提摩太蒙稱許的明證,他爲著福音與我一同事奉,像兒子待父親一樣。』這裏我們看見保羅和提摩太如同父子的關係;這也說出那呼召我們的主乃是我們屬靈父親的神。

呼召摩西的那一位乃是復活的神

呼召摩西的那一位乃是復活的神。

我們必須認識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

就是使人復活的三一神

我們必須認識亞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就是使人復活的三一神。亞伯拉罕的神表徵父神,祂呼召人、稱義人、裝備人,使人憑信而活,且活在與祂的交通裏。(創十二1,十五6,十七~十八,十九29,二一1~13,二二1~18。)以撒的神表徵子神,祂祝福人,使人承受祂一切的豐富,過享受祂豐盛的生活,並活在平安中。(二五5,二六3~4,12~33。)雅各的神表徵靈神,祂使萬有効力,叫愛祂的人得益處,並且變化人,使人在神聖的生命裏成熟,能祝福所有的人,治理全地,並以子神作生命供應,滿足所有的人。(二七41,二八1~三五10,三七,三九~四九,羅八28~29。)

神所呼召的人必須在復活裏,並在復活裏作一切事以建造召會;

召會全然是在復活裏的

神所呼召的人必須在復活裏,並在復活裏作一切事以建造召會;召會全然是在復活裏的。(弗一19~23,羅八11,林前十五45下,58。)在以弗所一章十九至二十三節,我們看見基督有復活的大能、升天的大能、使萬有歸服的大能、使萬有歸一於一個元首之下的大能;這四重的大能都傳輸給召會。因著召會有基督的地位,我們就能享受祂復活、升天、使萬有歸服、歸一的能力。羅馬八章十一節說,『然而那叫耶穌從死人中復活者的靈,若住在你們裏面,那叫基督從死人中復活的,也必藉著祂住在你們裏面的靈,賜生命給你們必死的身體。』在這個聚會中,我們不該像沒有生命的骸骨一樣,我們應該滿了生命,因爲基督使我們這必死的身體滿了生命;祂賜生命給我們必死的身體。

一個蒙神呼召的人必須認識神呼召的目的

一個蒙神呼召的人必須認識神呼召的目的。(出三8。)出埃及三章八節說到神呼召的目的。主說,『我下來要救他們脫離埃及人的手,領他們從那地出來,上到美好、寬闊、流奶與蜜之地。』

神呼召的目的,

消極一面是要拯救祂的選民

脫離撒但和世界的霸佔及暴虐;

撒但和世界是由法老和埃及所豫表

神呼召的目的,消極一面是要拯救祂的選民脫離撒但和世界的霸佔及暴虐;撒但和世界是由法老和埃及所豫表。(羅一16。)

神呼召的目的,積極一面是要領祂的選民進入包羅萬有的基督,

這基督實化爲我們靈中那包羅萬有的靈,

由迦南流奶與蜜之地所豫表

神呼召的目的,積極一面是要領祂的選民進入包羅萬有的基督,這基督實化爲我們靈中那包羅萬有的靈,由迦南流奶與蜜之地所豫表。(西二6,加三14。)歌羅西二章六至七節說,『你們旣然接受了基督,就是主耶穌,…就要在祂裏面行事爲人。』我們行事爲人在美地上,就是在祂這靈裏;包羅萬有的靈就是美地的實際。

一個蒙神呼召的人

必須知道如何對付撒但、肉體和世界

一個蒙神呼召的人必須知道如何對付撒但、肉體和世界。(約壹三8,加五17,約壹二15。)我們需要禱告:『主,訓練我們,使我們知道如何對付撒但、肉體和世界。』在約壹三章八節,我們看見人子與撒但(魔鬼)相對;在加拉太五章十七節,那靈抵抗肉體;在約壹二章十五節,父與世界相對。所以,我們需要經歷整個三一神,來對付撒但、肉體和世界。

路加十五章給我們看見,子神尋找失迷的羊;(4~7;)靈神(由尋找銀幣的婦人所表徵)尋找失落的銀幣;(8~10;)而父神在那裏等待、接納歸回的浪子。(11~32。)撒但、肉體和世界,使墮落的罪人遠離子、靈和父,因此罪人需要整個三一神,以得著完整的救恩。

我們在神以外所倚靠的任何事物,都是蛇的藏身之處

我們在神以外所倚靠的任何事物,都是蛇的藏身之處。(出四3~4,路十19。)在出埃及四章,神給摩西三個神蹟,作爲他確實蒙神呼召並差遣的證據,叫法老和以色列人相信。第一個神蹟是杖變蛇的神蹟。耶和華對摩西說,『在你手裏的是甚麼?』摩西回答說,『是杖。』(2。)摩西有一根杖,他倚靠這杖,所以神對摩西說,『把杖丟在地上。』(3。)摩西一丟在地上,杖就變作蛇,摩西便跑開。耶和華對摩西說,『伸出手來,拿住蛇的尾巴。』(4。)神不要摩西抓蛇的頭,免得被咬。於是摩西伸手抓住蛇,蛇就在他手掌中變作杖。

這個神蹟指明,撒但霸佔所有的人類。我們在神以外所倚靠的一切人事物,都是撒但的藏身之所。他可以藏在我們的配偶背後,可以藏在父母或兒女裏面,也可以藏在我們的能力、教育、學業、產業、以及存款裏。

但這意思不是說,我們要放棄銀行賬戶,放棄學業,或者丟棄我們的配偶。我們需要學習拿住蛇的『尾巴』,也就是用與世人相反的方式來對待這一切。世人所有、所作的一切,不論是教育、存款、父母、兒女,都是爲自己,但我們不是這樣;我們的所有和所作都該爲了基督和召會。我們的父母要爲著基督與召會;我們的兒女要爲著基督與召會;我們的妻子也要爲著基督與召會。我們所有、所作的一切,都是爲著基督,也爲著神的建造,就是召會。所以,我們要拿住蛇的尾巴,意思就是我們作一切事,要用與世人相反的方式來處理。我們用與世人相反的方式來運用這些事,這杖就要成爲權柄的杖,能讓神用來擊敗仇敵。

我們乃是靠著神的恩典,來對待我們的學業、能力、配偶、教育、產業和存款。我們不是用世界的方法,而是用與世人相反的方式,拿住蛇的尾巴。這意思就是我們所有、所作的一切都是爲著主。我們所有、所作的一切,都不是爲著自己,乃是爲著神的定旨,就是爲著祂的建造。我們受教育的原因,是爲了主、爲了建造,而不是爲了自己。我們獲得高學位,同樣是爲了主,爲了主的恢復,而不是爲了自己。我們乃是用與世人相反的方式來運用這些事。

我們的肉體乃是由痲瘋—罪、腐朽和敗壞—所構成

我們的肉體乃是由痲瘋—罪、腐朽和敗壞—所構成。(出四6~7,羅七17~18,24~25,賽六5。)我們要爲主所用,還需要認識主給摩西的第二個神蹟,就是手長痲瘋的神蹟。在出埃及四章六節,耶和華對摩西說,『把手放在懷裏。』摩西就把手放在懷裏。當摩西把手從懷裏抽出來的時候,手竟然長了痲瘋。『懷』表徵我們裏面的所是,『痲瘋』表徵罪。這給我們看見,我們內裏的所是乃是肉體,由罪、腐朽和敗壞所構成。

除非我們知道我們是由罪、腐朽和敗壞所構成,否則我們無法爲主所用。我們的魂要被變化,但我們的肉體絕對無法改良。只有當我們身體得贖改變形狀,必死的身體被生命吞滅(林後五4)時,我們的肉體纔有可能改變。我們的肉體乃是由罪、腐朽和敗壞所構成,不能爲主所用。我們必須主觀的認識這件事。在羅馬七章十八節,保羅說,『我知道住在我裏面,就是我肉體之中,並沒有善。』二十四節他又說,『我是個苦惱的人!誰要救我脫離那屬這死的身體?』

以賽亞之所以能爲主所用,是因爲他看見主,(賽六1~3,)也看見自己的不潔。他先看見主,然後纔看見自己的腐朽和敗壞。他看見主之後,立刻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爲我是嘴脣不潔的人,又住在嘴脣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5。)於是撒拉弗拿壇上的紅炭,沾以賽亞的口。這炭沾了以賽亞的口,便除掉了他的罪孽,遮蓋了他的罪。(6~7。)

然後,以賽亞就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爲我們去呢?』(8。)他就說,『我在這裏,請差遣我。』我們要受差遣,就需要認識自己的肉體是由痲瘋、罪、腐朽和敗壞所構成。惟有如此,主纔會差遣我們。

世界同其供應、娛樂和消遣,充滿了死亡的血

世界同其供應、娛樂和消遣,充滿了死亡的血。(出四9,約壹五19,加六14。)在出埃及四章九節,耶和華對摩西說,『他們若這兩個神蹟都不信,也不聽你的話,你就從河裏取些水,倒在乾地上,你從河裏取的水必在乾地上變作血。』這裏的水必定是供應埃及全地的尼羅河水。所以,這裏的水表徵世界同其供應、娛樂和消遣,乃是充滿了死亡的血。所以當人在娛樂、消遣中得著世界的供應時,事實上,他們是在喝死亡的血。這也是我們已往的經歷。在我們還沒有得救,遠離主和主的恢復時,我們就在經歷這些事。但如今我們知道世界同其供應、娛樂和消遣,乃是充滿死亡的血。

約壹五章十九節說,『我們曉得我們是屬神的,而整個世界都臥在那惡者裏面。』『臥』意卽被動的留在那惡者的勢力範圍,在他的霸佔並操縱之下。所以我們不要留在世界裏。

一個蒙神呼召的人需要經歷配合與切割

一個蒙神呼召的人需要經歷配合與切割。

蒙召者必須有人在身體的原則裏與他配合,

作爲他的限制、防衞和保護

蒙召者必須有人在身體的原則裏與他配合,作爲他的限制、防衞和保護。(出四14下~16,路十1,申三二30,傳四9~12。)我們要喜樂,因爲總是有人在身體的原則裏與我們配合;這是爲了限制、防衞並保護我們。與我們配合的那一位,常常都是跟我們不一樣的人。若我們是快的,與我們配合的人常是慢的;若我們是慢的,跟我們配合的人常是快的。我們要看見,這是爲了限制、防衞並保護我們。所以摩西有亞倫與他配合。

在出埃及四章十節,摩西對耶和華說,『主阿,我向來不是能言的人,…我本是拙口笨舌的。』四十年前,摩西說話行事都有能力,但四十年後,他失去說話的自信。在十四至十六節,耶和華向摩西發怒,說,『不是有你的哥哥利未人亞倫麼?我知道他是能言的;現在他出來迎接你,他一見你,心裏就歡喜。你要對他說話,將當說的話放在他口中;我也要賜你和他口才,又要指教你們所當行的。他要替你對百姓說話;他要作你的口,你要作他的神。』

路加十章一節,主選立七十個人,差遣他們兩個兩個的,在祂前面往自己所要到的各城各地去。申命記三十二章三十節說,『一人焉能追趕他們千人?二人焉能使萬人逃跑呢?』兩個人就有五倍的力量。若是一人能追趕千人,二人應該只能追趕兩千,但這裏說二人使萬人逃跑,這是我們天然能力所能作的五倍。

傳道書四章九至十二節說,『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因爲二人勞碌,可得美好的酬報;若是跌倒,一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若是孤身跌倒,沒有別人扶他起來,這人就有禍了!再者,二人同睡就都暖和,一人獨睡怎能暖和呢?有人能打勝孤身一人,若有二人便能抵擋他;三股合成的繩子,不容易折斷。』

蒙召者必須願意主觀的經歷天然的生命受割禮,

好在主手中成爲有用的,使祂永遠的定旨得以完成,

並且豫備好,以執行神的託付

蒙召者必須願意主觀的經歷天然的生命受割禮,好在主手中成爲有用的,使祂永遠的定旨得以完成,並且豫備好,以執行神的託付。(出四24~26。)這一段說到切割的經文,如果沒有這分職事向我們解開,我們很難明白。在出埃及四章十九節,耶和華吩咐摩西要回埃及去。摩西就帶著妻子和兩個兒子,使他們騎上驢,回埃及地去。摩西在路上住宿的地方,耶和華遇見他,想要殺他。(24。)我們無法明白,爲甚麼耶和華先呼召摩西,然後又想要殺他。二十五至二十六節說,『西坡拉就拿一塊火石,割下他兒子的陽皮,丟在摩西腳前,說,你真是我的血郎了。這樣,耶和華纔放了他;那時西坡拉說,你因割禮就是血郎了。』這事例表徵我們都在一種未受割禮的情形中,我們天然的生命、肉體沒有被割除,因此我們不能有分於神的職事。我們若有任何不受割禮的情形,就在神的職事上了了。

西坡拉稱摩西爲血郎,意思是她知道摩西是在死的判決之下。摩西是一直向天然的生命死,憑他裏面那復活的三一神而活。從這時起,他不再憑天然的力量、才幹、或努力而活,因爲這一切都被割除了。他是一個活在死的判決下的人,他已經死了。就像保羅在林前十五章三十一節說,『我是天天死。』保羅天天向肉體死,向天然的生命死。我很喜歡一位弟兄家裏的一幅字框,寫著:只要天天死。我們要天天享受主,也要天天向天然的生命死。

願神呼召的每一方面,今天在主的恢復中,都成爲我們的經歷

願神呼召的每一方面,今天在主的恢復中,都成爲我們的經歷。我們向主禱告,求主作成這事,使這些都成爲我們的經歷。(E.M.)

Facebook 討論區載入中...
發表時間 :
2015-01-13 20:04:04
觀看數 :
7,706
發表人 :
洪國恩
部門 :
老洪的 IT 學習系統
QR Code :